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二百四十八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第一爆)

第两千二百四十八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第一爆)

    应鹏池不敢与他争执,咬着牙点点头。

    他指了指陈枫,脸上露出一抹怨毒之色,咬牙切齿说道:“好,陈枫,有大学士护着你,我现在先不动你!”

    “不过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让你为今日的事情付出代价!”

    他到现在还是觉得陈枫根本就没有什么实力,只是靠着林墨雨的庇护。

    孰不知,林墨雨其实是救了他,若是他和陈枫动手,陈枫绝对会轻松将他击败。

    陈枫眼中露出一抹不屑之色:“此人真是狂妄到了不知天高地厚的程度。”

    而这个时候,薛延凯大声笑道:“徐兄,你终于是来了。”

    他指了指陈枫,说道:“你若是不来,有人只怕还猖狂的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呢?”

    “你一来,立刻就能将他压服!”

    “哦?怎么回事?”应鹏池挑了挑眉头问道。

    薛延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当然,在他的口中,一切的责任都在陈枫,跟他毫无关系。

    是陈枫主动挑衅。

    “原来,此人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陈枫了。”应鹏池心中暗自思量着。

    他就更是恨得咬牙切齿,感觉自己被陈枫给踩了。

    他自视极高,虽然陈枫声名鹊起,但他却没有将陈枫放在心上,并不觉得陈枫实力怎么样。

    而陈枫刚才做了一首诗一首词,他本身是觉得极好的,但心里却不愿意承认,反而觉得有一种恼羞成怒的感觉,同时嫉妒如狂:“凭什么?凭什么他的诗词做的这么好?”

    如果说,他刚才对陈枫是蔑视不屑的话,现在这就是对陈枫嫉妒,仇视到了极点。

    这个时候,月大家微笑说道:“好了,之前已经有了两题了,现在开始这第三题。”

    她其实也是有些想要加快进度,尽早完事儿,毕竟此次诗会出现了一个陈枫,已经足够让她喜出望外。

    她的目的也达到了,还有另外收获,所以这次诗会也可以尽早结束了。

    众人顿时都是打起精神来,每年曼陀罗花节诗会都是只有三个题目而已,这已然是最后一个了!

    月大家微笑说道:“前面两题,都是写景,这第三题,咱们就写情!“

    “好,写情好。”

    应鹏池笑道:“如此方显功力。”

    月大家微笑道:“不用局限题材,写夫妻之情,亲人之情,朋友之情,皆可。”

    他微笑道:“诸位,请把。”

    众人听了,顿时都是一愣,然后脸上便是纷纷露出苦相。

    这种题材的诗,照样是写出来容易,写好很难。

    而这个时候,应鹏池脸上却是金光大放,露出非常兴奋的神色,似乎稳操胜券一般。

    他此时心中狂笑:“哈哈哈,前几日我正好刚做了一篇,被几位诗词大家推选为大作,很是推崇。”

    “不过,现在大伙儿还都不知道,正好,可以在此时拿出来,凭借这一首便可以将陈枫的风头压过去!”

    他脸上露出阴冷得意的笑。

    在他看来,所有的风头都是应该属于他的,陈枫抢了他的风头,就该死!

    于是,他立刻站起身来,微笑说道:“月大家,在下似有所得。”

    “哦?”众人听了脸上都是露出惊异之色,纷纷赞赏。

    “这应鹏池不愧是今年状元郎,才思如此敏捷,这才几个瞬间的时间,他竟然就已经想到了!”

    月大家微笑:“应兄请说。”

    应鹏池走到场中,脸上露出一副风雅雍容之色,缓声开口道:“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欢娱在今夕,燕婉及良时。”

    四句一出,众人都是爆发出一叫好。

    陈枫也缓缓点头,这四句确实不错,工整雅致,颇有古风。

    应鹏池挑衅一般的看了陈枫一眼,继续道:“征夫怀往路,起视夜何其。”

    ……

    ……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

    应鹏池这一首诗说完,现场顿时便是爆发出一阵掌声。

    “好诗,当真是好诗!”

    “没错,应兄这一首词,极为工整雅致。”

    众人纷纷点头赞叹,击掌叫好。

    看到这一幕,应鹏池更是得意之极,他忽然将目光投向陈枫,嘴角露出一抹挑衅,说道:“陈枫,不知道你这诗词无双的大才子,可想出什么好诗来了没有?”

    陈枫脸上依旧挂着温润的笑,他缓缓摇了摇头,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淡淡说道:“没有什么好诗,徐兄这首诗很不错的。”

    在陈枫看来,这首诗确实是不错。

    但这不是他不写的理由,主要是陈枫实在是已经厌倦了与人争斗。

    今日争斗够多了,陈枫不想再持续下去了,

    但是,让他而没想到的是,陈枫想要息事宁人,许多人却是得寸进尺。

    应鹏池脸上立刻露出极是得意的表情,似乎觉得自己赢了这一局,他大声嘲讽说道:“我看呀,刚才薛延凯说的是对的,陈枫你就是一个欺世盗名之辈。”

    “刚才那一首诗、一首词,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偷来的!”

    他不屑嘲讽道:“哈哈,现在临时要做这一首,你做不出来了吧?”

    薛延凯在旁边也是得意的哈哈大笑,他似乎是觉得扳回了一城,终于赢了陈枫一次,出了一口恶气。

    此时他分外的嚣张,不屑说道:“什么诗词无双?我看你就是个草包!”

    此时,陈枫手中酒杯正欲放下,却突然顿在了空中。

    他摇摇头,脸上露出一抹不耐烦的神色,盯着两人说道:“既然你们两个这么想要自取其辱,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陈枫忽然想手中酒杯一洒。

    顿时,他杯中还剩的那半杯残酒,便都是洒落在空中,化作点点滴滴,悄然洒下。

    这个时候,陈枫风踏步向前,来到场中。

    他的声音清朗而又充满深情:“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当这三句缓缓吐出,本来有些吵杂的场中,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针落可闻!

    一片死寂!

    应鹏池那四句一出来,他们是叫好,而陈枫这三句一出来,他们则是安静到了极点。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