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天下最二 > 第55章 大结局+新增书生番外

第55章 大结局+新增书生番外(1/2)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混乱的武林大会。不仅混乱,而且是史无前例的混乱。

    地点定在繁华的天子脚下便是一大乱,此后,步步皆乱。

    首先,上一届天下第一的金画师忙于追求此生真爱无暇出席。

    然后,天下第二银书生则是自称自废武功一厢情愿退出江湖。

    接着,三大高手里唯一正常的惊鸿剑客这次也发神经了,据说还在山中哄那个天天闹着要与他私奔的圣手之女南小乖,武林大会结束都不一定赶得过来。

    而这一切都比不上审判陶金金的这场乱子。

    解东风到逍遥茶社时,楼中已是满地狼藉、一片死寂。他忍不住踹了身边人一脚,“都是你,胡说什么辞官归乡,害我被陛下请去喝茶,现在好戏都散场了!”

    公冶白雪白的长衫沾了他鞋底的灰,污了一团,却丝毫不介意,只笑得一脸如沐春风望着他。解东风被瞧得不自在,眼神不由得退缩起来,别开眼,嘴里仍咕哝着:“祸害啊祸害,他辞官关老子屁事啊,莫名其妙……”

    二人拾阶而上,走到二楼,便看见一地的“尸体”,一时间竟找不到下脚的地方。

    这样的环境中,却还有人无比优雅地坐着,泡着茶,动作行云流水。随着汩汩的水声,茶香也幽幽散开。

    公冶白扶了解东风一把,越过满地“尸体”飞到那人桌前,坐下,不问自取了一杯香茗,饮下,“江湖第一公子泡出来的茶,果然非同凡响reads;反重生之慧眼识夫。”

    逍遥茶社是影阁传递消息的据地之一,日前影主留书出走,公冶白不得已做了代班影主。茶社内发生如此骚乱,影卫们自然是全员撤退以免遭池鱼之灾,也第一时间将消息传给了他。

    “能得京师第一美人谬赞,成蹊之幸。”李成蹊浅笑致意。

    公冶白也笑了。他就说嘛,区区蛊毒,怎么可能拿得下李成蹊这只狐狸。瞧,他现在不就好好的,还是那副无论何时都让人想揍一顿的贵公子模样。

    解东风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两个笑得一样优雅一样漂亮一样让人想揍的男人,情不自禁地将肩膀越缩越窄,整个人窝到角落。妈的,这两个男人长得太不守妇道了!老天啊,你有空的话就开开眼,劈个雷下来毁他们的容吧!

    “乱成这样,真的没关系吗?”公冶白意有所指地望了一眼周围。

    “大乱,方有大治。”李成蹊道,“我皇朝不正是如此代代轮回的么?”

    公冶白点头。朝中将有大事发生,无暇南顾,这些常常有太多多余精力的江湖中人,给他们一个“邪教”当目标,就够他们玩个几十年了,多省朝廷的心。

    尾巴……解东风揉了揉他那双小眼睛,有一瞬间,他分明看到了这两个人身后都翘起了狐狸尾巴!打了寒噤,他终于也想起他来此的目的,顾不得周身寒意,开口问道:“我家掌柜的是不是来过?”

    李成蹊想起之前发生的事,眼中不由染了浓浓笑意,“范掌柜啊,是个妙人呢。”

    解东风突然有股不祥的预感,“她……做了什么?”

    “她大显了一番身手,与七宝教教主功力居然不相上下。唔,还有她手上那巧夺天工的银链,经过今日一战,必定取代银笔书生的银笔,名列兵器谱前茅。”

    噗!

    解东风一口茶喷了出来,顾不得抹,拉起公冶白就要往外跑,“去青墨坊!快!”

    可惜了,饶是公冶白轻功再好,去到的时候已是人去楼空。

    “臭没良心的,说走就走,枉我费尽苦心救你出宫为你掩人耳目赐你财源广进,你特么不说一声就跟男人私奔!对得起你前男人我么!”解东风咬牙恨恨骂着,骂一句踢一脚门。

    “你笑屁啊!老子今日处处不顺你倒是笑口常开!”迁怒了迁怒了。

    公冶白掩口笑道:“据我所知,你是出于私欲顺手救她出宫的。至于掩人耳目财源广进这两条你说反了吧,小风风?”

