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公子千秋 > 第一百四十章 叫我越大人!

第一百四十章 叫我越大人!(1/2)

    正经的审案程序是什么,越老太爷给的小抄里头没有写。越千秋也知道,要是自己和真正朝廷命官似的按照标准流程审,是个人都会认为,他只是个被越老太爷又或者东阳长公主推出来的傀儡。因此,综合刚刚得到的小抄提供的讯息,他就决定不走寻常路。

    七岁孩子嘛,胡闹无罪,任性有理!

    和英小胖互相行礼坐下之后,他立刻隐秘地朝对方打了个手势。

    李易铭昨天才来找过越千秋紧急求助,但对越千秋那招数实在是觉得心里没底,回宫之后就又去见了父皇,支支吾吾说出了越千秋的主意,没想到竟然得到了欣然赞赏。因此,这会儿他毫不含糊,直接重重一记惊堂木拍在了公案上。

    啪——

    这毫无预兆的一记惊堂木,对于大多数毫无准备的官员来说,那真是心肝俱颤了一下。尤其是年纪大的,一个个忍不住捂住了胸口,等回过神来,他们方才纷纷怒视那个罪魁祸小胖子。谁知道小胖子正襟危坐没开口,开口的是他旁边那位。

    “前些天,金陵城郊生了一桩匪夷所思的案子。”

    越千秋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开始了自己的开场白:“那一日,本官和师父带着几个朋友,造访了金陵城工部员外郎白大人已故母亲的庄园……”

    我才不管这年头审案的官员是不是自称本官呢!就只当这是唱戏!

    越千秋如同说书似的,把自己和严诩当初见证的那一段事情经过详详细细说了一遍,包括欧阳铁树一口咬定背后指使他的人是英王李易铭。

    这样的开始方式,很多官员都颇感意外。毕竟,皇帝放着之前应该穷究的金枝记不管,放着连日以来已经在金陵城广为传播的假皇子传闻不管,却单单去管十几个落魄门派遗孤险些被逼良为奴,而且还硬把案子塞给两个孩子审,他们对此都不以为然。

    可现在他们方才想到,皇帝莫非仍然是想为独子张目?

    顺便力证自己对越太昌祖孙并无疑忌?

    越千秋开了个好头,小胖子也顿时有些心痒痒的。他这次没等越千秋打手势就拿着惊堂木重重一拍,暴跳如雷地嚷嚷道:“没错,本王每次出宫都是对父皇提早奏请过的,每次都有殿前司的侍卫亲军跟着,哪有功夫见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这分明是有人诬陷!”

    你是法官,不是被告,急着申辩什么?

    越千秋对这个猪队友非常无奈,奈何他和小胖子前头的这具公案,下头半截是空的,他又不能冒着被人看见的风险去踩英小胖的脚,只能用力咳嗽一声打岔道:“来人,带人犯!”

    随着越千秋这清亮的嗓音,严诩想都没想就高喝一声传话道:“带人犯!”

    这一声喝如同雷声似的震响了整个大堂,不少官员忍不住去捂耳朵。这下子,纵使之前没认出严诩又或者根本就不认得严诩的,彼此之间互通有无之后,他们立时就意识到那是越千秋背后的另一尊大靠山。

    他们可以不怕严诩,可架不住东阳长公主那是个太厉害的泼妇!

    就连越千秋背后另一边站着的苏十柒,也因为严诩这一声喝,领受到了不少审视的目光。见不少人的眼神分明就是在琢磨着,那个是东阳长公主之子,这个又是什么人,她不禁有些不自在,当现人群中越老太爷看自己那温和慈祥的目光时,她这才镇定了下来。

    她一点都没察觉,越老太爷那温和慈祥之外潜藏的某种如释重负的欣慰。

    烈马找辔头不容易啊……

    越千秋也被师父的大嗓门给吓了一跳,当看到两列差役末位的四个人如同火烧屁股似的蹦出去押人,他却不管有多少人在看他,回过头来给背后的严诩递了一杯水:“师父,你声音太大了,我耳朵都快震聋了。喝口水润润嗓子,站着怪累的。”

    严诩本就是除却自己在乎的人,其他全都不管不顾的性子,此时接过茶盏,他就旁若无人地笑道:“还是千秋你懂事。放心,我一会儿控制一下,保证不会再震着你。”

    下头也不知道多少官员在暗地腹诽。这是公堂之上,你们师徒俩能不能严肃点?

    可这还没完,就只见小胖子也在这等候人犯押上堂的间隙,殷勤地拿了个茶盏朝严诩那边凑了过去:“表哥,我这茶里还加了罗汉果,我没喝过呢,你尝尝?”

    严诩见下头一双双眼睛全都瞪着自己,顿时轻咳一声,一本正经地提醒小胖子道:“公堂之上,正经一点,那么多人看着呢!”

    小胖子顿时露出了极其幽怨的表情。严诩还是他嫡亲的表哥呢,居然对他和对越千秋的态度如此截然不同……不对,是那什么天地之别!

    注意到了李易铭的表情,越千秋突然一把抢过小胖子手中那茶盏,直接笑眯眯地递给了苏十柒,因为不好称呼,他只对人眨了眨眼睛,随即就在小胖子炸毛之前,在人胖乎乎的手心快划拉了两个字。
第一百四十章 叫我越大人!(第 1/2 页) 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