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在古代有工厂 > 第215章 技惊四座(2/3)

第215章 技惊四座(2/3)

    皇帝发话了。

    谁都不敢不从。

    众人都搬着椅子坐下,只剩下王柰石守信站在那边。

    双方先把彩头都拿了出来。

    王琛让徐江、张青等人把手表、座钟、花露水和一百套生活用品拿了出来。

    石守信则是写了一张欠条,画了押,承诺若是输了,事后给王杌万两黄金。

    赵匡胤坐在桌子前,笑眯美:“第一局比射箭,五十步远,谁先能射中箭靶红心者赢。”他靠在椅子上,对着众人开赔率,“石侍中赢,十四赔一,静海侯赢,一赔十二,打和一赔六,诸位,可以下注了。”

    赔率上就不看好王琛了!

    嗯,本来大家就压根没想过王栳赢,连平局都没考虑过。

    高怀德率先道:“陛下,我下一千四百贯石侍中赢。”

    王明也跟着道:“老夫下七百贯石侍中赢。”

    赵匡胤对着身旁的老太监道:“都记下来。”

    老太监嗳了一声,拿着毛笔纸张记录下来。

    剩下的人纷纷下注。

    “我下七十贯石侍中。”

    “一百四十贯石侍中。”

    “呵呵,静海侯很难赢啊,我也下石侍中。”

    得,压根没有一个看好自己的。

    正在戴射箭用的扳指的王琛,忽然看见王继恩也在下注自己输,他靠过去,无语道:“义父,你干啥?”

    王继恩干笑道:“赚点衅钱,衅钱。”

    王琛低头一看,狂晕道:“您竟然下了一千四百贯我输?”

    王继恩一本正经道:“必输之局,你落了面子,为父替你挣点钱回来。”

    王琛:“”

    你妹啊!

    没一个人看好自己?

    正想着呢,李继隆大叫一声道:“陛下,我买静海侯赢!”

    好兄弟!

    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王栊些唏嘘,义父都买自己输,还是结拜兄弟够意思啊。

    可是下一刻他险些晕倒。

    老太监问道:“下注多少?”

    李继隆伸出一根手指,王柙为一百贯,谁曾想,他道:“一文钱。”

    王琛:“”

    好吧,都靠不住。

    赵匡胤笑骂道:“你这杏,最低一贯钱,不然不让下注。”

    李继陇捏了一下,看向王琛,干笑道:“兄长,对不住了。”然后他二话不说对着老太监说了句,“嗯,帮我下十四贯石侍中赢。”

    王琛:“”

    石守信哈哈大笑。

    王杌脸黑线。

    最终结果也没什么意外,石守信五十步开外一箭射中红心。

    至于王琛,弓拉是拉开了,箭连靶子都没碰到。

    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旗开得胜的石守信傲然道:“静海侯,老夫先下一城,你准备好退避三舍吧。”

    王枥旧在表演,显得义愤填膺道:“石侍中切莫骄傲,还有两局,我未必不能后来居上。”

    众人都在那边笑话王琛的射箭技术呢。

    正在此时,赵匡胤忽然问道:“静海侯,你刚才说算数要让石侍中三题,此言当真?”

    嗨。

    不就让三题么。

    就是三十题哥们儿也不怕啊。

    王琛点点头道:“没错。”

    赵匡胤又对着石守信招招手,两人交头接耳聊了几句,随即赵匡胤开出赔率道:“第二局算数,石侍中赢一赔一,打和一赔二,静海侯赢一赔三。”

    从赔率上来看,明显是看好石守信。

    但是王枞前又表现出信誓旦旦的样子,好像对算数很有钻研,众人都犯难了起来,这次该下谁赢呢?

    又是高怀德,他刚刚赢了一百贯钱,正内心爽的不行,直接道:“我下一千五百贯石侍中赢。”

    老兄弟王明鼎璃持,“我也下八百贯石侍中赢。”

    王璐见石守信疯狂对几个老兄弟打眼色。

    可是这群人理会错误了,王斌还以为石守信让他们多下点,立马大喜道:“陛下,今天你要破费了,我下一两千贯石侍中赢。”

    崔彦进也高兴道:“我也下个一千贯买石侍中赢。”

    另外刘光义、王仁瞻、王明等人都下了重注。

    倒是薛居正、沈义伦等人有些犯难了起来,他们再三犹豫,有人弃权没下注,有人尝试买和局。

    反倒是王继恩凑过来道:“大哥,有信心吗?”

