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752章 二层

    他一直在想着如何破解。

    雷印未必能破开封锁,而自己这一缕精神的作用有限,天华剑或者驭神刀施展起来,威力不会太强。

    把所有的绝学回想一遍,想来想去,只有斩灵神刀还有一分指望。

    可斩灵神刀只能斩去别人的灵线,断绝与周围天地的联系,自己这般情形却是不成。

    而且也没有斩去自己灵线这一点。

    斩灵神刀的口诀在脑海里流转,他需更进一步,不停的思索,苦研。

    他得了斩灵神刀之后,轻易的便练成,一个念头便斩去别人灵线,轻松自如。

    所以他没有太过深研,因为已经足够用。

    现在这一刻,他开始深研斩灵神刀,在强大的压力之下,在生死关头,即使只有一缕精神,思维也比平时更快更清晰。

    一个个念头迅速生成,迅速消失,再出现另一个念头,生生灭灭。

    而荆长槐一直不停的在问。

    冷非的眼神呆滞,呆呆看着他,嘴里呆呆说着话。

    “你到底是谁?”

    “……不记得了。”冷非迟疑很久,却慢慢说出这句话来。

    这却已经是一缕精神拼命的压制,才没把实话说出来,勉强说出这句话。

    斩灵神刀的口诀好像放光一般,在脑海里流转不休,忽然一道光芒闪过。

    “你师父是谁?”

    “……也不记得了。”

    冷非觉得快要不成了,压制不住本能的冲动,想说实话的冲动,好像来自心底,无法遏止。

    斩灵神刀的口诀越来越亮,照彻脑海,除了雷印在不停闪着紫光,还有无形的力量在包裹着它,无法完全透出紫光。

    “那你为何叫冷非的名字?”

    “……不知道,……只是随便一想便想到这名字。”

    冷非暗自无奈,已经达到承受的极限,这两句话耗费了他几乎所有精神,这一缕精神便要消散。

    这定神珠委实太强大,竟然有如斯威力,自己终究是要栽在它这里。

    “那擎天神掌呢?”

    “……”冷非张了张嘴,却又停住。

    一缕精神终究还是超越极限,把这张嘴欲出的实话压下去,没有说出来。

    “轰隆!”一道惊雷在脑海里响起,斩灵神刀口诀发出万丈光芒,好像劈开天地。

    脑海虚空顿时骤然大亮。

    斩灵神刀口诀化为一柄小刀,光芒灼灼,看不清实体,只能看到一团白光。

    白光轻轻一割,顿时紫光耀眼。

    雷印破除了束缚。

    斩灵神刀到了第二层!

    “……我无意中进入擎天神君的洞府,得到了擎天神君的传承,所以也可以算是他的再传弟子,可我原本的师父,我原本的名字却不记得了。”他缓慢而呆板的说道,与先前说话的模样一般无二。

    他暗道好险,自己运气确实不错,这一次真要归结为运气了。

    再差一点儿,再差一句话,自己就要吐出实话,紫阳宗可能便要完蛋。

    绝境之下,竟然破境进入斩灵神刀第二层,只能说运气好。

    “斩灵神刀从哪里来的?”

    “擎天神君的传承里有斩灵神刀。”

    “那擎天神君还有什么传承?”

    “只有擎天神掌与斩灵神刀,斩灵神刀只是最粗浅的一层。”

    “这么说来,你与斩灵宗确实有瓜葛?”

    “是。”冷非慢慢吐出这个字:“擎天神君应该与斩灵宗有瓜葛。”

    “那便放心了。”荆长槐点点头。

    “那你年纪轻轻,修为怎如此之强?”

    “因为我得了一片龙鳞。”冷非呆呆板板的说道:“龙鳞有增强功力之效。”

    “龙鳞?”荆长槐三人皆是一怔。

    他们万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龙鳞增强功力,还需要独特的心法?”荆长槐急促的道。

    冷非缓慢说道:“需要擎天神掌来激发龙鳞上的力量,这些力量才能够被吸纳。”

    “擎天神掌的心法是什么?”荆长槐道。

    冷非脸上顿时露出痛苦神色,迅速变得狰狞,好像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鲁敬年忙道:“别再问了,看来这擎天神君果然是厉害。”

    “好了,不必说出来!”荆长槐道。

    “砰!”定神珠忽然碎裂。

    荆长槐脸色一下变得难看,痛惜的看着地上的碎片,摇头不已。

    “哈哈,真的碎啦?”鲁敬年大笑。

    荆长槐狠狠瞪向他。

    鲁敬年不甘示弱的回瞪:“你这么可着劲的用,当然要碎啦,哈哈!”

    荆长槐一甩袖子:“少宗主请罢!”

    “好好,我走便是。”鲁敬年拍拍衣角:“这个冷非挺有趣的,不如给我罢。”

    “鲁师弟,这是咱们宗门仇人,必杀的。”卢孚道。

    “这我当然知道!”鲁敬年一瞪小眼睛,哼道:“我也会杀了他。”

    “就怕少宗主你贪玩,被他诱惑,不忍杀之。”荆长槐淡淡道:“少宗主还是息了这个心罢,请——!”

    鲁敬年没好气的道:“你还真是小气!不给就不给罢!”

    他转身便走。

    冷非的神色从呆板中恢复灵动,皱眉看着荆长槐:“你对我做了什么?”

    “你把实话都吐出来了。”卢孚露出淡淡微笑:“你也到了时辰。”

    “唉……”荆长槐摇摇头,惋惜的看着冷非。

    以定神珠的代价,换来的却只是没什么用处的消息,当真不甘心。

    到头来什么也没弄清楚,只知道他与斩灵宗没什么瓜葛。

    想到先前的种种,好像是被冷非愚弄了一般,愤怒与恼火汹涌而出。

    冷非平静的道:“你们要杀我了?”

    “你还想活?!”荆长槐冷笑道:“做梦吧!”

    他扭头看向卢孚:“处理了他!……不过小心一点儿,别让少宗主看到了。”

    卢孚一怔:“少宗主?”

    “谁知道他会不会耍什么花招,反正我不痛快的事,他一定要做。”荆长槐冷冷道。

    “是。”卢孚无奈的点头。

    他两个都不想得罪,少宗主如果不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之事,将来便是宗主。

    荆长槐是长老,也不宜得罪。

    “为了防止擎天神君与斩灵宗有什么瓜葛,斩灵宗找上来,还是别亲自动手。”荆长槐低声道:“把他扔海里,看着他被淹死再回来。”

    “是。”卢孚轻轻点头:“我会送到远处,与咱们没什么瓜葛。”

    “甚好。”荆长槐冷冷看一眼冷非,拍拍卢孚肩膀,转身进了屋子,不忍再看定神珠的碎片。

    PS:更新完毕。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