    “老子君子坦荡荡,有哪里需要掩人耳目的?小白你这是无中生有诽谤当朝大臣!这样吧,念在同僚一场,我愿意委屈一下跟你私了,一口价,你一年的俸禄都归我。”无论内心对范轻波的离去多么悲愤,小气鬼的本性还是让他无法放过任何一条生财之路。

    公冶白摸了摸鼻子,叹道:“不知被你讹去多少个一年俸禄了,这辈子算是都赔给你了。”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解东风的这句话不知真伪,只是他耳朵红了这是真真的reads;未来之送子半精灵。

    公冶白也不纠缠,扬了扬手中的一封信,道:“你踢门的时候掉出来的,要不要看?”

    【前夫大人、美人哥哥:我跑路了,江湖再见。】

    短短的十六字正文后面,还有三百字的附注,写着这是范轻波口述书生代笔的云云,表达了匆匆离去无法修饰文法用词的歉意,表达了因为娘子一直在催而无法一展文采的遗憾。

    解东风颠来倒去看了几遍,还把信封翻了个底朝天,发现没有他想要的东西后,又开始踢门了,“混蛋!赶着投胎吗!你可是卖身给我欢喜天了啊!人跑了就算了,好歹留点赎身钱啊!死没良心的!枉我费尽苦心救你出宫为你掩人耳目……”

    新一轮的碎碎念即将开始,却被公冶白的一句话打断。

    他说:“东风,随我辞官吧。”

    解东风闻言愣住了,张着嘴来不及合上,像个傻子。好久好久之后,久到他分不清自己是点头了还是摇头了,只看到眼前好看得过分的男人突然笑了,笑得毫无形象,真的,他第一次见到完美如他,居然笑到牙龈都露了出来。

    他想,他大概是点头了。许是这八月的风捉摸不定,吹得人失心疯。

    失心疯的不只解东风,隔着十数公里的官道上,也有一个人坐在马车唉声叹气。

    “我居然离开京城了我居然离开京城了……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怎么办,不知道外地人的话我听不听得懂,应该大家都会说官话吧?”

    “嗯!”

    “房价物价应该不会高过京城吧?”

    “嗯!”

    “天高皇帝远的,治安会不会很乱?”

    “嗯!”

    “你敢不敢说一句除了‘嗯’以外的话?”

    “嗯!嗯?”

    问话的人,也就是刚刚跑路的范轻波,俏指一伸,拧住一路神情莫名亢奋反应却莫名迟钝的书生的耳朵,“你娘子我就在眼前呢,你走神去哪儿了?”

    书生哀哀叫了两声,连忙拉下她的手,握在掌心,双眼发亮直盯着她,问道:“娘子,你为什么愿意离开京城?”

    逍遥茶社那场混乱之后,他自然知道后患无穷,却没想过要娘子随他离开京城另觅安逸之处。因为清楚地知道,那是娘子的家,她所有的家人挚友都在那里。她一向图安,只有京城才能给她安全。他一早打算好了不择手段也要保护那个家,即便要造杀孽也在所不惜。

    谁知结果在回家路上,娘子却若无其事地问了一句:“你有没有想去的地方?”

    他想了想,便答了若有机会,想回故里看看。

    然后,他们就上了南下的马车。这一切来得毫无预兆,以至于书生到现在还不敢相信。“娘子,我是在做梦不成?为什么?”

    “有什么为什么的,京城不安全了呗reads;穿越农妇好生活。”范轻波甩开他的手,凑过去开始玩他的睫毛。他似乎有些紧张,眼睛越眨越快,睫毛一下下刷过她指腹,有些痒,她笑了,“再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武林高手满山跑。”

    书生被玩得面红耳赤,想挣扎又不敢用力,对她这略显敷衍的答案不满意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只能嗫嚅道:“为夫不是武林高手,为夫自废武功了,是个教书先生……”

    “是是是,相公说什么就是什么,嘻嘻。”范轻波越玩越上手,整个人趴到书生身上,见他欲挣扎,便恐吓道,“是你女儿想玩她爹睫毛哦,你不让的话她会踢我的。”

    最好是那个不足三月的胎儿会踢她啦。这种瞎话鬼都不信,却能吓得书生僵直四肢,乖乖躺到,任她为所欲为。即便是在日后他成为一代妇科圣手了也没怀疑过他家娘子是在唬他,只道是娘子初次怀胎也不懂。

    就这样,一对夫妻在不算十分宽敞的马车内肆无忌惮地玩闹了起来。

    “二百五,我们的存在感真的这么低吗?”角落里,被无视者甲弱弱地问道。

    “呜呜呜,主人肯定是故意不理我的,主人肯定生我的气了……”被无视者乙——范秉委屈又压抑地哭着。
第55章 大结局+新增书生番外(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