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796章 问心

    看到这里,冷非慢慢的合上书,若有所思。

    他看到了这胡染尘这个名字,有些疑惑。

    剑神,好像没听过这名字。

    他出了大殿时,已经是夕阳西下,红霞满天,映红了山谷,染红了整个斩灵宗。

    他回到自己小院时,碰到了宫梅正在推门往里走,一袭墨绿罗衫,婀娜身段轻盈如羽毛。

    “师姐。”冷非扬声道。

    宫梅扭头看向他,轻颌首,冷冷淡淡的,迈莲步要进院。

    “师姐,我有事情请教。”冷非道。

    “……进来吧。”宫梅看他一眼,淡淡道。

    冷非厚着脸皮,装作没看到她的不情愿,从她身边挤进去,笑道:“师姐这是何故?”

    “省得别人说闲话。”宫梅道。

    她虽然崖岸自高,可也架不住有人说闲话,一个要好的师姐已经叮嘱她要避嫌,免得招来风言风语。

    她问心无愧,可能避还是避一避。

    “呵呵……”冷非摇头失笑道:“师姐竟然也怕这个!”

    “说罢,什么事?”宫梅坐到院中的石桌旁。

    冷非也坐下来道:“师姐可知剑神胡染尘?”

    “你打听这个干什么?”宫梅皱眉。

    冷非精神一振:“师姐知道?”

    “嗯。”宫梅道。

    冷非看她没有继续说的意思,笑道:“难道这剑神与咱们斩灵宗有仇怨?”

    “他与所有大宗都有仇怨。”宫梅摇摇头道:“最好别在旁人跟前提起胡染尘。”

    “为何如此?”冷非越发好奇。

    能同时得罪几大宗门,那还真是不容易,尤其他最终没死在诸宗手上,反而是破空而去。

    “他当初打遍诸宗无敌手,才有的剑神之名。”宫梅皱眉道:“所有宗门都被他踩在脚下,这种滋味你能猜得到。”

    冷非双眼放光。

    宫梅道:“剑神只有一位,不可能再有下一个,……况且他也是奇遇连连,诸多巧合才有如此成就,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冷非点点头道:“那他的传承呢?”

    “留下了传承,可惜没人知道在哪里。”宫梅淡淡道。

    冷非道:“至今还没有剑神传人?”

    “没有。”宫梅道:“估计已经湮灭在时间长河中,……你打听这个干什么?难不成想找到剑神传承?”

    冷非摇头笑道:“就是查找极寒深渊的消息时,无意中看到了剑神的记载,……这么多书中,也只有这一本记载了剑神。”

    “这种丢人的事,怎么可能记下来。”宫梅道:“我这也是听宗主无意中说的,口口相传而已。”

    “那极寒深渊中的灵药,真的不能用?”冷非道。

    宫梅轻轻摇头。

    冷非露出可惜神色。

    宫梅道:“许昭是你杀的吧?”

    冷非一怔。

    宫梅淡淡道:“还有你那两个朋友,是什么来历?”

    冷非道:“师姐知道了?”

    “几位长老都知道。”宫梅哼道:“来到宗外,难道还视而不见?……许昭已经死了,是你干的吗?”

    冷非道:“他是死于极寒深渊的灵兽手上,可不关我的事。”

    宫梅歪头看看他,仿佛要看透他的心思。

    冷非坦然的看着她。

    “一看就知道有鬼!”宫梅哼道:“即使他死于灵兽之手,也与你脱不开干系!……你修为远不如他,他死,你怎活了?”

    “我见机不妙,跑开了。”冷非道:“况且灵兽也是先对付他,这些灵兽都极聪明,先对付威胁大的。”

    宫梅轻轻摇头:“总之不要再查极寒深渊的事,也不要让人知道你跟许昭有过纠葛!”

    冷非道:“惊神宫不会罢休?”

    “你以为呢?”宫梅哼道:“一旦知道你跟许昭在一起,不管说什么,他们都要杀你的。”

    冷非哼道:“我是斩灵宗弟子,他们敢乱来?”

    “敢。”宫梅道:“惊神宫这帮人就是疯子,肆无忌惮,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冷非道:“咱们对付不了他们?”

    “差了一筹。”宫梅轻轻摇头:“他们的心法奇妙,咱们斩灵神刀与他们其实是相克的,可……”

    她叹一口气道:“斩灵神刀难练,很难真正克制。”

    冷非道:“师姐放心,我不会露出口风,那两个朋友是紫阳宗的。”

    “唔,紫阳宗……”宫梅想了想,没想出来。

    天下之大,像紫阳宗这般小宗如星罗棋布,数不胜数,纵使宫梅记性好也没办法一一记住。

    冷非道:“宫师姐,斩灵神刀练到哪一层,才能真正的克制惊神宫武学?”

    “四层罢。”宫梅道:“练到第四层,惊神宫武学便不起作用了。”

    “四层……”冷非皱眉。

    一层斩灵线,二层斩虚空线,三层斩魄,四层斩魂。

    魄是精神力,俯附身体而存,魂则是能独立身体而存,自己现在练到了第三层,可以伤其精神。

    “你现在的修为极深,可以练第四层了吧?”宫梅道:“最好这一阵子闭关不出,免得惊神宫真发现什么,找你麻烦。”

    冷非轻轻点头。

    宫梅道:“宗内有一个问心堂,你如果练第四层,可以去那里,会有不少的助益。”

    “……好。”冷非慢慢点头。

    宫梅摆摆玉手:“没什么事就忙去吧。”

    “我去问心堂。”冷非道。

    “去吧。”宫梅摆手。

    冷非摇摇头,这宫梅还真是忽冷忽势的。

    他出了宫梅的院子,很快找到了问心堂所在,是一座看起来破败的小茅屋,外面围了一圈篱笆,篱笆里是一片菜圃。

    正有一个迟缓的老翁在慢慢的疏土。

    冷非推开篱笆进入,老翁抬头看他一眼。

    浑浊的目光扫一眼便继续疏土。

    冷非抱抱拳,进入了茅屋。

    茅屋只有一间,北墙写了一个心字,然后只有一个红色的蒲团,仿佛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

    他扫一眼,屋内除了这个“心”字及一个蒲团,再无其他。

    他来到蒲团坐下,顿时脑海“嗡”的一响,眼前景物变幻,一下回到了自己的前世,回到了高楼大厦林立的现代。

    清晨时分,自己正拿起公文包要上班,忽然发现了公文包里有一块残破的印,正是他当初淘来的雷印。

    忽然脑海里传来一股气息。

    他眼前景物变幻,重新回到了茅屋内。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