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天行 > 第八百三十八章 无形压力

第八百三十八章 无形压力

    “啊啊啊啊……”

    苟昆身躯蜷缩,杀猪般的大叫着,忽地身躯猛然翻过来,手中一道寒芒刺向了王力的小腿位置。

    “王力,小心!”

    我飞扑上前,五指一张猛然抓住了苟昆企图行凶的手,但自己的手腕处却猛然一凉,紧接着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这把短刀太锋利了,轻松就刺穿了衣服,但被我五指牢牢紧扣之下,苟昆马上痛得撒开手掌,短刀落地。

    “丁队,你受伤了?!”

    王力大惊,气得脸色煞白,上前一拳打在了苟昆的下巴上,然后扣住他的身躯翻转过来,手铐给拷了,收了他的枪支和短刀,脸色颇为难看:“丁队,你……”

    “没事。”

    我紧握着受伤的位置,但鲜血不断从指间流淌而出,这一刀刺得有点深,甚至手掌都有些发麻了,不过没关系,以前也不是没受过伤。

    ……

    “啊啊啊……放开我!”

    苟昆怒吼,凶相毕露,脸上一条条青筋暴起,张开嘴巴乱咬,甚至把沙发上的一块布都撕下来了。

    “你是一条狗吗?”

    我站起身,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在通讯器里说道:“各小组,情况怎么样?”

    “搞定。”林澈道。

    张成也说:“我这边也已经抓住了。”

    “搜一下房间。”我继续道。

    “嗯!”

    关闭房门,开了大灯,顿时床上的两个女人战战兢兢的躲在被子里,一脸惊恐的看着我和王力,其中喝醉的那一个,也被枪声给吓醒酒了。

    “丁队受伤了。”

    王力在通讯器里说道。

    “啊?”

    凌怡声音微微一颤:“怎么会的?”

    王力道:“都怪我,一时大意,害得他受伤了。”

    “你怎么做事的?!”凌怡有些生气:“快点搜索一下,收队了,帮丁队包扎一下,伤得重吗?什么伤?”

    “刀划伤了,没事。”

    我微微一笑:“其余小队行动顺利吗?”

    “顺利!”

    “那就好。”

    这时,王力从洗手间提出了一个旅行包,打开一看,禁不住惊喜笑道:“丁队你看,这里还有额外收获呢。”

    说着,他取出了一包包的白色晶体状物品,看起来,至少有几公斤了,真是嚣张,敢把这种东西带到酒店里来,这苟昆还真是心狠人蠢啊。

    ……

    下楼,酒店大厅里,随行的警员帮我临时包扎了一下伤口,而林澈则转身就给了苟昆的肚子一拳,一脸怒火:“你还挺狠的啊?”

    苟昆一声闷哼,加上枪伤,快疼得昏厥过去了。

    “先去医院,帮他治疗一下枪伤。”我说。

    “嗯。”

    酒店外,警笛声长鸣,接应小组都已经到了,我和林澈、王力三个人负责送苟昆去医院接受治疗,顺便也给我自己手腕上的伤也重新治疗一下。

    一路上,苟昆忍着剧痛,脸上的冷汗不断留下,一双眸子则透着冷笑,看着我们:“一群小警察,你们干一辈子也比不上老子动动手指半天赚得多,你们以为……就这样能把我送进去吗?做梦去吧,等老子出来了,非一个个的弄死你们!”

    “你嚣张什么?”

    林澈冷冷的看着他,道:“王力,确认那些毒品是什么了吗?”

    “初步确认,*。”

    “哼,至少三公斤*。”林澈冷笑道:“足够你死两次了,还特么的在这里跟我们这些小警察嚣张,大概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法吧?”

    “等着瞧吧!”

    苟昆的眸子里透着阴狠。

    ……

    “滴!”

    一条消息,来自于苏希然的一条微信:“丁队,夜宵都快凉了,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夜宵多半吃不上了,你们吃吧,我们晚一点再回来。”

    “那……我给你们留点?”

    “嗯,好。”

    我没有说太多,手指按键的时候都觉得有点疼。

    进医院,四名警察守在手术室门口,等待苟昆的治疗结束,我也接受了简单的治疗,好在没有伤到脉络,只是皮肉伤,虽然疼,但不动筋骨,消毒、上药、包扎了一下,然后又开给我一堆药,让自己回家慢慢调养算了,由于我穿着一身警服,警衔还不低,于是医生也没说多少,毕竟觉得我心里有数。

    没过多久,凌怡来了,帽子捧在胸前,大步流星的踏入治疗室,秀眉轻蹙道:“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

    “没什么大事。”

    我笑笑:“这个苟昆幸好是我去,换了别人,说不定要出乱子,太狠了……”

    凌怡捧起我的手,小心翼翼的歪头检查了一下有没有包扎好,道:“恐怕要休养一段时间了。”

    “嗯,没关系,反正我平时也用不着它。”

    “是啊。”

    她意味深长的扑哧一笑:“想来丁队是习惯用右手的,左手伤了也没事。”

    “靠,注意你的身份啊!”

