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界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天下最二 > 第12章 又一个卖黄书的

第12章 又一个卖黄书的(1/2)

    范轻波十六岁离开赭衣宫之前的命运太过多舛。

    当年,在赭衣宫数度寻死,次次都遇上好管闲事的解东风,就此结下孽缘。

    她看不懂解东风与先帝的神仙斗法,她只知道解东风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妻子,而先皇元祚帝的脑子也不怎么正常,热爱圈养叛党后人。于是她莫名其妙被解东风娶出宫了。

    “呼……”

    范轻波趴在浴桶边缘,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十六岁之后的性命她权当是老天赠与的,过一天便是赚一天,人生苦短,正当及时行乐。即便如今,要分饰二人,为解东风劳命奔波,她却也获得久违的自由,已是满心欢喜了。

    她自小便喜看杂剧戏文,在镇国公府与赭衣宫时,亦是借着虚构才子佳人英雄救美的故事来缓解现实的痛苦。解东风发现了她这一点长才,决定善加利用,便让她以范轻波的身份在市井生活。

    她不知道解东风是否知晓范轻波才是她最原始最真实的身份。

    太过聪明的人的世界她不想懂,她只想过好现在的生活,用范轻波这个父母赐予她的名字。

    唔,水有些凉了。

    范轻波拔掉浴桶底的筛子,让水顺着空心的竹竿排出去。

    她起身穿衣,低下头,不可避免地看到自己的身体,那是她听书呆子说肌肤之亲后反应激烈的原因,也是她打定主意不嫁人的原因之一。

    当年镇国公因她容貌有几分似谢依人,便要她入他的局,做他的后招。为了控制她,他对她下了蚀心蛊。可笑他智不如先皇,被先皇断了后路,一举成擒。他一死,蚀心蛊失去饲主即刻爆发,在她体内挣扎了数月之久才彻底死亡。她熬过了蚀心之痛,却留下了永不可磨灭的疤痕。

    数道浅淡红线,自腹部始缠绕至胸,蔓延向两臂……

    这样一具可怖的身体,被看到的话,会被当成妖物吧?

    民间传了数百年演化了无数遍的故事里,白娘娘那样的人物现了原形之后也只落得两种下场,一是相公被吓死,一是相公找和尚来收妖。殷鉴不远,自当避之。

    范轻波娴熟地穿上复杂的女装,将身体遮得严严实实。

    用力地嗅了嗅肩臂,没闻到“国色天香”的味道,才舒了一口气。

    “国色天香”是前任皇后清鸣亲手调制的,天下独一无二的香,送给她作为与解东风的新婚贺礼。参加宫宴的时候误穿了那件熏过香的礼服,一直暗香缠身,今天总算彻底去掉那股味道,可以出门晃悠了。

    “主人主人!出大事了!”

    门外传来范秉一惊一乍的叫嚷。范轻波拉开门,走了出去,“什么事?”

    范秉跑过来,边喘边指着外面说:“我去买菜,听人家说欢喜天闭门这几天,对面也开了一家书店,叫什么袖什么招的,生意好得不得了reads;重生之换个身体逮boss!”

    “红袖招?”

    “对对!咦,主人你知道?”

    “猜的。”范轻波面无表情,“继续说,你还听到什么?”

    范秉点点头,继续道:“听说那家书店也是卖小说,也卖小人书,也是女掌柜,跟咱欢喜天不同的是,他们店里人手很多,卖的价钱只是咱的一半!”

    “小说?什么小说?仿版?”范轻波皱起眉。

    范秉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斟酌着说:“不,不是仿版,他们说是他们招揽的文人写的。”

    也就是说,有人在复制欢喜天的模式,企图分一杯羹。范轻波眯起眼,沉吟间,天际飞来一只白鸽。她连忙解下绑在白鸽脚上的纸条,展开来。

    卿卿如唔:

    自君别后,两地相思。思君不得,辗转反侧。古人诚不我欺,所谓一日不见兮,若隔三秋,五日不见兮……他娘的有人来抢钱了!速设法解决!

    寝食难安衣带渐宽的夫

    ……这家伙好歹也是探花出身,没人教过他行文最基本的起承转合么?

第12章 又一个卖黄书的(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