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天下最二 > 第46章 醋海生波酸书生

第46章 醋海生波酸书生(1/2)

    当晚,书家主卧之内。

    “娘子,娘子。”

    “干嘛?”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没有。”

    “娘子千万不要客气。你我既为夫妻,自是一体,娘子的事即是为夫的事,娘子不开心,为夫也无法不担忧。正所谓夫妻之道,贵在——”

    “你哪只眼看到我不开心的?!”

    范轻波终于忍不住转过来,不再舀背对着他。可当看到烛光下他眼神闪闪嘴角微翘,一副旁人也许看不出她却洞若明烛的得逞模样时,心里不免有些懊恼。

    这死书呆随时随地都有让她抓狂的本领,真是克星。

    书生听到她的问题,垂下眼,脸有点热,烛光下看不真切,他支支吾吾道:“因为娘子今晚看起来,难得的,兴致不高……”

    “兴致?”

    “唔,周公之礼……”

    范轻波放在被子底下的手悲愤地握成拳,在他眼中她果然就是个女淫、魔!那他到底喜欢她什么啊?喜欢她技艺高超花样百出?咬咬牙,她挤出几声假笑,“隔壁还住着一群人,你也知道,那些耳听八方的武林中人最讨厌了。乖,咱早点睡。”

    “唔,娘子说得是。”

    室内终于静了下来。范轻波以为说服了书生,刚松了一口气,突然——

    “我能问一下这位大侠你在做什么吗?”

    书生手上动作不停,却抬起头无辜地望着她,那小眼神瞅得人直想叹气。

    而范轻波也真的叹气了,“唉。”

    听到这声叹息,书生动作一顿,有些黯然地想收回手,不料却被按住。

    不仅如此,范轻波还翻了个身抬起一只脚跨到他腿上,壮士断腕一般道:“来吧,我们速战速决。”

    两刻钟时间过去。

    范轻波把擦过身子的毛巾扔到地上,完事大吉。她提拉着被子钻了进去,准备睡觉reads;[还珠]珍景禛心。

    “娘子,娘子。”

    “又干嘛?”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请问这位公子你是颠倒时间到两刻钟前了吗?这句话你讲过了啊!”

    为了阻止他再度念出后面那一大段,范轻波连忙跳到下一个问题:“房都行过了,你到底又哪只眼看到我不开心了?!!!”

    书生抛过来一个残念的眼神,幽幽道:“娘子你好敷衍……”

    这小眼神瞅得那叫一个令人心跳加速血脉喷张啊,范轻波二话不说抡起枕头就向他扑了过去,“你敢要求再高点吗混蛋!嫌我敷衍?你那点本事还是我教的你敢嫌我敷衍?懂不懂尊师重道啊?我一枕头闷死你!!!”

    事实证明,书生果然是死不了的体质。一场混战,在他的消极反抗下,竟是范轻波先睡着了。

    她连睡着了还是蹙着眉,脸颊上是运动过后的红晕,鼻翼两侧冒出一粒粒细细的汗珠,呼吸轻轻的,像极了惹人怜爱的小动物。

    他家娘子还是习惯把事情藏在心里啊,那么他在她心里究竟占据什么地位呢?今日如此反常地主动求欢,连自己都惊讶无比,只因心中不安罢了。一直都知道,她对他感情不深,只是她似乎对他的身体颇为迷恋,所以才会对她的突然不热衷于房事感到莫名的心慌。

    时至今日他方知,他是贪心的。要她看着他,要她将心事尽诉,要她与他之间再无隔膜。

    他抬起手在她眉间轻揉,为她化开那道结,脸上还挂着笑意,却有些苦涩。他将她揽入怀中,抵着她的发心,闭目沉吟:“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维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次日,范轻波是被范秉的敲门声吵醒的。

    日上三竿,隔壁书院传来朗朗读书声。范轻波这几天都有些渴睡,今天较之之前似乎更严重了。昏昏沉沉穿好衣服,扶着脑袋下床,拉开门,让到一边,她边打呵欠边问:“什么时辰了?”

    “巳时三刻了,主人。”范秉将漱口水、洗脸水与毛巾放到架子上,又回身端早餐。

    “哦。”范轻波脑子还是有点懵。

    范秉又补了一句,“今天新书上架,主人你辰时四刻要去开店。”

    “哦。”范轻波吐掉漱口水,漫应了一声,又舀起毛巾擦脸。她懒洋洋地睁眼,被不知何时突然凑到她面前的范秉吓得扔了毛巾,瞌睡虫也跑了大半,“你想吓死谁啊!”

    范秉的脸被掐着推开老远,即使眼睛鼻子嘴都歪了,他还是恪尽职守地提醒。

    “主人,辰时四刻要开店,现在已经是巳时了,也就是说你迟到一个时辰了。欢喜天门口那帮从四更天开始大排长龙等到现在的客人已经在商量凑份子找人做掉你了。刚好最近城里江湖中人很多,想赚外快的是一抓一大把,杀人越货都白菜价了……”

第46章 醋海生波酸书生(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