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八十二章 辞行,父子

第七百八十二章 辞行,父子(1/2)

    留守府那场未遂的政变,十二公主虽说听到了动静,但因为那动静来得快去得更快,,她纵使打算借着这样的变故做些什么,却也有心无力。她被安置的地方防戍森严,徐家父子哪怕存心打算以北燕刺客行刺作为幌子,可倒底挟天子最重要,所以根本没来得及对她下手。

    所以,没人来告诉她外头究竟发生了什么,她也没工夫多想这个。她颠过来倒过去地想着那天觐见吴帝时的种种经过,甚至把当时和三皇子分别时的一幕一幕反反复复回想,掰碎了分析这位仅存兄长的态度,最终渐渐陷入了难以名状的恐慌。

    如果三皇子根本就只是诳她留在吴地,自己却别有用心,那她怎么办?最重要的是,她的母亲惠妃,她的母族,全都还留在那里!

    浑浑噩噩好几天,寝食难安的十二公主迅速消瘦了起来。她早就忘了自己曾经先后疯狂迷恋过的男人,那点感情上的小事和生死荣辱家国存亡比起来丝毫不足为道,她已经彻底认清了这一点,可却已经晚了。这里仿佛被遗忘一般,再没有人过来,这种情形让她极其不安。

    因此,当这一天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时,十二公主先是一愣,随即醒悟到早饭刚刚送过,必定是有其他人来见她。她霍然起身,可想到自己迫不及待的态度很容易让人钻空子,连忙复又缓缓坐下。可此时已经来不及整理仪容了,她只能用尽量沉稳的声音问了一句。

    “门外是谁?”

    “是我。”甄容那比十二公主更加沉稳的声音响起,“我要走了,走之前来看看公主。”

    尽管和甄容相识也不过就是这一年多的事,真正的相处时间更是只有自己从金陵回到北燕那短短数月,可在逃离上京以及此后颠沛流离的那段时日,十二公主却早已真正认识到,这位曾经青城掌门弟子,父皇一口咬定是萧敬先儿子的少年,绝对是真正敦厚的君子。

    所以,听说他要走,她不禁慌忙三步并两步冲到门前,双手使劲拉开了房门。见甄容还维持着敲门的姿势站在门外,她不禁眼眶一红,随即背过身去抹去夺眶而出的眼泪,这才用有些含糊的声音说:“晋王请进吧。”

    “那个晋王爵位,本来就是不得已才接下的,不是我心所愿。从今往后,我就只是甄容,仅此而已。”甄容宽厚地笑了笑,等进屋之后,他就直言不讳地把实话说了出来。

    “我已经请求了皇上,带着我那些人回北燕去。他们是燕人,吴地很难接受他们,而且他们更有家人,有朋友,不可能丢着一个烂摊子似的国家不管。所以带他们走之前,我来向公主辞行。当然,大概还得演一场戏……”

    “你……”十二公主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她当然知道,所谓的皇上是吴帝,不是自己已经死去的父皇。她也顾不得自己此时是什么形象,一个转身正对着甄容,声音嘶哑地问道,“南吴肯放你回去?肯放你回去辅佐三哥?”

    “不是去辅佐燕太子。”甄容的脸色变得深沉了许多,眼神也有些晦暗。他看着面色渐渐苍白的十二公主,知道她恐怕已经猜到了某些结果,当下声音低沉地说,“他带了燕帝灵柩回到南京城之后,之前随行燕帝的所有侍卫……全都自尽谢罪了。”

    听到这个一如吴帝之前断定的消息,十二公主不禁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最终声音颤抖地问:“三哥他……他是怎么对外间宣称的?”

    “他说这些人是卫护燕帝的勇士,只可惜就这么死了,下令个个厚葬,抚恤家人,又以太子的身份聚拢残兵,矢志守卫国土,寸步不让。”见十二公主跌坐在了椅子上,他知道眼下这情景必定和两人临别时说的话不同,想到自己还没说出口的话,一时不禁叹了一口气。

    他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说道:“虽说侍卫们都死了,但燕帝临死之前把皇位传给你的话,还是流传了开来。结果……燕太子声称那是霸州那边放出来的假消息,又指责你为了越千秋一个吴人罔顾家国,留在了吴地不肯回来,问罪惠妃和族人……”

    “他竟敢……”这话还没说完,十二公主登时双手死死抠住了桌面,气得浑身发抖。然而,那种最大的恐惧却攫取了她的全身,以至于她想要探究母亲和舅舅等亲人安危的话都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方才问出口,“他们……他们怎么样了!”

    甄容摇摇头道:“是别人刚刚送到我这儿的消息,具体如何还不得而知。但我这就带人北上,只要有一丝可能,我一定会竭力保护你母亲和那些族人。”

    “谢谢,谢谢你……”十二公主泣不成声,用劲过度的十指仿佛想要将那厚实的桌面抓出小洞来,但当她抬起头来时,虽说双目红肿,她仍是一字一句地说,“如果真的能遇到他们,还请你设法把他们送到吴地来。大燕已经完了,至少姬氏已经完了,没必要陪葬!”

    甄容轻轻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再留下宽慰十二公主,也未必能够让她安心,因此只是说了一句多多保重,随即转身就走。可当他一脚跨出门槛时,身后却传来了十二公主的声音。

    “阿容,你是帮着吴帝去收拢大燕那些枭雄吗?”

    “不。”甄容头也不回地给出了一个斩钉截铁的答案,“我只是希望北燕那些无辜的百姓能少死几个!乱世是会有无数枭雄崛起,可他们也会害死无数的人。我这点微薄之力,护不住多少人,但不管是被人骂叛贼也好,其他也罢,只要有南边的粮秣支援,至少能多活几人。”

    说到这里,他就大步离去,强迫自己不去听身后那抑制不住的哭声。直到走出院门,他看见带自己来这儿的陈五两时,这才低低地开口说道:“我想去见义父。”

    “好。”陈五两微微颔首就答应了这个要求,可等到转身在前头带路时,他却又补充道,“这会儿九公子应该也在,如果他和你义父有什么冲突,还请你千万出手拉一把。两个人都是一等一的暴脾气,从头一次见开始就像水火不容似的,别提让人多头疼。”

    甄容并不十分清楚,越千秋和他的义父兰陵郡王萧长珙到底是什么关系,只隐约猜到萧长珙可能和南吴有所勾连,可如今他听陈五两这口气,却仿佛越千秋和萧长珙非常熟稔——只不过是关系不大好的那种熟稔,他就有些迷惑了。

    可他一贯不是刨根问底的人,当下就爽快地答应了。一边是他的义父,一边是他的朋友,他总不能任由两个人冲突。而且,在他印象中,义父固然时常不正经,可关键时刻却非常靠得住,越千秋更是一个表面大大咧咧,实则心思细密的人。而这样两个人,怎么会打起来?
第七百八十二章 辞行,父子(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