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句句诛心

第七百七十五章 句句诛心(1/2)

    “不去!”

    小胖子完全没想到,自己兴冲冲地跑来找越千秋,结果却被人干脆利落地回绝了。还来不及回房沐浴更衣的他恼火至极,一拳头捶在越千秋蒙头大睡的软榻上,怒气冲冲地说:“这不是我让你去,是父皇也叫你去!你想抗旨吗?”

    “别的事情也就算了,皇上怎么说我怎么做就是了,唯有这件事不行。”越千秋随手把盖在脸上的书往地上一扔,毫不退让地怒视小胖子道,“萧敬先对你那些指点也许对你帮助很大,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把我当猴子耍,我干嘛要管他的死活?”

    “你……”小胖子气得想伸手去抓越千秋的领子,可手快碰到对方的脖子时,他却被越千秋那倔强桀骜的目光被逼了回来,顿时气得狠狠踢了软榻一脚。毫无疑问,那强大的反震力疼得练武不成的他直叫哎哟,见越千秋还是不理他,他终于一屁股在软榻上坐了下来。

    “但不管怎么样,你之前被抓的那次,萧敬先主动现身自投罗网了。我知道你要说他不是为了你,后来也确实在关键时刻利用你煽风点火,可是……可是你和他终究相处一场。”

    小胖子找不到太多好的理由,忍不住再次一捶床板,“再说,你想想你当初从北燕把他带回来的时候,想想你好容易从土里刨出他的时候!要不是你一次次出手,他说不定早就死了,我知道是他欠你的,不是你欠他的!可是,千秋,你不是一直都挺重情重义吗?”

    见越千秋依旧冷脸不做声,小胖子见这方法没用,不禁用恳求的语气说;“千秋,就当不是去救他,就当是帮我一次不行吗?算我欠你一个……”

    知道后头一定是人情两个字,没等小胖子把话说完,越千秋这才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他没好气地瞪着一脸委屈状的小胖子:“你这个太子真是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行了,看在你面子上,否则我就是拼着被皇上教训一顿,这次抗旨也抗定了!”

    见小胖子喜形于色,他就意兴阑珊地说:“看你这一身风尘仆仆的,赶紧回去换一身行头,我也去找一套适合去探病的行头。总而言之,一会你说话,我当摆设!”

    “只要你去,什么都好!”小胖子如释重负,他只要越千秋去就行了,至于到时候越千秋是否愿意说话,那就由不得这家伙了。可他还是郑重警告了一句,这才起身一溜烟冲了出去,心里快速盘算该穿一身什么样的衣裳,该如何举手投足,该如何开口说话。

    小胖子这一走,越千秋起身到角落里的箱笼去翻了翻,竟是被他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几身成衣,全都是簇新没有上过身的。

    挑了一套不打眼的衣裳换上,他发现尺寸刚刚好,心想也不知道是皇帝和爷爷从金陵出发时就顺带捎来的,还是到了大名府后让人现做,竟然还顾及到了他正在长个子。毕竟,小胖子个头一直比他更加矮胖,这几套衣服不可能是本来给小胖子做的。

    从这种细节上来说,他还确实是一直无声无息地受人照顾。

    “想得还真是周到……”

    嘀咕了一句之后,越千秋对着镜子发了一会儿呆,这才出门,只等了一小会就只见小胖子急急忙忙从正房出来,恰是换了一身于他这位太子来说极其少见的雨过天青色衣裳。要是平时,越千秋总会调侃几句,可今天他却着实没这个心情,只瞅了一眼就淡淡地说:“走吧!”

    一路上,越千秋不吭声,小胖子也觉得有些心烦意乱,便懒得找什么话题。这就苦了几个跟从的内侍,察觉到两人之间那僵硬的气氛,他们一个个大气不敢吭一声,生怕被太子殿下故态复萌找个由头狠狠削他们一顿。

    只有奉了皇帝之命过来带路的陈五两自始至终没事人似的,亲自带路到了一处院子门口后,他用眼神吩咐随行内侍都等在外头,随即却走在了前头。

    见此次陈五两摆明车马要跟随到底,越千秋却没什么异议。

    之前他去见刘静玄,刘方圆和甄容毫无疑问都会帮他,所以陈五两也不怕刘静玄动手,还能安安心心呆在外头,可如今是去见时敌时友的萧敬先,还带着小胖子这个太子,陈五两就算再托大,也不至于撇下他和小胖子就这么两人去见萧敬先。

    要知道,现如今的他别说保护小胖子,就是自身都难保!

    果然,进屋子开门,对两个守在床头的大夫问话,甚至连搬椅子请越千秋和小胖子坐下,全都是陈五两亲力亲为,一手照办,越千秋只要以自己舒服的姿势坐下来就好。因此,懒得开腔的他干脆把自己缩在那偌大的太师椅上,一点搭话的意思都没有。

    而倚靠厚厚的引枕方才能半坐着的萧敬先,也只是扫了越千秋一眼,随即就看向了难掩关切的小胖子。见其不自然地躲开了自己的目光,他就冷淡地说:“如今不是已经真相大白了吗?太子殿下还来见我干什么。让我早一天死了,就再也没人敢质疑你的身份,如此岂不是更好?”

    小胖子还是第一次被萧敬先这样直截了当地顶撞,一时不禁心里噎得慌。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却是硬生生忍了下来,口气中却流露出了几分委屈:“晋王何出此言?你之前对我多有指点和教导,而且更是我的老师,我怎么能因为一点流言蜚语就不管你死活?”

    萧敬先有些讶异地盯着小胖子的眼神,见他不再像刚刚进来时那般彷徨,终于能够直视自己了,他就笑了笑道:“哦?那你的意思是说一切照旧?既然如此,怎么不叫我晋王舅舅?”

    晋王舅舅这个称呼,小胖子虽说大多私底下叫叫,可在人前也不慎叫出过,陈五两自然早就有所察觉,就连皇帝也知道了。然而,此时萧敬先当着一旁两个太医的面提出来,猝不及防的小胖子登时面色苍白,而陈五两则是眉头一皱,大为不满萧敬先来这么一出突然袭击。

    然而,相比他们一个正震惊失语,一个正犹豫不决,率先反诘的,却是刚刚正一副懒洋洋不想说话模样的越千秋!

    他直接从太师椅上弹了起来,满面怒火地骂道:“萧敬先,太子从小就没有母族,所以仰慕你那名声,把你当半个长辈看,对你的建议言听计从,但凡你被人诋毁的时候,他就出来维护你,你就是这么对他的?把他私底下对你说的话在人前说出来?”

    萧敬先这才将目光重新移到了越千秋身上,声音比刚刚的冷淡更降低了几分温度:“我从来都不需要人的仰慕和维护,如果我没记错,是他自己想要叫我晋王舅舅的。”

    “我呸!”越千秋怒从心头起,直接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你家皇帝还曾经让我叫他阿爹呢!你还哄着我叫舅舅呢,那我怎么说?我现如今成了半个废人,难道不是你们郎舅俩害的?”
第七百七十五章 句句诛心(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