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越小四和甄容

第五百九十四章 越小四和甄容(1/2)

    “阿嚏!”

    鼻子痒痒响亮地打了个喷嚏之后,看着天上纷纷扬扬飘落的大雪,想到背后那空空荡荡的屋子,越小四哭丧着脸说:“这日子没法过了!”

    二戒和尚最看不得越小四这副死样子,忍不住恶狠狠地骂道:“在这里叹气有什么鬼用?你要是不服气,就进宫把甄容抢回来啊!”

    “我也想,可你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哪有那能耐?”越小四撩起袖子,随即立时又捋了下来,抱着双手一副冷得受不了的WwW..lā他使劲跺了跺脚,又把双手放在嘴边哈气,这才用一种欠揍的语气说,“再说了,那可是晋王哪,我就算真的认了那小子当义子,他也未必能够承袭兰陵郡王的爵位,现如今天上掉下来一个亲王砸他脑袋上,干嘛不要?”

    和越影一道把平安公主护送过境,而后就立时返程归来,二戒只觉得自己跑断了腿,却换来了一个乱七八糟的结果,此时更是被越小四气得火气蹭蹭直冒,下意识地飞起一脚往人身上踹了过去。

    “要卖身你自己去,甄容可不像你这么狡猾,这一去就是那么多天,露出破绽怎么办?”

    “那你就小看他了!”越小四敏捷地躲过那一脚,随即紧了紧身上那件黑貂皮大氅,嘴角微翘,泰然自若地说,“他从前被保护得太好,但又因为肩头刺青,心里一直有一道过不去的坎,所以遇人不淑后才会险些破罐子破摔。可来了一趟北燕,栽到我手里,算他运气。他已经脱胎换骨了!”

    二戒忍不住想挥拳打越小四一顿。听听这话,什么叫遇人不淑?什么叫栽到我手里算他运气好?都这么多年了,这小子还是这般气死人不赔命的脾气!

    然而,想到甄容被召入宫中已有逾月,之前除却传来消息说甄容那是萧敬先的儿子,即将封晋王,其他消息几乎完全断绝,他每每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仿佛那个自己曾经当徒弟一般教过的小子会被关在哪个黑牢里严刑拷打,因此实在没办法像越小四这般淡定。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口气不善地问道:“废话少说,我只问你,到底进不进宫?”

    “当然不……不进宫我去哪儿过年呢?”越小四一个突兀的转折,见二戒脸都青了,他这才嬉皮笑脸地说,“现如今我可是没有妻子没有女儿的鳏夫,孤孤单单一个人呆在这冷冷清清的王府里,要多可怜有多可怜!今天是年三十大宴,你就算不说我也得进宫去领宴啊!”

    二戒这才意识到,这些天心烦意乱,再加上素来对这些逢年过节的事不大在意,竟然忘了这已经是到了大年夜!他正踌躇是不是要想办法逼着越小四把自己带进北燕皇宫去,谁料下一刻就听到了一声笑:“你去好好准备准备,我现在孤单单一个鳏夫,总得带个人在身边壮胆。你知道的,我在宫里人缘不怎么样,说不定还有人向我挑战,你可做好动手的准备。”

    “哼,我早就闲得发慌不耐烦了!”

    见二戒和尚转身就走,看那背影都仿佛战意勃发,越小四嘿然一笑,随即又耸了耸肩,刚刚那不正经的表情却是无影无踪。他在二戒面前那是说得云淡风轻,可他哪有那么大的底气,不过是仗着之前那些年对北燕皇帝的了解。而且,他也很牵挂在宫里的甄容。

    相比和尚担心的严刑拷打,他更担心的是精神上的压力。那小子不是越千秋,抗压能力没那么强,怕就怕那根弦被压断。当然,最让人不安的,还是皇帝竟然会把甄容硬是塞到萧敬先名下,这是仅仅一时突发奇想,还是有什么确凿的证据?

    如果是真的,那就简直是好笑了。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件事。

    当越小四一身鲜亮的官服,外头裹着那黑色大氅,带了特地修饰了一下五官,让自己更显得雄赳赳气昂昂的二戒在傍晚时分进了皇宫时,立刻引起了众多瞩目。

    他这位兰陵郡王直到现在还挂着秋狩司正使的名头,可自从甄容被接入宫,他这一个月却始终因病告假,门前甚至还有禁卫守护,有心人浮想联翩,也不知道创造出多少悲情狗血的故事。所以,此时见他没事人似的抱手而行,便忍不住有人想要上前占几句言语便宜。

    然而,越小四岂是好相与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那刻薄阴损比越千秋只有过之而无不及,眼下火力全开,竟是直接气晕了一个宗室之中辈分颇高的郡王。而当其他人一时义愤上来动手时,他身后的二戒却不是摆设,不过须臾,雪地上就已经躺了七八个人。

    这时候,自始至终就没有动过一根手指头的越小四慢条斯理地说:“我才一个月没出来,就当我是过了气的?呵,老子在前头拼死拼活的时候,你们这些家伙在后头花天酒地,现如今倒是一个个出来想痛打落水狗?呵呵,对不住,没给你们留下落井下石的机会!”

    地上那一个个呻吟呼痛的家伙听到这话,险些气炸了肺。然而,还不等有嘴皮子利索的人远远和越小四对骂,突然就只见不远处有两列全副武装的禁卫匆匆赶了过来,为首的正是徐厚聪。尽管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瞧不起这位从南边叛逃而来的神弓门掌门,可眼看人圣眷正隆,却也没人敢轻易招惹此人。

    就连那些本来还躺着装可怜的官员和贵胄子弟,也有不少以非同寻常的敏捷蹦了起来,最终死赖在那儿的只有两个,刚刚动手把人打趴下的二戒看得心里直骂娘。

    要是真的全力出手,这七八个人早就都没命了!他刚刚明明收了手,这些家伙装什么死!

    然而,赶了过来的徐厚聪却看也不看地上躺着的两个人,到了越小四面前便笑容可掬地拱了拱手道:“兰陵郡王可是来了。皇上之前还和左右打赌,我是正好押了重注,道是郡王肯定会来赴除夕宴,这下可是赢了一笔小财。”

    越小四没想到皇帝竟然还会和人打这样的赌,顿时眉开眼笑道:“那皇上赌的是什么?”

    “皇上没赌,却亲自坐庄,参赌的就是几位禁军将军和秋狩司的人。”徐厚聪连楼英长的名字也不愿意提,笑过之后就殷勤地举手请越小四入内。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去看其他人。

    他这领了越小四二人一走,周遭那些官员贵胄们顿时一片哗然。有人痛骂他这是小人得志,有人鄙薄他目中无人,可纷纷乱乱骂了好一阵子,没人理会他们,众人顿时不得不散去。至于地上那两个装死不成的家伙,更是不得不在没人搀扶的情况下艰难地从雪地上爬起来。

第五百九十四章 越小四和甄容(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