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天下最二 > 第44章 分外热闹的京城

第44章 分外热闹的京城(1/1)

    随着兵器谱排名战之期渐近,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江湖人士涌入京城,造成大量的流动人口,京城守备与治安维护人员苦不堪言。与此同时,京城当地百姓却因为有幸参与从来只在故事里听过还未曾亲眼见过的武林盛事而兴奋雀跃,商户也因客源暴增获益匪浅。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这一日,秋高气爽。大街之上,只听平地一声厉喝起:“小贼!哪里跑!”

    吟风楼二楼有位黑面壮士一跃而下,几步疾飞,虎虎生风,追上前方一个仓皇鼠窜的身影,将他拎到酒楼门口一个哭天抢地的老汉面前,“把钱袋还给这位大爷!”

    老汉失而复得,喜出望外,拉着壮士衣袖连声道谢。

    “瞧,武林人士齐聚京城也不全是坏事嘛。”

    两个儒生打扮的青年坐在酒楼靠窗处,目睹这一切。说话的正是其中看起来较为瘦小精明的那一位,而另一位则显得风神俊秀气度不凡,他轻笑着摇头,指了指酒楼另一隅。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跟你拼了!”“怕你不成?拔剑吧!”

    顷刻间,桌椅四分五裂,尘屑飞扬,剑气纵横,好不热闹。店中无辜百姓四处逃窜,其他武林人士则是面不改色谈笑风生,该喝酒喝酒该吃肉吃肉,只偶尔抬抬手动动脚挡开打斗中飞过来的东西。究其斗殴原因,不过是两人不巧用了同一色同一款的剑穗。恰如女人撞衫也会不爽,只是女人很少也很难爆发出如此具有杀伤力的举动罢了。

    酒楼靠窗处,两位青年已不见踪影,桌下却传出一阵噼里啪啦的拨拉算盘声。

    “一张八仙桌两条桃木凳一个茶壶两个茶杯四个碟子,折旧计二十两!好家伙!打到扶栏了!五两!哎哟我艹!误伤小二了,汤药费收惊费去晦费精神损失费计五十两!”

    这见钱眼开的姿态,这见钱眼开的姿态,这随身携带算盘的架势,舍解东风其谁?

    最后一声珠响,解东风眼冒精光,“总计二百二十五两!”

    既是解东风,那被拉着一起蹲到桌下的这位就不难猜了。

    公冶白看了一眼算盘,“不是七十五两?”

    解东风正色,“有协议在先,若损坏酒楼公物则以三倍偿。”

    众所周知,解东风迎娶谢依人那场婚宴不仅搜刮了众人的红包,开了由酒楼□□喜宴的先例,更是拿下了半个吟风楼。故而在得知武林大会要在京城召开之后,他除了随大流意思意思劝谏了下皇帝之外,就是着手吟风楼的迎客揽金大计。每天一边跟着那帮老臣痛心疾首国将不国,一边默默算着今天又赚了多少多少钱,什么时候开分号云云。

    公冶白则不同,近日影阁出了一件大事,导致所有事务都落在他身上。武林人士激增带来的安全隐患,皇城守卫的重新分配,每件事都烦得他焦头烂额。饶是如此,见到解东风成功敛财时小人得志的模样,他还是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对了小白,你可有兄弟?”解东风突然问reads;田彪彪的彪悍人生。

    “怎么突然问这个?”

    看他双眼晶亮盯着他,公冶白心知他又打起了鬼主意。果然听到他答:“清风的新书,写你情史的那本《不如不遇倾城色》,前两日刚定稿付梓,还未上架就已被预订一空。你若是有兄弟可千万别藏着掖着,快放出来招蜂引蝶,嘿嘿。”

    公冶白眼中漫上一层笑意,“我有无兄弟,你会不知?”

    解东风眼神一闪,随即垂下双目,不知咒了句什么,嘴里又咕哝着:“嘁,我跟你很熟吗?”说着头一撇往边上挪,却撞上桌脚,“唔!”

    公冶白很早就想问了,“我们为何要躲在桌下?”

    解东风捧着脑袋,漫不经心地回:“没看有人打架么?我一个弱质文官被误伤怎么办?”顿了下,望着突然伸到他脸侧的手,“你干嘛?”

    问完就见公冶白指间夹了几根细针,心下一惊。想起什么,环顾四周,才发现以桌子四脚为界,俨然一道屏障。而屏障之外,早落了满地的木渣尘屑,碎碗断筷。是了,这家伙虽也是文官,却是个武功高强的文官。哼,又是小白脸又会文又会武,说他是男人公敌都是轻的。

    公冶白无视身旁饱含羡慕嫉妒恨的视线,微皱着眉看着手中接到的暗器,心中隐隐有些动怒。在熙熙攘攘市井之间还如此肆无忌惮,不是草菅人命是什么?还好暗器上无毒。眼神沉了沉,他手腕一转,几根细针飞射出去,缠斗中的两人应声倒下。

    “哈哈,可以收钱了!”解东风见状大喜,从桌下钻了出去,毫不在意众人的侧目。

    看着他神采飞扬打点善后事宜,公冶白眼神缓了下来。历经三朝,世事变迁,这人却还是十几年前那模样,多好。想到他方才说的新书,又想到照计划病危垂死的“谢依人”。逍遥茶社报出朝臣借谢依人大做文章之事后,小范应该知道自己被坑了,忍气吞声不是她的风格。想到她收集素材时问他的那些事,可以预见,那新书会有多“精彩”。

    这人此刻还将小范当摇钱的宝树,看到书后该会想掐死她吧?唔,或许会被掐的是他?

    乱就乱吧,这大同年间出了不少荒唐事,多他一件又何妨?

    就在公冶白这厢笑得意味深长之际,隔着一条街的欢喜天门口,范轻波与丰言也在谈论同样的话题,唯一不同的是,这两人笑得并不轻松。

    “十日后书就要上架了,小范,你到时出入小心点。”小气鬼心眼比女人还小的。

    “丰先生,彼此彼此。”负责审稿的你也逃不了。

    “唔,这些日子无甚灵感,不如四海云游一番好了。”反正他又没签下什么卖身契。

    “唔,我与外子新婚燕尔,倒是可以度个蜜月什么的。”她还从没去过京城以外的地方呢。

    丰言长叹了一口气,理了理宽袍下摆,随口换了个话题:“听说你家最近挺热闹?”

    这下轮到范轻波叹气了,她负手远目,眼神空茫面容悲怆背影沧桑,“你说那些会武功的是不是都有点问题?居然还赖在我家不走了。一想到周围有这么一群男男女女对我家相公虎视眈眈垂涎欲滴,我这心里就别提有多苦逼了。”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