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天下最二 > 第38章 立家规误会横生

第38章 立家规误会横生(2/2)


    书生捂着通红的耳朵,根本听不清她的嘟囔,只知道连连点头称是,同时深刻地认识到他此前的想法太天真了,该担心家暴的那个分明是他。

    范轻波此时也投降了,跟这家伙玩话说一半测默契简直就是找死,上次美人哥哥的教训还不够么?她深吸一口气,重新振作精神,道:“把前面的事都忘掉,我们重来。”拍了拍手中的纸,开门见山道,“这是咱家的家规,你看一看,没什么意见的话就签个字,即日执行。”

    她想过了,虽然成亲是一时冲动的产物,但这不代表她要稀里糊涂地跟书生凑合过日子。身为一个享乐主义者,她不希望任何事物影响她的安乐生活。为此,她必须保证家庭和睦,无后顾之忧。既然木已成舟,她就要做到最好。一个家庭里,共识是十分重要的。尤其遇上书生这么个思维跟常人很难接轨的另一半,什么事都必须事先摊开来讲,然后尽量达成共识,达不成共识也要有个折中的裁决方案,以免摩擦冲突不断时措手不及。

    以上说了那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其实追根究底,范轻波不过是想先下手为强。

    而显然,书生也发现了这一点。

    “娘子你太狡猾了!”

    家中不得出现打架斗殴下毒坑害等情形这摆明针对范秉的,他举双手双脚赞成,不干扰她在欢喜天的工作他也没意见,不强迫她改变妆扮这点有的商量,但是但是reads;穿越之羽儿爱飞翔!书生不可置信地望着其中一条名曰“争端裁决方法”的条款:当意见一致时,听从甲方意见;当意见相悖时,听从乙方意见。

    他再三确认了纸上第一行就注明的“甲方:书生,乙方:范轻波”,然后默默地看向一脸心虚的自家娘子。

    “咳咳咳咳。”在书生无辜又愤怒的大眼攻击下,范轻波节节败退,“好吧,这个可以稍作删改。”靠,故意写得那么小字还被你发现,武功高强目力过人什么的,最讨厌了!

    ——范大掌柜,你确定自己是在为和谐家庭而不是□□家庭订家规?

    鉴于此女相当不具诚意的前科在身,书生鼓着脸,屏住呼吸,瞪大了双眼,更加专注了精神在纸上逡巡扫视,务必将每一个刻意变小的字从字缝里抠出来。不出片刻,他果然发现她那么快妥协的原因所在——第十八条:家中大事听从甲方决断,小事听从乙方决断。旁边一行小字写着:何为大事何为小事则由乙方判断。

    书生幽怨的目光一波一波,缓慢而又绵长地投向范轻波,“娘子,在你心里,是不是觉得为夫,特别愚蠢?”这么明显的丧权辱国条约也拿来哄他签?

    一句几顿,听起来似在抽噎,范轻波心口一颤,怜香惜玉之心大起,连忙抱住他安慰道:“不不不,我从来没这么觉得过,我一直都知道的,你只是比较二而已。”

    “不然你就是对为夫有什么不满!”所以才这么整他!

    “没有没有,我发誓没有,相公你除了二了点以外简直完美得令人颤抖!”这话绝对没有夸张,回顾最初她评判男人的标准。或才或貌,或文或武,或上得了床,书生除了入不得厨房以及床上功夫有待□□之外,堪称完美。

    谁知她这次难得掏心掏肺拿肉麻当有趣的讨好,书生却不领情。他一把推开她,然后别开头,想到最初的猜测,她对他不满只可能是因为“那个”,他难堪地闭眼,吼出一句令范轻波如遭五雷轰顶的话——“你分明是嫌弃为夫的身体被苗女玷污了!”

    身体被苗女玷污了……被玷污了……玷污了……污了……了……

    那句“被玷污了”不断在范轻波脑中重放,雷得她风中凌乱不能自已。掀桌,这泥马是什么情况?这种被凌/辱过的话本小说女主的台词怎么会从堂堂七尺男儿口中说出?这二货脑子里究竟都在想些什么啊喂!她错了,他不是比较二,也不是二了点,是二到极致了!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她好不容易挤出这句话,略显狰狞的表情却被书生误认为是承认了他说的话,顿时满脸愁云密布,惨淡不堪,双目呆滞地望着前方,下意识喃喃自语道:“当初听到她介意周子策有通房丫头时就该察觉了,我还道我身家清白,总算胜过那人,竟忘了年少时那桩失误……她听闻苗女一事后态度就百般奇怪,回家路上脸色阴沉得可怕,后来范家小哥一打岔,我竟又忘了那事……如今想想,坊间传闻她破童男无数,想必心中是喜童男了……”

    范轻波前头还听得哭笑不得,到后面,她的脸终于黑了。

    “相公,今日天光不错。”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打断了书生的自怨自艾自言自语,他愣愣地抬头,只见范轻波凛着一张俏脸,转着手腕脖子,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他,直到将他逼得贴到椅背上,才勾唇冷笑,道:“瘟神正西,丧神东北,宜、杀、人。”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