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小说 > 天下最二 > 第32章 七月初七大婚日

第32章 七月初七大婚日(1/2)

    接下来的整整三天,范轻波被关在房中,试嫁衣,学礼仪,到最后例行的闺房秘戏指导时她终于忍无可忍爆吼出声:“我堂堂欢喜天大掌柜,洞房那点破事还需要你们教?!”众人这才作罢。

    而几步之隔的书家,书生则是自动将自己关在书房里默写经书,修身养性。若非有学生轮流送饭,压根挨不得饿的他早就昏了不知几回了。奈何无论他白日如何用功,一到夜里还是春梦连连,于是隔日变本加厉地用功,废寝忘食。如此循环,几乎心力交瘁。

    然而即便新娘子不配合,新郎官不作为,街坊们还是有办法把婚事热热闹闹地筹备下去。

    此外不得不提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范秉。自从他发现自己的“把柄”落在书生手中后,倒是不再处处刁难针对了,处心积虑走起曲线救国的路线。

    一开始,他打算晓之以理。

    “那,你是读书人,最爱讲道理,咱就来讲这个道理。凡事都讲个先来后到,这个理儿你承认吧?我认识主人比你早好几年,这你也承认吧?”书生频频点头,他很满意地继续,“所以说,我和主人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你横插一杠,这叫第三者插足知道不?这种丧德的事,你一个读书人是断然不能做的,对吧?”

    见他又大大地点了下头,范秉心中大喜,下一刻,却听嘭的一声他的脑袋砸在书桌上——睡、着、了reads;朕的宠妃太逍遥!

    出师不利,范秉花了一天时间收拾旧山河,卷土再来。这一次,他决定动之以情。

    “我是个孤儿,从小无父无母,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有位路过的怪蜀黍看到了襁褓中嗷嗷待哺的我,他把我带了回去,每天折磨我,不给饭吃,不给觉睡……”为了煽情,他不得不把影阁的训练生活妖魔化,说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哭得那叫一个梨花带雨,一语一记之:唱做俱佳。

    “所以你忍心抢走主人让我再受零落之苦么?”

    最后一句肝肠寸断的问话,范秉泪眸盈盈望向书生,顿时气得眼泪几乎倒流!他他他,他居然在津津有味吃着皮蛋带来的饭,完全没在听!

    似乎终于发现他的怒视,从饭菜中抬起头来的书生舔了舔嘴角的米粒,彬彬有礼地问:“范小哥,你也饿了吗?”

    ……

    “睡睡睡!吃吃吃!肥死你好了!啊啊啊啊!”

    在范秉抓狂的暴走中,三天很快就过去了,七月初七悄然而至。

    彩灯一直从画巷头结到了画巷尾,所到之处,皆设流水席。从辰时开始,笙箫起,喜乐作,画巷已然水泄不通。而这拥挤程度在公冶白出现后更是达到极点。

    众人也是到此刻才知道,原来这轻薄女竟是高贵优雅不可方物的太傅的异姓妹子,莫怪乎他会为欢喜天坐台数日。看来他们都误会小范了,还以为她丧心病狂到连第一美人都染指了呢。

    “恭喜夫子贺喜夫子!”“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新郎官出来了,对道喜的街坊一一回礼。

    书生身着大红礼服,意气风发,面容依旧清秀斯文,只是细看之下,不难发现他兴奋过度一宿没睡留下的乌青眼圈,与一脸喜悦的红光交相辉映。

    “吉时到!”

    当公冶白牵着凤冠霞帔的新娘子走出来时,书生感觉自己的心跳都要停了。周围的人事物都飞快的离他远去,他眼中只有那个红艳的身影。整个世界安静了下来,他听不到丝竹管弦,听不到人声嘈杂,只剩下他胸口恢复跳动的心,砰砰作响。

    “喂!别发呆了夫子!拜堂啦!”

第32章 七月初七大婚日(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