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511章 悬赏

    两人朝夕相处,躲在补天观的藏经观内,自成一统,不管外面的风风雨雨。

    两人日子平静而甜蜜,时时刻刻如漆似膝。

    冷非如海绵吸水,一直如饥似渴的吸纳着武学知道,尽管达到了神明境,还没自满。

    神明境也自有其层次,他现在只是第一层而已。

    但世人观神明境,如观山巅,而且是被浮云遮住的山巅,看不真切,只能远远的隐隐约约,朦朦胧胧的观瞧。

    他们觉得神明境已经是遥不可及,不可尽窥,根本不理会神明境有几层。

    冷非也不清楚,只是知道,一定是有层次存在的,需要一点一点的爬升然后再进入归虚境。

    时间平静而甜蜜,过得很快,眨眼间一个月过去。

    这一天傍晚,两人从藏经观出来,回到观内,如往常一样的坐到院中的石桌旁,喝着茶茗。

    唐小月与唐小星已经钻进厨房里开始忙活。

    冷非一直低头喝茶。

    夕阳余晖照在小院里,把小院染成了玫瑰色,瑰丽动人,天边的云霞明黄灿烂。

    “怎么了?”唐澜轻声问道。

    冷非抬起头,静静看着她绝美无俦,美得惊人的脸庞,想到她只有四年寿元,心如刀绞。

    “看我做什么?”唐澜妩媚的白他一眼。

    眼波流转,流光溢彩,动人心魄。

    即使朝夕相处,习惯了她的美貌,冷非也时常会被她一颦一笑弄得失神,无法自拔。

    冷非道:“我今天看过一本书,讲到了血脉。”

    “你还不死心。”唐澜笑着摇摇头。

    她这些日子舒服安宁,已经平静下来,看开了这个,很多人一生也没有自己这般好日子,尤其那些外嫁的公主,从没享受过与心爱的人相守的滋味。

    比起她们,自己一生虽短暂,已经精彩得多,总比枯老于床榻,苍白无趣过一辈子好。

    冷非道:“我一定会有办法。”

    “真有办法,也不会至今无解。”唐澜道:“安安心心过日子,咱们就这样很好。”

    冷非摇摇头。

    唐澜白他一眼道:“书上怎么说?”

    “血脉一说,其实并非天渊及大禹大夏大西所流传开的。”冷非道。

    唐澜道:“从哪一国流传开来?”

    “天海。”冷非缓缓道。

    唐澜蹙眉道:“你想去天海?”

    冷非摇摇头道:“不急。”

    唐澜道:“天海位于茫茫大海,不去为妙。”

    冷非点点头:“我再看看。”

    “那白阳真解呢?”唐澜道。

    冷非笑道:“比起你来,白阳真解可以放一放,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唐澜的性命只有四年,而白阳真解早四年晚四年,没有什么太大差别。

    唐澜心中甜蜜,笑道:“杨若冰听到,一定气坏了。”

    冷非笑道:“别跟她说,我这两天去一趟天华宗。”

    “嗯,只有两天。”唐澜道。

    她现在一刻也不想跟冷非分开。

    冷非笑着点头:“今晚便走,争取尽快回来。”

    唐澜不舍的看着他。

    冷非握住她玉手,柔若无骨,细腻清凉。

    唐小月与唐小星摆上菜肴,冷非一口气吃过之后,直接离开,返回了天华宗。

    他直接回到自己的小院,一回来,徐贵福便赶过来。

    “你可算回来了。”徐贵福无奈的道:“你现在彻底成了补天观的弟子。”

    冷非笑道:“师父,可有什么事?”

    徐贵福点点头:“你现在踏入神明境,自然便是咱们天华宗的长老。”

    冷非笑道:“没想到成为长老了。”

    “已经开始建你的大殿。”徐贵福道:“长老殿,但建成什么样的,在哪里建,都要你自己拿主意,他们一直在等着呢。”

    冷非道:“师父,这是小事,我有一件急事。”

    “说来听听。”徐贵福道。

    冷非道:“我想看藏经楼里所有关于血脉的书,咱们天华宗除了藏经阁,还有别的藏书吗?”

    “血脉……”徐贵福想了想道:“除了藏经楼,还有一座天经楼,是咱们长老才能看的。”

    冷非精神一振:“可有血脉方面的书?”

    “血脉的话……”徐贵福摇摇头道:“还真没注意,身为长老,是有权力发布悬赏的。”

    冷非忙道:“该如何做?”

    “你可以发布一个悬赏,只要找到血脉方面的书,便能讲武一次。”徐贵福笑道:“你身为历代最年轻的神明境高手,所有人都瞩目,一定会有弟子迫不及待的参与。”

    冷非缓缓点头:“这个主意好。”

    “你可以开坛讲武一次,然后所有找到涉及到血脉书籍的,且不能重复前面的,都可以听。”徐贵福道:“这样一来,会最大可能的多找出来。”

    冷非道:“师父,那就有劳你啦。”

    “我这个劳碌命啊。”徐贵福摇摇头。

    冷非笑道:“能者多劳,谁让你是我师父呐。”

    “行吧,你先去跟他们定下长老殿,我去发布悬赏,期限就到后天吧。”徐贵福道:“已经足够了。”

    “好。”冷非点点头。

    徐贵福飘飘离开。

    片刻后,有四个中年男子在外面敲门,冷非放他们进来,正是负责建造长老殿的天工园。

    他们画了很多图,供冷非参考,冷非却胸有成竹,细细讲了一番自己想要建的大殿。

    ——

    “新晋长老冷非发出悬赏,要开坛讲武啦!”

    这个消息好像长了翅膀一般,迅速的传遍了天华宗三城,还有天华峰上下。

    所有听到消息的弟子们纷纷涌进了藏经楼,翻找关于血脉方面的书籍。

    时间有限,所有弟子们都是不眠不休,一刻不停的翻看,而且彼此保密,不让别人知道。

    一旦别人知道了自己看到的,抢先报上去,自己再报上去便是重复的,没有效用。

    他们个个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却又如饥似渴,藏经阁出现了从没出现过的盛况。

    三城的藏经阁前所没有的热闹,三城的大街上没有了天华宗弟子们的身影,让很多人惊诧,很多别宗的耳目急忙把消息发回给各宗,惹得各宗警惕。

    他们都以为天华宗又要有大行动。

    直到这些耳目打听到了原因,才终于松一口气。

    冷非这两天一直跟在徐贵福身边,听着徐贵福言传身教,怎么做长老。

    长老可不仅仅是权力,还有义务。

    第一是宗内议事,有重大事务,宗主会与各长老相议,一起拿主意。

    第二是解救灾厄,一旦宗内弟子们有危险,玄机殿探知到性命之危,长老马上要出动解救。

    第三便是守护。

    神明境高手破坏惊人,他们要防备其余宗门的神明境高手进入天华宗境内。

    一旦入境,必须迎上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