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天下最二 > 第29章 夫君对上未婚夫

第29章 夫君对上未婚夫(2/2)


    书生微微蹙眉,摇头,“不是。”见公冶白挑眉,他又继续道:“家父乃优昙教教主,并非什么魔教教主。公冶大人说的书清狂,或有同名同姓也未可知。”

    这回轮到公冶白愣住,他看书生一脸诚恳,一时竟也分不出他究竟是装傻还是真不知。

    范轻波扯了扯书生的袖子,“咳,优昙教,小名魔教。”连她这个不怎么看江湖轶闻的人都知道的常识,这书生好歹也是当事人居然一点不知,会不会太离谱了点?扶额。

    书生顿了下,仍有困惑,“可我们优昙教不是被什么正道武林剿灭的。”

    “哦?”公冶白双眼一亮,顿时来了兴致。当年正邪一战,魔教从此遁迹,正道武林统一口径是鹿战三天三夜,剿灭魔教。莫非这其中另有隐情?

    书生望着远方,陷入回忆,“话要从在下三岁那年说起,优昙教的四大长老两大护法……”

    领教过他话痨能力的范轻波连忙提醒道:“长话短说。”

    回忆突然被打断,书生无辜地望了一眼众人,真的长话短说了:“家母因病往生,家父殉情,三大长老误服□□,左右护法斗殴同归于尽,大长老带着当时还年幼的在下跑路了。”

    话刚说完,就看见不仅公冶白与范轻波,就连从一进屋开始就阴阳怪气的解东风,也是一脸被雷劈的模样。书生眨了眨眼,“怎么了?”

    公冶白最先回过神来,提出疑问,“那李老夫人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众所周知,江南李家的老夫人,也就是当年的鸳鸯刀秦胜兰,一双眼睛在正邪大战之中被魔教暗算,从此失明。可照他这么说,魔教是自动自发自绝于人世的,这又如何解释?

    “大长老爱慕鸳鸯刀,示爱的时候忘了自己一身是毒,不慎毒瞎了她。”

    所以他继承了父亲的功力,学了三大长老两大护法的武功,就是死都不肯学大长老的毒术reads;勿相思,宁花落。

    一时间,屋中陷入了长长的沉默。

    半晌,范轻波幽幽地叹了一句:“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你会这么二了。”这优昙教哪里是什么魔教,分明是个二教!自我灭门这种事都做得出了,这么看来,书生还算其中二得不那么厉害的了。

    沉默一被打破,随即爆发出的笑声足以掀翻脆弱的屋顶。

    “哈哈哈哈……”解东风一反起先不阴不阳态度,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对着书生连说了三声好。

    书生摸不着头脑,也客气地回了三声过奖。

    解东风笑得更厉害了,一手搭上范轻波的肩膀,戳了戳她也笑得红通通的脸,“哎,你确定你要为了这家伙抛弃我?”

    话音未落,只觉一道强劲掌风袭来,他整个人被打开,重重地往后撞。

    公冶白及时扶住了他,他一站稳,心中怒火又起。抬头只见范轻波一脸迷茫,而书生站在她身侧,占有性地握着她的肩,眸中亦是带怒,冷道:“解大人请自重。范姑娘是在下未过门的妻子,解大人切记,行止需有度。”语气中满满皆是威胁。

    看着与方才判若两人的书生,公冶白心中暗暗惊讶,冷不防却被解东风挣开。

    “喂!你算老几!自重?未过门的妻子?她还是我已经——唔!”

    暴走中的解东风倏地被点住穴道,公冶白拎着他,对书生抱歉地一笑,然后转向范轻波,话中有话道:“我们先走了。‘解夫人’明日生辰你还记得吧?她很想你。”

    说完步出门外,提气一跃,身形消失在墙头。

    那两人一消失,书生便松开了范轻波的肩膀,不声不响地走回桌旁,继续吃饭。

    范轻波见他这模样,有些发怵,张口却不知该说什么:“我……”

    “你明天要去尚书府?”

    “呃,是。”若非事出紧急,他们不可能一起找上门来。

    啪。书生放下了筷子,范轻波心里一跳,只见他开始收拾桌子,她连忙过去帮忙,却被他抬手隔开。他三下两下将盘盘碟碟放入食盒之中,回身递给她,“你回去吧。”

    她接过食盒,莫名发慌,却仍若无其事地笑道:“哎,书生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坐在书桌前的书生听若未闻。从未被他这样冷淡对待过,范轻波心里蓦地生出一股难受的情绪,面上也挂不住,咬了咬唇,也赌气走了出去,用力地甩上门。

    摔门声并没有影响到书生,他握着笔,点了点墨,继续写帖,神情仿佛与寻常无异。却在下一刻,毛笔断在他掌中。他目中水波不兴,取来一支新笔,重新润墨写帖。

    凉风入夜,月光透过西窗,洒在一身清冷的男人身上。

    伴随着秋虫的哀鸣,书房中的最后一支笔断在他掌中。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