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圣女是怎样炼成的(下)

第七百二十五章 圣女是怎样炼成的(下)(1/2)

    某某圣女

    如果不是越千秋一本正经地说这话,此时外头又确实情况紧急,谢筱筱差点脱口骂你这是什么馊主意。然而,六皇子钱袋这种身份只能唬唬某些人,至于她那兴许很管用,人人认定她是异日皇妃,她却完全不愿意去想这一点。

    思来想去,她就知道,如果自己打算出面控制局势,那么只能用越千秋瞎掰的名头了。

    因此,她也顾不得多说什么,深深吸了一口气就掀开车帘,瞅准时机一跃冲了出去。她本来就是自幼练武,此时全力施展开来,脚下在几人肩膀上轻轻一点,最终就跃上了对面屋顶∮高临下看着那少说也有千八百人的汹涌人潮,她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

    “愚蠢!”

    车内的越千秋知道,圣女这种名词,放在这年头还是挺能够唬人的,可要是放在“圣女”已经烂大街的后世,大多数女士在被冠以这样的头衔之后,一定会骂得你狗血淋头。

    而等到听了谢筱筱这两个开篇字,原本还从窗帘中观察外界情势发展的他不禁手一抖就松开了窗帘,随即笑得肚子都快破了。那丫头还真是天生扮圣女的资质!

    然而,他辛苦忍笑的时候,车外却传来了一个让人鱼凉飕飕的声音:“你诳了筱筱去扮成圣女唬人,现在却还敢在这笑她?你信不信我嚷嚷一声越千秋在此,那些抓不到萧敬先的家伙全都会蜂拥而至,拿了你去零碎切了请功?”

    看过皇宫爆炸后的烂摊子,再发现不少百姓在人煽动下即将失控,越千秋正发愁自己是不是要安抚,怎么安抚这些反应过度的百姓,结果就因为那些实在太显眼的侍卫而发现了谢筱筱这辆马车。

    他本来还不知道怎么接近怎么混上马车,没想到那位老车夫和他来了一次精准配合。而此时此刻,外头这位车夫那明显带着情绪的言辞,他听在耳中,心中不免有些狐疑。他正要反唇相讥试探一二,就只听谢筱筱那清亮的声音在那嘈杂到极点的外间再次响起。

    “之前那不是什么地龙翻身,更不是什么天摇地动G是有人在留守府和皇宫预先埋设了火药,引燃之后才幽轰然巨响G些煽动逃难的人,只不过是想趁机在乱起来的南京城中大捞一笔,若是因此上当,那简直是蠢货!”

    这一口一个愚蠢和蠢货,居高临下的口吻,越千秋听着很有一种愚蠢的凡人那种即视感,一时又笑了起来。果然,外间那喧哗只是被压下了片刻,随即更大的鼓噪声响起,显然混在人群帜煽动者,以及某些认死理的蠢东西并不肯轻易认输认错。

    其中最大的一种声音,便是质疑谢筱筱的身份:“你是什么人,我们凭什么信你!”

    谢筱筱原本还觉得某某圣女这种自称实在是太过羞耻,可眼下面对群起攻之的质疑,火冒三丈的她也就顾不得最初想骂越千秋馊主意的恼怒了。她已经发现了人群中几个煽动的家伙,脚尖轻轻勾起了一片瓦片,在下头鼓噪声最大的时候陡然运劲一踢。

    顷刻之间,一片沉甸甸的瓦片骤然飞起,由高到低凌空越过十几步的距离,骤然击中了一个正挥舞双手鼓吹别相信那女人的家伙。而几乎在她一击建功的同时,她就只见人群中另外几个煽风点火最厉害的家伙猛然之间倒地。

    以她这会儿居高临下的良好视野,却竟然一时找不到下手者,情知有人在暗中帮自己,她也顾不得那么多,再次提高了声音:“本宫白山圣女,精通星象,能知过去未来。自然能够明察秋毫,知道所谓南京地震,本来就是奸贼诡计们自己看一看,刚刚那几个叫嚷最凶,伪造天意,惑乱民心的人,此刻是什么下场!”

    谢筱筱一块瓦片打倒了一个煽动者,另外又有四五个人在四周围的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被放倒,这下子,大多数人都惊疑不定地东张西望,原先那十足的气势不知不觉就低落了下来。而发现自己说的话似乎有那么一点儿作用,后方人流渐渐也有些缓慢下来的迹象,谢筱筱不由稍稍松了一口气。

    而车帜越千秋听到谢筱筱把自己瞎掰的某某圣女给改成了白山圣女,他不禁笑着说道:“好一个白山圣女,和她的出身来历正好匹配。我说谢十一爷,等明儿个老参堂改成白山宫,你看怎么样?”

    车夫位置上的谢十一爷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可随之便意识到,自己的身份竟是被越千秋给道破了。他有些不得劲地轻哼道:“怎么,是你师父告诉你我到了南京的?”

    “呃,那倒没有我就是随便猜猜,没想到猜中了。”越千秋心虚地干咳一声,低声叨咕道,“六皇子被萧敬先那一招‘同归于尽’,喜出望外招兵买马打算去平叛立威。师父总不能放下他这一头,但我这次打算留在南京”

    尽管越千秋说得语焉不详,但谢十一爷何等样人,从这话里便听出,越千秋肯定是自作主张,直接撇下了严诩。想到谢筱筱也是,离家在外就自作主张乱来一气,他作为父亲,不禁对严诩这个当师父的生出了深深的同情。

    只不过,看谢筱筱刚刚挺身而出的架势,明显是不肯跟着六皇子走的,所以越千秋如果能留下来,就意味着熟悉萧敬先的这杏总归能派上点用场,他当然举双手欢迎,同情严诩就放在心里好了。谁让严诩这些年惯徒弟和自己惯女儿一样呢?

    而越千秋发现自己说了实话,外头那位疑似谢十一爷的车夫突然沉默了下来,他觉得自己刚刚的判断应该没错,当下就笑呵呵地低声问:“刚刚谢姑娘飞瓦掷人的那一下确实精准,可其他几个煽动民心的家伙竟然也神乎其神被人撂倒,旁人甚至没发现端倪。是不是谢十一爷您派人干的?”

    “我被杜白楼和你师父诳了进去,就连筱筱也因为好强踏进了那个虎狼窝,没几个人照管她怎么行?那些个心里乌漆抹黑,嘴巴又不干不净的家伙,当然该死!”

    越千秋这才知道之前无声无息倒下的那些人竟然都已经死了,顿时暗叹这位采参客里的头号人物谢十一爷实在是够狠。而下一刻对方说出来的话,却让他在够狠两个字后头又加了两个字的评价——够毒!
第七百二十五章 圣女是怎样炼成的(下)(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