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232章 绝杀(五更)

第232章 绝杀(五更)

    范露华打量着他,哼道:“冷非,这是失手?这下面可是小宋,你一个失手,把他杀了怎么办?”

    冷非失笑道:“怎么可能,洞口下面可不是床,飞刀落下去也不可能落到他身上。”

    那张冰床是避开了洞口的,所以即使有东西落下去,也不会砸着床上的人。

    洞口正对着的是那寒潭,白气氤氲而上。

    “那惊扰了他也不成。”范露华哼道。

    李青迪微笑,饶有意味的打量着冷非,知道这是他特意而为,一定有深意。

    杨若冰也若有所思。

    他这一刀下去,肯定有所为的,她是见识过冷非的御神刀的,可以随意射向任一处。

    她能断定,这一刀已经射中了宋雨寒。

    她身为惊雪宫少宫主,也是深恨宋雨寒,怎么可能说出来,只是摇摇头。

    这个冷非,比自己狠辣多了!

    冷非抱拳笑道:“前辈,那该怎么办,谁也没想到这一刀会落进去,这可是我刚刚在大比上得来的天雷刀,乃是一把宝刀。”

    “天雷刀……”范露华点点头:“听说过,这把刀被天雷击过,受过天雷淬炼,比凡体多了几分锐利,其他的却没什么异常,勉强算是宝刀吧。”

    冷非道:“我难得有这么一把宝刀,可不能丢了,范前辈,我想进去打捞上来。”

    “你还真是无知者无畏。”范露华摇头道:“这洗孽潭可不是一般的寒潭,便是我进去也只有一个死,你那把天雷刀是甭想要了!”

    冷非皱眉,满是不舍,瞪一眼张天鹏。

    张天鹏挠挠头,憨厚的笑道:“谁知道你会射偏!”

    冷非哼道:“要不是你偷袭,我怎会射偏!”

    “既然挨了我一拳,何必非要出刀!”张天鹏不甘示弱的道:“反正别赖到我身上!”

    冷非摇摇头失望的叹道:“范前辈,那总要下去看看吧,说不定没落在寒潭里呢。”

    “你还净想美事儿。”范露华哼道:“你这点儿小心思还是收起来吧!”

    两人中年男子也不善的瞪着他。

    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道:“洗孽潭一旦进去人,一个时辰之内不能打扰!”

    冷非皱眉。

    另一个中年男子道:“宋雨寒犯门规,进洗孽潭已经是按门规处置,明月轩有好生之德,非十恶不赦大罪,都留一线生机,宋雨寒说不定有一线生机,所以不能打扰!”

    他们都看破了冷非的用心,想要进洗孽潭,显然是不放心宋雨寒,想要干扰,免得真突破了先天境界。

    他们则暗暗期盼。

    每一次弟子进入洗孽潭,都有可能出奇迹,说不定便是这一个!

    “唉……”冷非露出失望神色:“那一个时辰之后呢?”

    “一个时辰之后可以。”中年男子道。

    冷非慢慢点头:“那便一个时辰后吧。”

    “等着罢!”中年男子沉声道。

    白气忽然再次出现,周围骤然寒冷,恢复到了宋雨寒进去之前的模样。

    范露华脸色微变,看向两个中年。

    两中年脸色也沉肃下来,慢慢摇头。

    他们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白气再次涌上来,意味着已经没有血肉可钻,洞下的身体已经没了生机,所以白气不再理会。

    意味着宋雨寒已经彻底死去!

    这才不过仅仅一刻钟,十二重楼高手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极艰难了,可惜还没能挺过去。

    冷非看向范露华:“范前辈,这是……?”

    “休得多言!”范露华道。

    冷非闭上嘴。

    李青迪来到近前,低声道:“师父,宋师兄已经不成了吧?”

    范露华轻轻摇头。

    李青迪道:“现在下去救,还能救得活吧?”

    “救不活了。”范露华道:“而且也没必要救活,这是他自己选的路,赌一把,没赌赢,谁也怨不了。”

    李青迪蹙眉沉吟,默然不语。

    范露华道:“阴谋心机向别人施展还好,利用自己同门,那便是死罪。”

    李青迪轻轻点头:“既然宋师兄已经死了,那冷非可以下去找天雷刀吗?”

    “不成。”范露华道:“咱们先下去。”

    李青迪不再多说。

    范露华看向两个中年。

    两中年男子沉着脸,慢慢点头。

    杨若冰来到冷非近前,眼睛却盯着那边。

    范露华与两中年男子飘身跃下了井口,白气再次不见,显然是钻向了三人。

    三人落下来,看到了床上蒲团上的宋雨寒,已经化为了一座冰雕,闭上双眼,脸上带着一缕微笑,好像正处于美梦中。

    他们轻轻摇头,这是彻底死去了。

    寒潭奇异,陷入寒气中的人们会心神失守,进入美梦之中,如果能醒过来,这便是过了第一关。

    接着是第二关,无尽痛苦袭来,能压住这种痛苦,便是过了第二关。

    过了两关,便踏入先天。

    他脸上挂着微笑,显然是没能过第一关。

    “唉……,可惜。”范露华道。

    两中年道:“只能说他的命吧,鬼迷心窍,**熏心,合该有此劫!”

    范露华目光一凛,落在一丈外的天雷刀上。

    两中年也看到。

    “冷非运气倒也好,天雷刀竟然没有落到潭里,还能捡回来。”

    掉到寒潭便意味着失去,现在没落进去,只能说运气极佳,运气是最没有办法的事。

    “哼!”范露华撇撇嘴,忽然一拂袖。

    “啵!”天雷刀落进寒潭,轻微响声后不见影子。

    两中年顿时瞪大眼睛。

    范露华嗔瞪他们一眼:“别大惊小怪的,就说没看到,已经落进潭里了!”

    “这……”一个中年摇头苦笑道:“范师妹,这又是何必呢!”

    “这小子是个祸害。”范露华哼道。

    两人了解的笑笑。

    他们知道范露华是嫌冷非挡李青迪的道,生怕李青迪最终挡不住,破了天心映月神功。

    可李青迪的天心映月神功已经极厉害,否则不会一举踏入十二重楼,根本不必担心的,她这个当师父的杞人忧天。

    “不准说出去,谁也不准说!”范露华哼道。

    两人迟疑。

    范露华明眸迸射寒光,两人吓一跳,忙道:“是是,我们什么也没看到!”

    要是别的事,涉及到门规,他们是绝不通融的,此事却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冷非的声音从上面传来:“范前辈,二位前辈,可有天雷刀?”

    “没有!”范露华道。

    “那宋公子能不能救活?”

    “不能。”

    “唉……”冷非叹息一声沉声道:“皆是我的罪过,我的罪过,既然因我而死,我也不能安然,也要罚一下自己才能安心!”

    “怎么罚?”范露华抬头哼道:“青迪,带他下来说话!”

    李青迪搭上他肩膀,两人一跃下了洗孽潭。

    杨若冰也跟着下来。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