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281章 见面(四更)

第281章 见面(四更)

    冷非能想到,正因为此故,所以真乐坊不愁没有女子。

    他只能赞叹这手段高明。

    “这是金刀门门主的画像。”席晨薇从罗袖抄出一份画轴递给冷非。

    冷非打开来一看,却是一个俊逸潇洒的中年男子,双眼湛湛有神,如透过画轴看过来。

    “好画功!”冷非赞叹,盯着中年男子的眼神。

    眼神湛湛,如火焰隐隐跳跃,冷非敏锐的观察与感觉能体会到中年男子的愤怒欲狂。

    “真乐坊最好的高手所为。”席晨薇道。

    冷非道:“这是何时的画像?”

    “刚刚画的。”席晨薇道。

    冷非慢慢点头,沉默不语。

    他能体会到此人的愤怒与疯狂,寄托着感情与希望的徒弟被人所杀,换了自己,也一定会疯狂,会不顾一切的报复。

    理解归理解,同情归同情,该杀还是要杀。

    他与崔秀峰彼此挡着对方的路,只能有一方倒下,容不得一点儿怜悯与仁慈。

    当初不杀崔秀峰,死的就是自己,你死我活,你活我死,自己没有选择。

    现在的自己也是一样。

    “他叫郑绝刀。”席晨薇道:“为金刀门崛起付出了太多,培养出了崔秀峰却功亏一篑。”

    她也带着叹息神色。

    冷非道:“世间如此残酷。”

    “是啊……”席晨薇道:“这种人物却是敌人,非常可怕,因为不知道他会做出多疯狂的事。”

    冷非道:“他修为有多深?”

    席晨薇叹道:“他展露出的是十二重练气士,其实是先天高手,至少先天二层天。”

    冷非慢慢点头:“那就好。”

    ——

    夜色清冷,月光如水。

    冷非一袭青袍,戴着天丝面具,悄悄来到真乐坊后门处。

    真乐坊高楼如天宫,丝竹之声袅袅传来,悠扬清越,让人精神一振,竟然不是靡靡之音。

    清脆的娇笑声随着丝竹之声传来,心魂随之一荡。

    他摇摇头,这笑声还真够厉害,想必是经过了专门的训练,一笑荡魂。

    他现在的五官强得超乎想象,五官联通一起,竟然有神通之兆,通过这笑声隐约浮现出一张娇美的脸庞。

    真乐坊前是鲜花牌坊,楼上是轻歌曼语,而楼后则是一片宁静,唯有昆虫的鸣叫。

    一前一后,仿佛两个世界。

    轻快的脚步声中,一个秀美丫环拉开小门,看到他站在外面,轻声道:“周方?”

    “正是。”冷非抱拳。

    “随我来。”秀美丫环轻声道。

    冷非道:“有劳。”

    他这张脸庞平平无奇,不惹人注意,所以秀美丫环只扫一眼便失去兴趣,转身带路。

    冷非随着她进入小院,穿过数进院子来到了富丽堂皇、灯火辉煌的高楼。

    上到三楼,秀美丫环放轻脚步,停在一间屋前,轻轻敲门然后打开,冲冷非点点头。

    冷非抱拳道过谢。

    秀美丫环转身轻盈离开。

    冷非看向站在门口的中年男子,抱拳道:“在下周方,前来拜见郑门主。”

    中年男子脸色阴沉冷峻,看他一眼,便要拒绝,却迎上冷非柔和的目光。

    他缓缓道:“门主正在兴头上,少说几句。”

    冷非抱拳道谢,踏入屋内。

    这间屋子一共两进,外间除了开门的阴沉中年,还有三个蓝衫中年男子,正按刀而立,刀鞘在灯光下闪烁着金光。

    冷非抱一下拳。

    三人正要按刀而起,迎上冷非柔和的目光,顿时火气消散,觉得冷非是老朋友,心中亲切。

    “去吧。”他们摆摆手。

    屋内响起一阵腻人的娇笑声,听得人浑身发痒,低沉沙哑的男子声音很少,似乎不怎么说话。

    “门主心情不好,少说几句。”一个蓝袍中年沉声道。

    冷非点点头进入内屋。

    内屋摆着一张檀木圆桌,桌边坐着郑绝刀与一个美貌女子,冶艳动人,媚笑犹在的看向冷非。

    郑绝刀皱眉冷冷看过来,迎上了冷非的柔和目光。

    “你是……?”郑绝刀沉声道。

    冷非抱拳道:“在下周方,崔兄好友,特来拜见。”

    “秀峰的朋友?”郑绝刀脸色一缓,眼中闪过复杂神色,叹息一声:“坐吧。”

    冷非坐到他对面。

    神目慑神术越发强大,施展之际已经无形无迹,柔和目光一照,不必直勾勾锁住对方目光,已然能够施展影响。

    更重要的是,他们身处清醒之中,只是对他感觉格外亲切,一腔的心事想要诉说的至亲朋友。

    冷非接过他递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郑绝刀见他如此不戒备,露出一丝笑容,点点头:“怎没听秀峰说过?”

    美貌女子知情识趣,一言不发的帮忙斟酒。

    冷非道:“我们是在灵伏城一见如故,原本经过此地想来拜访,没想到却天人永隔。”

    他摇头不已。

    “唉……”郑绝刀怅惘叹息。

    “我想拜祭一下秀峰兄。”冷非道:“祭拜一番,也不枉相识一场,……谁杀的他?”

    郑绝刀脸色顿时阴沉无比,双眼迸射出冰冷光芒:“冷非!”

    冷非皱眉道:“冷非?快意刀冷非?”

    “正是他!”郑绝刀哼道。

    冷非道:“这倒是麻烦,他名气极大,这个仇是报不了了,可惜!”

    “哼,他逃不掉!”郑绝刀冷笑道:“这次他必死无疑!”

    冷非皱眉道:“难道郑门主要亲自出手?”

    “不必我出手。”郑绝刀道:“自有人收拾他!”

    “愿闻其详!”冷非道:“不会是报了朝廷吧?那可不是上策!”

    “不错,确实报了朝廷。”郑绝刀咬着牙道:“他现在是惊雪宫弟子,又在王府,不报朝廷,绝杀不了他!”

    冷非不以为然的道:“郑门主,这可坏了规矩啊!……况且即使报了朝廷,可有证据?”

    他要问的正是这个,先前不声不响的引导,只为问这一句话,这才是关键所在。

    郑绝刀哼道:“证据是没有的,秀峰尸首已坏,无法再取到证据,不必没关系,他心虚不敢进衙门,……即使他胆大真进了衙门,也是死路一条。”

    冷非皱眉道:“朝廷难道敢害他?惊雪宫势力可不小!”

    “上面有贵人出手,惊雪宫也挡不住!”郑绝刀指了指天,冷笑道:“他这次再劫难逃!”

    “他如果不去衙门呢?”

    “那正合上面贵人之意,发出海捕公文,直接击杀!”

    “好厉害的手段,看来确实逃不掉。”冷非感慨道。

    “嘿嘿,还有更毒辣的手段,他家人也不能活,已经派出了高手击杀。”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