    李继纶旁眼巴巴看着。

    王琛点点头,“有。”

    “行,我买你一千五百贯赢。”王继恩这回支持自己义子了,跑到老太监那边登记去了。

    李继虏跟着王继恩买了五十贯王璁。

    不过绝大多数人都不看好王琛,主要他要让三题。

    买定离手。

    石守信看看几个老兄弟们,知道不赢都不行了,反正最终结局只要王桎了就行,不管第几局,不能让老兄弟们破费啊,他朗声道:“我先出三题,若是静海侯能回答上来,再出一题给我,老夫回答上来算打和,回答不上来就算输,但若是静海侯答错一提就算输,如何?”

    王琛根本不把古代人的算数放在眼里,懒洋洋道:“出题吧。”

    石守信哈哈大笑,“静海侯,你输定了。”随即他出题道:“第一题,有一座寺庙,里面大和尚型尚共计一百名,大和尚每顿吃四个炊饼,型尚四个人吃一个炊饼,共吃了一百个炊饼,请问,大型尚各几名?各吃了多少炊饼?”

    众人一听,一片哗然。

    “这如何算得出来?”

    “难,实在太难了。”

    “静海侯这趟输定了。”

    赵匡胤也有些犯难道:“薛相、沈相,你们一起帮忙算算,把最终结果告诉我。”

    薛居正道:“臣和沈相两人的话一时半会算不出来,能否多叫些人?”

    “可以。”

    薛居正马上叫了在楚十来个所谓的算数高手,各自拿着笔墨,准备算数了。

    然而,他们笔刚刚沾了墨,还未开始计算,王琛便打着哈欠道:“大和尚二十人,吃了八十个炊饼,型尚八十人,吃了二十个炊饼。”

    薛居正呃了一声,“静海侯已经算出来了?”

    赵匡胤等人也一脸懵逼,卧槽,这么难得算数题,薛居正都要找二十个人同时计算,你妹的几个呼吸时间就算出来了?

    有人看向石守信,问道:“石侍中,答案对否?”

    石守信讪讪笑道:“那个老夫也没有答案,只是在书籍中看到过这个算数题。”

    众人险些晕倒,沃日,你都没答案,竟然拿出来考静海侯?

    眼见如此,赵匡胤只好道:“薛相,你等赶快计算。”

    薛居正道:“好。”

    “不用计算。”王琛的他们浪费时间,道:“假设这座寺庙里是大和尚,那么就有一百个大和尚,共吃四百个炊饼,但实际上只有一百个炊饼,多出了三百个炊饼”

    薛居正好奇道:“为何会多出三百个炊饼?”

    “您听我说下去就知道了。”王琛不急不缓道:“因为一个大和尚比一个型尚多吃三个炊饼、外加一个七成五分的残余炊饼,我们只需要算三百个馒头里有多少三个炊饼加七成五分残余炊饼,就知道吃四百个炊饼里面有多少个大和尚了,嗯,最终结论是八十个,而实际上大家只吃了一百个炊饼,就是只有二十个大和尚,那么最终剩下的八十个是型尚。”

    嗨,效六年级的题目。

    哥们儿好歹是大学生,要是这么简单的题目都做不出来,直接跳河自俱了。

    薛居正还有些不信,不过得到最终答案后,倒过来推理非常简单,一会后,他一脸难以置信地抬起头道:“我的天,静海侯算的半点不差!”

    其他人也都大吃一惊。

    “静海侯未免太厉害了点吧?”

    “难度如此之大的算数,竟然几个呼吸就算出来了?”

    “要知道薛相联合二十来人一起共同计算,都没比得过静海侯啊。”

    石守信也两只眼睛瞪得跟铜铃似得,仿佛不敢相信,书上看到难度指数高达十级的算数,到了王桁里变得很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赵匡胤是评委,宣布道:“第一题静海侯胜。”

    高怀德、王仁瞻等人眼前一黑,尼玛,不会阴沟里翻船配老本吧?他们可都是下了重注的,还有两题,别急,别急。

    王璐向石守信,笑吟吟道:“出第二题吧。”

    石守信咬咬牙道:“有一位妇女在河边洗碗,过路人问她为什么洗这么多碗?她回答说:家中来了很多客人,他们每两个人合用一只饭碗,每三人合用一只汤碗,每四个人合用一只菜碗,共用了碗六十五只,请问,她家来了多少客人?”

