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离去(第二爆)

第一千八百四十八章 离去(第二爆)

    “你的武魂,只是缺少了某些东西,所以此时才如同废武魂一般。”

    “实际上,他跟废武魂混截然不同,废武魂,根本就没有任何起来的可能,而你的武魂,只要是将那些缺乏的东西弥补上,立刻就能够重新恢复生机!”

    “并且,等级绝对会提高,不只是眼前的天级一品!”

    “什么?”陈枫一听,砰然心动,心中灰暗一扫而光,变得极度兴奋又期待起来。

    还仅仅是一个未完全体就已经达到了天级一品,那若是完全体的话,又会是何等的强大?

    陈枫深深吸了口气,将心中的狂喜按捺下去,问道:“那么,缺乏的是什么呢?”

    吕安然微微一笑,忽然指了指某个方向,说道:“我不知道,但是在那里,在天元皇朝,你一定能够寻觅到答案!”

    陈枫握紧了拳头,看向远方,眼中满满的都是豪情壮志:“天元皇朝,那里,才是我一展宏图之所在!”

    武动书院,讲武殿,一座简单的庭院之中,信陵君魏无忌站在庭院里面,扬起头来,眯着眼看着天空。

    看着那道巨大的五爪金龙武魂,接着,他嘴角微微露出一抹笑容,轻声说道:“哦,天级一品武魂是吗?竟然是天级一品是吗?”

    “陈枫,没看出来啊,你潜力倒还真是强大!”

    “现在,你或许有资格与我一争长短了,注意,只是有资格而已,但论实力,你绝对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无论是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会将你时时压制!”

    其他人并不知道陈枫的武魂生机不断消失的事情,毕竟陈枫收回的非常快。

    讲武殿,一座高塔之上。

    陈枫轻轻吁了口气,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抹轻笑。

    “这段时间,我在这里修炼,根基稳固,并且境界已经达到二星武王巅峰,随时都有可能突破。”

    “我感觉,我体内武道神罡澎湃汹涌!”

    他一拂袖子,窗户尽皆打开,此时天色傍晚,有晚风徐来,吹动风铃,叮咚作响,清脆悦耳。

    与此同时,房门被轻轻敲开了,韩玉儿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上面有着一晚白玉色的羹汤,香气扑鼻,更是蕴含着浓浓的灵气。

    韩玉儿微笑说道:“师弟,练了一天,想必你现在肚子也该饿了,这是吕大师给的药材,我下厨熬的羹汤,你先尝尝。”

    陈枫微笑点头,端过来轻轻品了一口,然后舒爽的闭上眼睛,长长的哈了口气,说道:“简直是人间美味。”

    “师姐,你厨艺越来越好了。”

    韩玉儿看到他这般样子,掩唇一笑,脸上满满的都是满足!

    吃饱喝足之后,陈枫感觉肚腹之中一片滚烫,热气氤氲,灵气波动。

    然后,他和韩玉儿离开高塔,去了后山,一番游玩,直到月上中天方才回来!

    这段时间陈枫就是过得这般日子,每日静心修炼,而后陪陪师姐,在这山中游玩一番,日子悠哉悠哉。

    他的境界并没有突破,但是,却是得到了极大的稳固。

    之前突破太快导致根基不稳的弊端,在这段时间彻底的解决了。

    他的境界停留在了二星王巅,随时可能会突破!

    血脉已经彻底稳固。

    八荒寂灭刀第四刀,领悟的极为透彻。

    当日晚上,陈枫两人住在一起,并没有修炼,只是亲亲我我,当然,并没有做最后一步。

    若是此时破了韩玉儿的身子,会对她修行有极大的坏处。

    第二日早上,陈枫去往高塔,准备再继续修炼。

    而就在这时,忽然,吕安然身形一闪,出现在他的面前,面色凝重里面又带着隐隐的一丝期盼和激动。

    陈枫仿佛感知到了什么一般,轻声说道:“大师,可是要动身了么?”

    吕安然微微一笑:“没错,今日咱们便要出发,赶到天元皇朝!”

    陈枫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回去叫了韩玉儿,两人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的,孑然一身,跟着吕安然离开。

    武动书院门口,已经有着无数人聚集在此。

    这一次,前往天元皇朝的人很少,只有四个,便是吕安然,陈枫、韩玉儿,以及魏无忌。

    但是整个武动书院的人却都来为他们送行。

    一番告别之后,陈枫四人,转身离去。

    当走出很远很远之后,陈枫方才回过头来,四处凝望。

    他的目光似乎透过千里,看着这山川河流,城池百姓。

    仿佛,要将这片山河记在心中!

    这里,是屠龙三十七国,这里,是生他,养他,他崛起的所在。

    而这里,也很有可能,他以后再也不回来。

    深情凝望一番,然后,陈枫转身,决绝离去,再不回头。

    武道之路,勇往直前,哪里容得下退缩?哪里容得下怯懦?哪里容得下优柔寡断,这舍不得,那舍不得?

    这是一条大河,河流极长,长到不知道什么程度,根本望不到尽头。

    而河流也极宽,光是这一条河段,宽度就达到了整整八百里。

    站在河岸这边,穷极目力,也根本看不到河岸的那一头。

    虽然很宽,很长,河流的水量也非常大,但是流速却是颇为的平缓。河岸两边,都是岩石堆积,不过却并不多高,大约只有三五米的高度而已,有的地方还形成了平坦的河滩,从河岸一直蔓延到河里面去。

    此时,正是清晨,空气之中有着淡淡的薄雾,初春的清晨,依旧带着几丝凉意,芦苇还未曾从枯萎中苏醒过来。

    远处日头还没有升起,晨光微曦。

    此处一片静谧,只有偶尔鸟叫声音响起,虫鸣之声低沉,鱼儿在水中扑腾扑腾的声音,微微打破了仿佛亘古以来的静谧。

    这时,岸边忽然响起了低低的人声。

    一名青袍少年正在岸边盘膝而坐,而他手中则是持了一根鱼竿。

    这鱼竿足有十几米长,在鱼竿尽头箭头则是有着一根足足有成年男子小拇指粗细的鱼线,鱼线尽头则是一个拳头大小的钩子。

    此时,钩子被这青袍少年扔进水中,瞬间沉底不见,鱼线一下子绷得笔直。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