    “哈哈哈~~~”

    ……

    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是凌怡的电话,她马上站起身走到了窗口边,接听了一通电话:“罗局,有什么事情?哦……啊?这样怎么可以……什么?罗局,这件事……我觉得这样太不妥当了……可是……我……丁队他也……罗局你……”

    一通电话接完之后,凌怡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住了。

    “怎么啦?”我问。

    “没事。”

    她摇摇头,对一旁的护士道:“护士小姐,我跟同事有事情想聊一下,您先出去一下好吗?帮我关上门,谢谢啦。”

    护士点头一笑:“嗯,好的。”

    她出去之后,凌怡这才咬着银牙,举着手里的手机,道:“丁队,你猜发生了什么事情?”

    “什么事,猜不到。”

    “上面,有人想保一个人。”

    “谁?”

    “苟昆。”

    “什么?!”我目光一寒:“什么意思,当场被我们抓到贩卖三公斤以上的*,还敢保?这想保的人当法律是什么,一张废纸?”

    “他们只是想保苟昆一个人。”凌怡坐在我身边,幽幽道:“据说是苟昆上面有人,已经发话了,希望我们斟酌一下,说是苟昆平时结交了一些狐朋狗友,自己不知道情节的严重,只是玩玩,只是自己持有毒品,却不是贩毒,这意味就不一样了,想必,是想把他从主犯开脱成从犯,再从从犯开脱成单纯的一个吸毒者罢了。”

    “罗局顶不住压力了?”我问。

    凌怡微微一笑:“罗局都快要退休了,他让我和你考虑、斟酌一下,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由他这把老骨头最后顶一下,了不起以后的退休金都不要了。”

    “罗局的两个一儿一女都一个就要买房结婚了,一个就要上大学了,他不要退休金怎么能行……”我皱了皱眉:“罗局的具体意思是什么情况?”

    “连夜,把取证上报,让他们想压也压不住,虽然这样的话我们可能会得罪人,不过……为了法律的公正,我们顶一点压力又有什么呢?”

    她微微一笑,一头短发英姿飒爽,很有云淡风轻的样子。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也响了,是李承风的电话。

    来到窗前,接通电话。

    “喂,丁牧宸,你受伤了?”他问。

    “嗯,你消息还挺灵通的。”我哈哈一笑。

    “你还笑得出来。”李承风也微微一笑,说:“我从凌怡那里了解到,是你亲手抓住主犯苟昆的,是吗?”

    “对。”

    “有人要保苟昆,希望能量刑轻点,这件事你应该也知道吧?”

    “刚刚知道。”

    我有些无奈:“我现在只想知道,想保苟昆的这个人,是谁?”

    “兹事体大,我不能告诉你。”

    李承风深吸一口气,说:“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

    “苟昆必须进去。”我眉头紧锁,道:“这个人心太狠了,现在他又知道是我抓的他,一旦他不进去就一定会报复我们,我自己倒是不怕他,但是我的家人呢,我最好的朋友们呢?如果她们受到苟昆的威胁,我岂不是害了她们?退一万步讲,就算是为了司法的公正,就算是为了对得起我们人民警察的名字,难道不应该顶住这些压力吗?”

    “我知道,我都知道……”

    李承风缄默了一会,道:“秋风行动是我策划展开的,短短一小时内就几乎把苏南一线的贩毒组织打掉一半以上了,这个功劳上面多半是记在我的头上,功劳我来领,锅,我也来背,这样吧,你让苏州警区派人连夜把苟昆以及资料都送来NJ,我亲自来审,压力让我来背。”

    “这个……”

    我皱了皱眉:“那多不好意思,你的仕途也一样重要啊……”

    李承风不禁笑了:“靠,你要跟我抢吗?如果这个雷连我这个厅长都顶不了了,难道你这个秋蠡区行动组队长还能顶得了吗?”

    “也对。”

    我点头一笑:“不过连夜送主犯过去,似乎不太符合程序啊?”

    “没关系,我会给苏州那边发提审文件的。”

    “好,我明白了。”

    ……

    夜已深,人却必须奔波在路上。

    凌晨两点许,手术完毕,子弹取出来了,直接担架把苟昆送上警察,然后带上取证与证物等,由我和王力等十多名警员荷枪实弹的随行护送,多达四辆警车行驶上了沪宁高速。

    “滴!”

    一条消息,来自于苏希然:“好晚了,还没回来吗?”

    “今天回不来了,我和林澈执行任务去一趟南京,明天再回来。”

    “啊?”

    “希然你早点睡,乖。”

    “哦……”

    她没问太多,似乎也知道我和林澈在做的事情也不宜太过于声张。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失落叶,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