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天行 > 第一千七十九章 操作跟不上战术

第一千七十九章 操作跟不上战术

    疾驰!

    复苏之风!

    最后的荣耀一咬牙,不但提速,也把宝贵的回血技能给交了,而我又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剑刃一送,宛若一道银色游龙般再次刺向了对方,同时破风之雷一声长嘶,速度暴增,“铿铿铿”的连续跟最后的荣耀拼了三剑普攻,相互招架,谁也没有打出伤害来,但就在下一秒,伴随着战马的走位渐入对方视野盲区的一瞬间,盾牌猛然从后往前的一磕碰,顿时将最后的荣耀的防御完全打开了,剑锋爆发技能光辉,普攻+重斩+普攻+破击+普攻这五连击顺势爆发!

    pk的道理很简单,骑士、剑士、游侠三大战斗职业用的都是一口真气,也就是那00点真气点,这些真气是使用技能必备的,而且也是有限的,也意味着把真气大部分消耗在防御、生存技能上的时候,则攻击技能就无法释放了,这种细节一般达到钻石以上的骑士都懂,最后的荣耀自然也懂,只是他无可奈何,在第一战的细节里就落败了,结果一招输了招招都输,颓势根本无法挽回了。

    我一样也有斗气护体、荣耀盾甲、复苏之风,但我不用,把所有真气全部用在进攻上,把自己摆在进攻的位置,所以占据了绝对上风!

    “哧!”

    一剑绝空,刺向了只有最后8气血的最后的荣耀,他猛然一愣,作出的反应也相当之快,盾牌瞬间卡在了我和他之间,“铿”一声爆发出盾墙的防御效果,以迎接我的下一波攻势,但他没有想到的却是七星龙渊上窜起了一缕烈焰。

    “不好,你这混账……”

    他大惊失色,却已经晚了,骑士80级六转技能爆发——飞焰击破!直接无视防御效果,也将最后的荣耀最后的血条给打空了,直接杀了!

    :0,第一小局,赢了!

    我没有走出比武台,就这么静静的立于比武场内,等待对手的第二次进场,远远看去,场外,最后的荣耀眉头紧锁,而风之翼、公爵、巨龙之刃几个人则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应该是给他一些建议,而最后的荣耀也轻轻点头,然后目光凌厉的看向台上的我,原本暴躁的目光居然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第二场肯定不太容易,这位法服第一人要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了。

    ……

    半分钟后,一道光芒泻落在比武场内,最后的荣耀再次进场!系统也立刻开始读秒,三秒钟后,战斗再次开始!

    “唰!”

    就在读秒结束的一瞬,最后的荣耀疾驰而来,坐骑脚下浮现一缕白色光辉,速度快绝,快到我无法想象的地步,他重新分配方案了,而且花费大量的积分加了移速了!“哧”一声,剑光化为一道白色烈芒直冲在我的穷奇盾上,“铿”的一下砸掉了3的气血,没错,他的攻击力已经大大不如上一局,但移速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猛然一拽缰绳,我顺势转身,七星龙渊对着身后预判一剑刺出!

    “嗤!”

    然而就在剑刃接近抵到对方肩膀上的时候,最后的荣耀却猛然一转身,冷笑看了我一眼,缰绳一抖,瞬间转向、提速,跑出了一个完美的直角走位,紧接着身形歪斜,利用移速优势大范围转身,踏出一个漂亮的矢量正方形走位,剑刃一带而过,在我的肩膀上绽放出一缕血花。

    这种走位操作,就显得有点恐怖了!

    我二话不说,直接开启斗气护体,先把防御涨上去再说,这一次对方变换战术了,明显是感觉到近战拼操作不是对手,所以加了移速,想用矢量正方向走位来消耗战取胜,而且这套方案多半来自于风之翼,她对移速优势的走位操作更有心得。

    “铿铿铿~~~”

    一连串七八剑都没有格挡住,转眼间我的气血就掉到了50左右了,而最后的荣耀则还有84的气血,稳稳的占据了上风!

    “夕掌门,加油啊!”

    场外,传来了烛影乱的吼声。

    我猛然剑刃一旋,预判对方攻击角度的同时,盾牌紧贴着身躯,与回旋的剑刃形成了完美的圆形防御,破风之雷原地回旋,“铿”一声格挡住了对方的下一次攻击,这一次,大脑迅速降温,从起初的烦躁中冷静了下来,并且迅速作出判断,移速+矢量正方形战术,也并不是破解不了!

    策马冲出,也就在最后的荣耀从下一次直角直线上迅速冲来的时候,我猛然转身,拽着缰绳,策动破风之雷来了一个缓速的落叶飘,而且是反向落叶飘,顿时最后的荣耀这一剑刺来,就仿佛贴在了一片落叶上一样,剑刃居然追不上落叶下坠、回旋的速度,也就在这一刻,他的手臂之后的空门大开,破绽已经完全出现了!