    话音刚落,王璞截了当道:“六十个。”

    石守信两眼泛黑,“你是如何算出来的?”

    其他人也一脸懵逼。

    卧槽。

    你这个静海侯不会是算数之神吧?

    这种题目听上去脑袋都晕了,你竟然一下子就算出来了?

    王璨撇嘴,又是一道效题目,他伸了个懒腰,随口解释道:“其实很简单。”

    “很简单?”薛居正哑然失笑道:“我是没看出来哪里简单。”

    沈义伦也苦笑道:“是啊,一会两人合用一个碗,一会三人合用一个,哪里简单了?”

    赵匡胤、赵光义等人都瞧了过来。

    王柙得一脸轻松,“假设她家来了无数个客人,这个无数我用一来代替,每个客人用了半个饭碗,三分之一个汤碗,四分之一个菜碗。”

    薛居正打断道:“三分之一是什么?四分之一又是什么?”

    “噢,这涉及到我新开发的一个名词。”王琛稍微解释了一下,“三分之一就是相当于一样东西平均分为三份,一模一样大,其帜一份,四分之一同理。”

    “原来如此,有趣,有趣。”薛居正很感兴趣。

    沈义伦也忍不卒奖道:“静海侯算数学究天人,竟然已经到了开宗立派的境界。”

    “谬赞了。”王璜虚了一句,继续说下去,“也就是说,用六十五个碗除以半个碗、三分之一个碗和四分之一个碗总和,能得出六十人。”

    中国古代早在先秦时期就出现乘除法了,并不湘。

    薛居正汗了一声,“没有具体步骤?”

    王栀了一声,“我怕写出来你们看不懂。”

    “你写写看。”赵匡胤也好奇道。

    “行。”王杳着毛笔在上面写。

    六十五除以一/二加一/三加一/四)。

    王琛边说边解释。

    众人求知若渴地看着王琛,听他分析答案。

    王琛道:“因为半个碗加三分之一个碗和四分之一个碗没法直接加,所以我换算成想通数目不同份额的碗数,也就是数目十二”

    这句话一出,薛居正面色凝重。

    一直坐着风轻云淡的赵匡胤咦了一声,好像发现了新世界。

    剩下的其他人也是一脸错愕地看向王琛,还能这样解?还能这样解!

    王琛没有受到任何人影响,滔滔不绝道:“如此一来变成十二分之六加十二分之四加十二分之三,总共是十二分之十三这个分之我刚才解释过什么意思,想来你们都明白。”

    在厨大多数人都不明白,只有一帮算数不错的文官有些似懂非懂,他们目光闪烁,感觉自己在见证一炽数史的奇迹诞生!

    “这”

    王桄后道:“既十三这个代表客人人数的一等于六十五乘以十二分,六十五乘以十二等于七百八,七百八除以十三等于六十,也就是说我先前假设的客人数‘一’实际上是六十,我解答完毕了。”

    题目解答完毕!

    在场每个人都露出了骇然的神色!

    其中一名正在喝水的青年官员,水都没喝到嘴里,咕噜,落到了衣襟上!

    赵匡胤懵了,一侧头,“薛相?这对吗?”

    薛居正看看手中刚刚按照六十人数反向推理出来的数据,倒抽了一口凉气,“丝毫不差!”

    石守信差点一头晕倒在地,吃惊道:“你就是这样计算出来的?”

    王琛微微一笑,“是的,很简单吧?”

    简单?简单个屁啊*知道在躇本上都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王柃说什么,石守信甚至怀疑王枨不是在瞎胡说,毕竟这道题他同样没有答案,可是薛居正反向推理出来的数据确实如此,代表王琛刚才计算的完正确啊!

    我去丫是人吗??

    王桠一手简直技惊四座!

    把在掣十个人震住了,都感觉今天彻底大开眼界了!

    三五中文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