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七百一十四章 烂桃花

第七百一十四章 烂桃花(1/2)

    对于突然前来投奔的大舅哥,南京副留守隋大人非常烦恼。

    相比北燕那些家世显贵的高官,他算得上是寒门出身了,如果不是靠着妻子的娘家一路鼎力资助,他也不会有今天,再加上妻子该温柔的时候温柔,该贤淑的时候贤淑,该有手段的时候还有手段,所以家和万事兴,一贯敬重妻子的他从来都把岳家当成自家人。

    听说萧敬先到了永清城,他就吓了一跳,听说萧敬先当着永清城这些缙绅和行商的面,一刀砍了新君的兴子,他就更加魂不附体。然而,作为姑爷的他好歹还有几分担当,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就做出了决定。

    “永清城这件事,你们离开得早,总算还能开脱。我现在去求见一下皇上身边的徐将军。唉,现在也只有他算是好说话的,求上去还能面圣。其他人那是一个个凶神恶煞,仿佛恨不得把我们统统一撸到底,腾出位子来安置他们的人,齐大人竟是只知道步步后退。好在只要我禀报得早,说不定不但无过,反而有功,毕竟晋王萧敬先那可是一条大鱼。”

    陈家人带来的大麻烦解决了,但小麻烦却还在。现在自家屋宅不够,隋副留守就算再想帮忙,却也没办法。好在妻子陈夫人通情达理,陈家人也体谅如今南京城里达官显贵扎堆的情况,提出自己出钱租淄栈,请他帮忙拿个帖子,这点新他自然一口答应了下来。

    而当妻子提出想要留下老父亲宗家里时,他更是连连点头:“岳父大人已经是高寿九十的人了,一路颠簸已经很辛苦,自当留在我这儿好好休养!”

    于是,隋副留守匆匆忙忙出了门,萧敬先就被当成祥瑞似的,心翼翼地在众多人夹道欢迎之下,挪进了新隋府中一出逼仄却还算清雅的泻。

    跟在旁边的越千秋眼见那位显然至少四十好几的陈夫人进进出出张罗内外,做事井井有条,他不禁很担心萧敬先一个不好被看出点破绽来。

    然而自始至终,在永清城几乎被人当成大魔王的萧敬先始终就在躺椅上,那均匀的鼾声就没停下来过,仿佛真的沉浸在深沉而甜美的梦乡中,丝毫不在意那些偷偷打量的目光。

    而陈夫人在亲自铺好了被子之后,眼看那两个膛躺椅的酵上前来到床前放下躺椅,娴熟地把老太爷抬上了床,她听到人轻轻唔了一声,仿佛是被惊醒了,就立时满脸堆笑地上前问道:“爹,可要我让人送水来沐浴吗?”

    “嗯,让他们去抬就行,你去吧。”

    听到这略有些含含糊糊的一句话,陈夫人却也不再坚持,扫了一眼两个酵,以及床边上侍立着的越千秋,她非常有威严地告诫了几句好好伺候之类的话,随即就悄然退下了。她这一走,两个酵却是立时出门去抬水,而长舒一口气的越千秋则快步来到了床边。

    “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了人家的老爹?也不怕人家因为你的体格问题看出了端倪来!”

    “首先,你没见过的那位陈老太爷很壮实,平常他虽很少见人,却也是常常下地行走的,他的重量和我差不多。任何人被当成猪似的养了七八年,都不可能瘦得和芦柴棍似的,所以体格上不成问题。”萧敬先先是伸出了一根手指,说完又伸出了第二根手指。

    “第二,我当年安插在陈家的这家伙就是这样惫懒不理人的性格,多年下来,陈家人早就习惯了,这位已经出阁多年的秀是陈老太爷的歇生的,几岁的时候真正的陈老太爷就死了,所以她见惯了老爹那副懒洋洋不理人的模样。”

    说到这,他直接坐起身,随手清理了一下那雪白的头发,这才继续说道:“我这化妆要除掉太麻烦,你洗个澡之后离开这里到南京城四处去晃晃,打探一下情况。等明天,我们去见徐厚聪。”

    越千秋对徐厚聪根本谈不上信任,但对于萧敬先肯放他独自出门,他还是很高兴。反正他今天并没有打算惹出满城风雨,只打算去天丰号那边报个平安抵达的口信而已。因此,他破天荒没有和萧敬先抬杠,等到水送来三下五除二先痛痛快快洗了洗,然后就更衣出了门。

    作为“陈老太爷”的亲信,越千秋的出门几乎是轻易得无以复加。只凭一句老太爷想吃南京的名点,指名让他亲自去买,他就顺顺当当地出了隋府大门,得到的嘱咐也只有一句早些回来,晚上会有夜禁。而与此同时,他还得到了一块刻有副留守隋的腰牌。

    毫无疑问,就算夜禁之后撞上巡行兵马,这块令牌也能发挥一点作用。只不过,想到之前在城门口时被人查检的那般态度,越千秋并不是太信任这块腰牌的作用。

    尽管这座颇为坞的雄城如今是北燕的南京,可越千秋即便只凭着自己那一点点地理知识,也知道这里便是后世的帝都,大名鼎鼎的北京。这一个字的差别,只是如今代表一南一北两个国家的地理位置。只不过,此刻走在那些街巷里,他完全找不到一丝一毫熟悉的痕迹。

    可他到底不是第一天来到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感慨沧海娠的空隙。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虽说临街的各家店铺并没有全都关闭,远处还能听到丝竹管弦的声音,但大街上行人渐少车马稀却是显而易见的。

    他一路走一路记路,最终找了家门头气派,还没关门的茶楼,进去买了一包号称名产的茶点,拎在手中当成是遮掩,同时又装作刚到南京的外乡人,向掌柜和伙计打听了一下状况。

    因为越千秋炫耀似的拿出了隋副留守的腰牌,证明了自己不是什么可疑人,又在这里买了东西,掌柜记得那位隋副留守从前在南京官声还算不错,再加上对那些雀占鸠巢的外来人士并没有太大的好感,他便打开了话匣子。

    “皇上才带了千把人,突然到的南京,别说咱们,恐怕就连你家那位姑爷,事先也根本就毫不知情。”掌柜一面说,一面压低了声音,“你家姑爷南京副留守隋大人算是和留守齐大人关系不错,所以才至少还留着位子,其他南京城的那些官儿,嘿嘿,如今都靠边站了。”

    越千秋趁热打铁地问道:“皇上身边如今有哪些得意人?我初来乍到,挺好奇的。”

    “这话你问我就问对了。第一得意的自然是留守齐大人,他靠着声援皇上,得了皇上宠信,而且他首倡支持皇上,所以,眼下算他最得皇上宠信。只不过,齐大人是个面团似的性子,如今竟是被那些上京来的人蹬鼻子上脸了。皇上带出来的徐将军掌禁军”
第七百一十四章 烂桃花(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