    杀!

    疾风刺破风而去,“蓬”一声眩晕,紧接着一套普攻+破击+普攻+诸刃+普攻的五连击,瞬间就把移速配点的最后的荣耀达成了27的残血了,一整套伤害全部打上了,随后盾牌一晃,依仗着力量优势就是一次侧位撞击,利用力量优势将对方撞得七荤八素,而就在他尚未从失衡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的一瞬间,我看了一眼真气值,恢复了一部分,够了,于是瞬间爆发普攻+崩岩斩+普攻的三连击,顿时将最后的荣耀最后的一丝气血也打空了!

    “怎么会……”

    他猛然落马,手持阔剑,单膝跪在了地上,身上气血迸溅,死亡的画面颇为惨烈,眸中充满了难以置信与不甘心,随即化为一道白光飞出了场外,我则提着血迹斑斑的七星龙渊立于场内,心头一片透彻的感觉,以慢打快,有时候确实有奇效,最后的荣耀这一套战术也确实很强,甚至堪称是落叶飘的克星,但是细节的处理上,他还是差了一点,最后一击不够果断,让我找到了破绽,否则这一场想赢还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唰~~~”

    身躯出现在场外。

    顿时烟光残照上前一巴掌拍在我的肩膀上,哈哈笑道:“阿夕,nb……居然把法服第一人给2:0了,哈哈哈哈哈~~~”

    我摸摸鼻子:“侥幸侥幸~~~”

    烛影乱则眯着眼睛,笑道:“第二场可不是侥幸,在战术细节上,最后的荣耀确实差了一点,否则的话,你这套配属方案已经被克制的情况下,其实是很难赢的。”

    我点点头:“嗯,确实很艰难!”

    ……

    第三场,烛影乱vs巨龙之刃。

    这一场,同样是针对对麦芒,巨龙之刃来自于法服,第一剑士,地平线公会的盟主,仅次于最后的荣耀的强大存在,在法服的竞技场内更是多次超越最后的荣耀,不仅一次的登顶,这样的新生代王者,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剑打剑,完全拼的就是职业和战术理解了,结果第一局烛影乱晚了一手敏剑士,刚好碰上了对方的半肉配属方案,最终以存留34气血的状态赢得了胜利,但那巨龙之刃的目光十分平静,根本不像是第一次参加大赛的样子,第二局中,双方都是半肉配属方案,但巨龙之刃带了不少反伤效果,所以烛影乱的战术就是不断破甲,寻找机会打全一套伤害,瞬秒对手,不至于会被对方消耗死。

    但是,最终赢的却是巨龙之刃,几次换位的攻防回旋之中,烛影乱的速度略慢了一点,结果就被对方找到机会,直接打破了烛影乱的战术节奏掌握,最终打成了:了。

    “……”

    我眉头紧锁,看着场内,道:“不太妙,烛影乱的操作跟不上自己的战术安排了,按理说,上一局赢的人应该是他才对。”

    烟光残照双臂抱怀:“没办法,毕竟是32岁的老将了,其实他能来全明星赛已经相当不易,跟二十多岁甚至十**岁的年轻人拼操作和反应,这本身也太为难他了,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是林凡那样变态,操作与应变状态保持了十年,依旧巅峰。”

    我欲言又止,没有多说什么。

    但好在,第三局烛影乱再次变化战术,居然改了跟最后的荣耀一样的加移速、敏捷的战术,结果全程展现自己的操作,正方形走位打得巨龙之刃完全不能还手,最终以存留72的气血击败了强敌,事实上证明,来自中国战区的天王,就算是老了,也一样能碾压所谓的法服第一剑士!

    ……

    第四场,北冥雪vs公爵。

    又是一场强强碰撞的战斗,最终的结果则是公爵2:险胜北冥雪,对于这个结果,其实都接受,他们两个实力在伯仲之间,谁赢了都有可能,完全就是看比赛中的状态和心态而定,结果赢了比赛的公爵脸色很难看,带着的残血站在场中,神色比输了还难看,他无法接受自己堂堂德服第一人为什么会被中国战区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小打成这幅德性,但这就是现实,北冥雪的实力完全不弱于他,只是运气不太好,多出一次暴击就赢了。

    最终战,林途vs鲁特。

    这鲁特是英服的首席剑士,也是风之翼的得力助手,皇家方舟公会的副盟主,可以说在鲁特的身上,风之翼倾注了许多期望。

    上场之前,鲁特走上前,对着林途一扬眉,道:“黄皮肤的小子,听说你在中国战区的呼声很高,被誉为新生代最强天王之一?哈哈,这一战,我要让你原形毕露。”

    林途皱了皱眉,淡淡道:“白皮x,收起你的傲慢与无知,这一战,老子要让你知道自己有多卑微与废物。”

    “我们走着瞧!”

    “哼!”

    ……

    这一次,我站林途。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