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96章 相助

    “看来忘忧楼这一次要拼命了。”冷非皱眉道。

    他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张天鹏知道他是在窥听他们说话,自己是什么也听不到的,冷非却听得到。

    片刻后,冷非慢慢点头:“确实是忘忧楼。”

    “他们要给那帮家伙报仇?”张天鹏道。

    冷非摇头:“他们不是为报仇,是为了杀夫人。”

    张天鹏冷笑道:“妄想!”

    他对夫人宋雪宜的印象极好,生得美貌又亲切,而且赏赐也丰厚,多亏了易筋丹,他才有如今的扬眉吐气。

    冷非道:“走罢。”

    他与张天鹏回到马车前,禀报了所听。

    宋雪宜挑开窗帘,蹙眉道:“六个一重楼以上的?”

    “是。”冷非点头。

    宋雪宜沉吟一下,慢慢道:“好吧,你们退下,……赵嬤嬤,要看你的了。”

    “老身自会料理了他们!”赵嬤嬤沉声道:“夫人且小心他们使诈。”

    “还有老梁在。”宋雪宜道。

    赵嬤嬤扫一眼梁雪翁,不屑的哼一声。

    梁雪翁不服气的瞪她一眼。

    赵嬤嬤飘飘而去,点尘不惊,眨眼间消失在树林里,冷非想了想,抱拳道:“夫人,我躲在暗处,看能不能帮一把。”

    “嗯,去吧。”宋雪宜道:“小心别赔上自己。”

    “是。”冷非抱拳。

    宋雪宜看其余诸人皆没有动手的意思,暗自摇头。

    且不说冷非的修为,单只这份勇猛无畏之心,便不是这帮家伙能比的。

    人与人真是不一样。

    冷非脚下轻盈,没有跟赵嬤嬤一起,而是抄到另一边,钻进树林里慢慢靠近。

    片刻后,便听到树林里传来闷响。

    “砰砰砰砰……”声音沉闷,听起来不响。

    冷非耳朵敏锐,听到这沉闷炸响,五脏六腑都在颤动一般,血气震荡不休。

    凡事利弊皆具,他耳力强,对声音敏感,听到这声音反应也更强烈。

    他脸色涨红,深吸一口气,脑海里闪现青牛撞天图,吸纳奇异清气进入身体滋润身体。

    这股气息一进来,种种不适一下驱除,再次恢复如初。

    他慢慢来到近前,隔了百米,已然通过树的缝隙看到赵嬤嬤与六个中年男子混战。

    赵嬤嬤如鬼魅般闪动身形,与六人对战竟不落下风,忽焉在前,倏尔在后,飘忽莫测防不胜防。

    冷非暗自凛然。

    他一直很自豪踏月浮香步的精妙,现在看来,踏月浮香步精妙则精妙,火候仍不够,速度不足,比不得赵嬤嬤的身法之快。

    速度不够,则一切精妙步法都大打折扣。

    六个中年男子配合默契,你来我往,此起彼伏,前攻后守浑然如一人。

    赵嬤嬤速度更胜他们,却一时之间拿他们无可奈何。

    冷非一动不动,超速思维运转,在想着应对之法。

    如果现在马上动手,打破场上平衡,赵嬤嬤会迅速取得优势,但未必能杀得掉这些练气士,打不过可以逃,练气士的气脉悠长,最擅长逃跑。

    如果等他们精疲力竭再动手,自己可以直接斩杀练气士,看起来确实更合算,功劳更大。

    但这其中有一条,却是关于赵嬤嬤。

    是要卖好,还是要立功,这需要取舍。

    冷非稍一沉吟,马上便有了决定,飞刀倏的一闪,化为白光射到一个中年男子身上。

    “砰!”中年男子飞出去。

    太岳镇魂锤与快意刀相合,再加上对中年男子的招式推衍,飞刀恰在他旧力刚去新力未生之际射至。

    这一刀将中年男子击飞,用的还是巧劲为多,推衍为本。

    “嗤!”又一飞刀射向空中的他。

    “嘿!”中年男子冷笑一声,身形在空中却是一折,这便是有了内气的独特之处。

    内劲高手到了空中,想变向几乎不可能,练气士却通过内气的运转而做到。

    “嗤嗤!”两柄飞刀同时射至。

    这一次他再无法转折方向,只能硬接这两刀,双拳同出,拳头在阳光下闪着白光,戴着拳套。

    “砰!砰!”他再次飞出去。

    这两刀好像两只大锤砸在他身上,他卸不去刀劲,只能硬生生承受。

    于是飞出去。

    “嗤嗤嗤!”三柄飞刀同时射至。

    他避无可避只能挥拳,两拳打飞两刀,第三柄飞刀却结结实实的射中胸口。

    飞刀射穿了胸口,他直直坠地,忙拿出瓷瓶取灵丹救命,一边运内气疗伤。

    他最担心飞刀不依不饶,继续追杀,但飞刀却没再出现。

    但五个人已经压不住赵嬤嬤。

    赵嬤嬤宛如鬼魅般穿行,好像十只手臂,幻成一片影子,压得五个中年男子抬不起头,喘不过气。

    “砰!”忽然一个圆胖的中年男子挨了一掌。

    他停在原地,吐一口血软绵绵的倒地,已然失去了战力。

    剩下的四人脸色一紧,赵嬤嬤身法似乎更快,他们已然应付不来。

    “走!”一个削瘦中年怪叫一声,身法也陡然加快。

    其余三人也加速,骤然之间赵嬤嬤只能抵挡,一下被压制,随后三人分别冲出去。

    “嗤!”一声厉啸声,白光闪过,先前怪叫的削瘦中年迎上一道白光。

    他咬牙拍一掌。

    这一刀来得恰到好处,堪堪挡住他的路,想要避开便要变向,速度会一缓。

    这一缓便要被这老妖婆追上。

    他咬咬牙只能拍出一掌,运转内气要借力而行,速度会更快。

    “砰!”他身体一颤,速度一缓,竟然借不到力!

    赵嬤嬤双眼放光,一闪到了他身后,右掌拍中他后背。

    “噗!”削瘦中年男子吐出一口血软绵绵倒下。

    “嗤!”厉啸声中,白光又射向另一个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早有准备,忙闪避,却发现此刀太快竟然闪不开,只能硬拼。

    “叮……”他腰间长剑挥出,挡住飞刀。

    他吸取了削瘦中年的教训,知道拳掌接不住飞刀。

    清鸣声中,他也卸不去这一刀的力量,力量太过强横,远远超乎他想象。

    他身形滞了滞,赵嬤嬤已然追至。

    “叮叮叮……”赵嬤嬤五指如鹰爪般拨开他长剑,拍一掌在他胸口处。

    剩下的两人却是逃掉。

    赵嬤嬤身形飘飘,很快掠过四人,一一补上一掌,击在他们丹田位置。

    “你……”削瘦中年男子怨毒的吼道:“老妖婆!”

    赵嬤嬤冷笑一声:“不杀了你们,已经是仁慈,知足罢!”

    “还不如杀了咱们!”削瘦中年喝道。

    到了这般年纪,丹田被破修为被废,意味着彻底成为一个废人,再难重修。

    做惯了练气士再做寻常人,就像亿万富翁破产一样,无法接受,生不如死。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