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天下最二 > 第33章 夜半无人捉妻时

第33章 夜半无人捉妻时(1/2)

    尚书府内,难得清闲的解东风刚为自己斟了一杯酒便被截走。

    “小白大舅子,你不是该在青墨坊喝喜酒?”难道事情有变?

    公冶白摇了摇空酒杯,轻笑道:“那样热闹的场合,毕竟不便久留。”

    说的也是。这妖孽美颜盛世,引起踩踏事件就不好了。再说了,物以稀为贵,岂可免费曝光。

    解东风撇嘴,又为自己斟了一杯酒,眼角余光又忍不住瞟了公冶白好几眼,心里酸不溜丢的,又想:这孽畜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喝个酒也要故作优雅,在他旁边,谁还好意思大口喝酒大声说话?好好的一场嫁娶喜事,本该热热闹闹,他呆得久些,说不准就变成诗集雅会了。

    公冶白望着解东风神色变幻,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啧嘴不满,只觉趣味盎然。

    突然,眉峰一动,问道:“东风,你那个武功高强的嬷嬷在家吗?”

    解东风有些莫名,道:“你问这个做什么?她陪‘依人’进宫赴宴了reads;[末世]弱鸡宅男重生记。”

    公冶白眼波微动,道:“没什么,不过提醒你一声,我打不过银书生。”

    说完提起酒壶迅速跃开好几步。

    解东风更加莫名了,还来不及问,忽听得一声轰然,整座房子震了震,他连忙扶住桌子。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他眼睁睁看着厅堂的一整排装饰门应声倒下,扬起漫天沙砾尘雾。

    咳咳咳!解东风连声咳嗽,退后几步,撞到案上。

    一手掩鼻,一手挥开尘土,只见尘雾之下,一道赤红身影立在门口,肃杀之气直逼他面门。

    他眯起眼,细看之下心道一声糟,一边小心翼翼往没义气的公冶白方向靠,一边若无其事地问:“今天不是你与范掌柜大喜之日?书公子夤夜至此,大动干戈,莫非是向本官讨礼金来了?”

    来人正是书生。

    他从范秉口中得知是公冶白制住他又点了他哑穴,联系数日前这位义兄大人同解东风一起来找范轻波的事,心中猜到一二。一时间,妒火与怒火齐烧,戾气与杀气同升。当他清醒时,人已在尚书府了,而一路横冲直撞遇到的几道门都倒在了他的掌下。

    他扫了眼地上的残骸,微微欠身,“所毁之物,十分抱歉,在下会一一赔偿。”言辞恳切,谦逊有礼,却在抬起头时眼中血雾陡升,身形似鬼,出手如电,不过一个弹指间,已然扼住解东风的喉咙,“解大人,我家娘子到贵府做客,入夜未归,何故?”

    公冶白脸色一变,探手击向书生。“妹夫有话好好说,快放开解大人。”

    “说起来,先生你也有份。”书生目光暗沉,素来温煦的声音此刻语调未变,却莫名带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他一手制住解东风,另一手迎向公冶白,招招狠厉,毫不留情。

    公冶白原本因为被陷害去欢喜天出卖色相而记仇,想借机让解东风吃吃苦头,却万万没想到江湖上出了名好脾气好性情的银笔君子竟有如此冷血暴戾的一面。眼见解东风脸色青紫痛苦不堪,他心中一紧,沉声道:“你若想知道轻波妹子的下落,就放开他!”

    书生闻言一顿,身上煞气微敛。

    公冶白暗暗松了一口气,神色恢复正常:“婚礼一事,并非我等有意从中作梗,实是轻波妹子此刻另有要事。而此事又关乎她的性命以及日后的自由,必须了结。”

    书生将信将疑,眼中血雾逐渐散去,手也缓缓松开。

    公冶白扶住支撑不住快要跌倒的解东风,掌心在他背后推揉,助他调息。

    书生看着这二人,神色不明。

    半晌垂眸,望着自己那双青筋暴突的手,嘴角却浮起一抹讽笑。

    早年行走江湖,他曾问过大长老白无非,为何他记忆中最是温柔多情的父亲,在一些人口中,是魔。大长老说,因为他不曾见过父亲叱咤江湖时的修罗相。大长老又说,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像他这样,对任何事都温淡如水,不执著最好。

    今日方知,他终究是父亲的儿子。

    不是事事如水,只是尚未识得七情焚心之苦reads;倾城一时。

    不是不执著,只是尚未遇到执着之人,执着之事。

    当他看到新房之内是范秉时,他心中是惊,是慌,而当他听到公冶白与解东风说到她的事时,心中却是怒,是狂。原来他是这样不喜,不喜自己遇到她太迟,知道她太少,离得她太远。原来他要的从来不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他要她毫无保留,恨不得骨血相融。

    圣贤讲究克己修身,他终不是圣贤。身在凡尘,心入修罗,原来如此。

    书生的眸子黯了又黯,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又松开,最后别开头,不再言语。

    前一番打斗带起的尘土还在抑抑扬扬,三人却陷入沉默中。

    “天哪怎么回事?这是遭贼了还是遭天谴呐?!”

    一道女声从门外传来,声线温柔,却因为音量太大而多了一抹爽朗。
第33章 夜半无人捉妻时(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