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610章 击杀

    这有违他的原则。

    他素来讲究光明正大,光明磊落,这一次却不得不违背了这原则,只能一起上。

    他们单独动手,都不是祝同庆的对手。

    而看祝同庆的意思,不管怎样都不会放过狐家,会让狐家成为众矢之的。

    狐家真要完了,那自己便是罪人。

    所以今天一定要灭掉祝同庆。

    冷非笑道:“祝家主,那便得罪了。”

    祝同庆摇摇头道:“你们真以为能杀得了我?”

    冷非道:“总要试一试的,你野心太过膨胀,想要取霸阳洞而代之,便注定是灭亡。”

    “嘿嘿,我就不信,你没想过!”祝同庆冷笑。

    冷非笑道:“我虽想过却不会真去做,只要能取祝家而代之,我也就于愿足矣!别拖时间了,来罢!”

    他说罢扑向祝同庆。

    祝同庆摇摇头:“先送你归天!”

    他猛的一拳捣出。

    “呜……”一只白虎从他身体里跃出,扑向冷非。

    冷非吓了一跳。

    到了归虚境,外相已经不显,可这祝同庆却再现外相,显然是一门奇功。

    这只白虎是他身高的两倍,自有一股万兽之王的气势,让人莫名的心悸。

    冷非定住心神,太岳镇魂锤轻轻一捣。

    “砰!”虚空震荡,要粉碎了这只白虎。

    “呜……”白虎咆哮。

    冷非眼前一晃,世界在翻转。

    雷印剧烈闪动紫光,他脑海顿时一清。

    眼前所见是任文礼三人身体晃动,眼神迷离如醉酒。

    祝同庆冷笑着扑向任文礼,一掌拍下便要解决了他。

    “咄!”冷非忽然断喝一声。

    这一道声音如暮鼓晨钟。

    任文礼双眼一下清明,看着近到眼前的祝同庆,双眼迸射出两道金光。

    近在咫尺,性命攸关。

    他浑身战栗,知道到了生死关头,杀手锏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来。

    “砰!”任文礼的拳头与祝同庆的手掌相交。

    祝同庆如触电般疾退。

    冷非脱离白虎的扑击,到了他身后,轻飘飘一拳打出。

    “砰!”拳劲直接打穿了他护体罡气,震碎了他心脏,然后飘然后退。

    “你……”祝同庆指着冷非,匪夷所思。

    冷非微笑道:“祝家主,一路好走!”

    “你……”祝同庆瞪着他,身体一颤,随后身体里传出一声声闷响。

    “砰砰砰砰……”仿佛敲鼓,又似是天空的闷雷。

    众人看着软绵绵倒下的祝同庆,又看一眼冷非,都觉得难以置信。

    祝同庆可是最顶尖的高手,就这么一下打死了?也太快太简单了一点儿吧?

    削瘦青年忽然上前,右掌按上祝同庆的额头,然后凝力打出,“砰”的一下,祝同庆脑袋稀烂。

    他是怕冷非故伎重施,就像当初杀孙敬平一样,结果到头来却是一场假死。

    冷非笑看一眼他,摇摇头。

    削瘦青年歉然一笑,知道冤枉了冷非,这一次这祝同庆是真的被杀,并不是演戏。

    冷非看向任文礼,笑道:“任兄,好武功!”

    任文礼摇摇头,心有余悸:“要不是你那一喊,咱们都要被他所灭,当真是古怪。”

    那只白虎随着祝同庆的死去而消失,否则还要缠住冷非,当真是难缠。

    冷非叹息道:“他这是一门奇功,可惜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当真惊人,如果对上一个人,几乎没人能挡得住,亏得咱们是一起。”

    任文礼点头。

    他这一会儿才慢慢平息了心跳,浑身的汗毛慢慢的平伏下来,长舒一口气:“总算解决了他!”

    他扬声喝道:“祝同庆已经授首!”

    他声音远远传开去。

    周围忽然涌现出一群人,瞬眼功夫把他们围在当中,冷非扫一眼竟然有数千人,密密麻麻,气势惊人。

    任文礼脸沉如水,喝道:“祝同庆违反霸阳令,已然伏诛,你们难道要步他的后尘?”

    众人看向地上躺着的,面目全非的祝同庆,还是觉得无法相信无法接受。

    那个英明神武的家主就这么死了?

    他是何等奇才,身怀虎耀神功,是最难杀死的才对,怎能几下便被人所杀?

    任文礼道:“难道你们要反出霸阳洞不成?祝同庆不听号令,必死无疑,你们呢?”

    冷非缩在一边一言不发。

    自己做的已经足够,上了任文礼他们的贼船,所以会被他们当成自己人。

    这能卸去任文礼的心防,利于自己行事,杀掉祝同庆,意味着祝家已经不足为虑。

    家主威望过高便有这个缺点,其兴也勃,其衰也忽。

    数千人沉默不语,只是直勾勾盯着任文礼三人,还有冷非,好像要把他们吃掉。

    任文礼道:“宁家何辜,要被你们吞没?现在你们可听从号令?”

    他从怀里拿出霸阳令,高高举起:“所有宁家弟子听令,速速返回宁家,不得攻击宁家,若有违令者,杀无赦!”

    他平平淡淡的宣了号令,平静的看向数千人,目光一一扫过,坦荡的迎上他们目光。

    他问心无愧,不杀祝同庆,整个祝家都要反出霸阳洞,他们的命运难测。

    而留在霸阳洞,没有祝同庆之后,祝家会平静一阵子,也要雌伏一阵子,再不会起什么波澜。

    这固然不能扬眉吐气,却也平平安安。

    冷非看着愤懑的祝家众人,暗中摇摇头,他们还是会屈服的,群龙无首便是如此。

    削瘦青年喝道:“祝同庆已死,你们难道要继续违令,逼咱们下杀手吗?”

    方脸青年摇头道:“想想你们的父母,你们的孩子,过安稳日子不好吗?”

    削瘦青年道:“霸阳令既出,就绝不会收回,你们不管多少人,只要违了命便要丢命,你们祝家人多,难道还多得过整个霸阳洞吗?”

    方脸青年喝道:“祝家的家老们,你们难道任由家族弟子们送死,元气大伤?以后的日子你们想过吗?”

    “祝家弟子,后退!”一个满脸沧桑的老者低声喝道。

    “家老……”众弟子们不甘心的瞪向他。

    老者沉声道:“咱们祝家想以后不受欺负,便不能失了元气,退回家族!”

    “正是,退回去吧!”又一个老者沉声道。

    随后数个老者皆开口。

    冷非微眯眼睛,看着这几个家老,有这些家老在,祝家便不足为惧了。

    他转头看一眼任文礼。

    任文礼双眼炯炯,神情肃然,身体紧绷着,显然是极为紧张,对于他来说,真要杀这么多人,压力太大。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