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蒙骗(第二爆)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蒙骗(第二爆)

    烈博文一拍巴掌,哈哈笑道:“果然妙计,好,咱们就这么做!”

    李老向烈博文拱拱手,转身离开大殿,来到府门之外。

    陈枫此时在府门之外的等着,脸上露着清雅之,微笑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他不想给烈家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陈枫这次,是真的实心实意想要迎娶烈家的女儿。

    李老缓缓走出来,看着陈枫,陈枫从这个老者身上,感受到一股极其庞大的气势,他立刻就猜到这老者应该乃是烈家的高层。

    李老看着陈枫,微笑说道:“陈枫,你说要迎娶我烈家的二小姐,那么,不知你是要以战龙伯爵的身份迎娶,还是以未来龙神号的身份迎娶?”

    陈枫一愣吗,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但是他却是没有丝毫的迟疑,立刻高声说道:“当然是以战龙伯爵的身份迎娶!”

    陈枫有信心,他未来绝对不只是一个伯爵,甚至会是侯爵,会是郡王、亲王,他不屑于靠别人的余荫来活着!

    老者看向陈枫,微笑道:“战龙伯爵陈枫,你可以称我为李老,这一次烈家之事,由我与你接洽。”

    他微笑说道:“你是伯爵,而我们烈家乃是隐世家族,也是非常强大,身份尊贵。两大豪门之间,联姻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陈枫,你这次直接上门,已经是失了一些体面。”

    他极为的阴毒,明明是心里打着恶毒的算盘,故意拖延时间,一上来却是指责陈枫。

    陈枫却并不知道他这些想法,他有些惭愧的说道:“确实,这一次我有些莽撞了。”

    李老道:“知道就好,两大豪门联姻没有这么简单,总有一套流程要走,你要迎娶我烈家二小姐,没问题!”

    当他说出没问题这三个字的时候,陈枫狂喜,惊喜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们烈家同意了?”

    “那是当然!”李老道:“我们烈家怎么会做出棒打鸳鸯这种事呢?以前我们确实不同意,那是因为觉得你配不上我们家二小姐,但是你现在已是战龙伯爵,身份地位如此尊贵,那自然就没什么问题了。”

    陈枫锋满脸感激的说道:“多谢,多谢烈家成全我和我师姐。”

    李老微笑说道:“不用太客气,这本是我们应该做的,只是你现在身份地位不一样,也不能像原先那么随性,不能你来这喊一嗓子,我们就把二小姐交给你。”

    “这样,我烈家颜面无存,对二小姐也不公平,你既要娶她,就要光明正大明媒正娶,将她堂堂正正地娶进门!”

    陈枫点头说道:“那是自然!”

    李老说道:“那既然这样,就要按照咱们大秦的规矩来走了,你现下算是提亲,从提亲到成亲,中间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这一趟走下来,起码是需要几个月的。”

    “陈枫,不知道你等不等得及?”

    陈枫没有丝毫怀疑,笑道:“当然等得及。”

    他心中兴奋喜悦,只要能够将韩玉儿光明正大的迎娶回来,别说几个月,等几年又能如何?

    李老点点头道:“我看你对这个也不懂,这样吧,你回龙神府或者是什么地方,请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让他来跟我谈,中间的这些事情,我们这些老头子来商议就好了。你们小辈,就不用操心了!”

    陈枫对这老者印象极好,感激说道:“多谢;李老!”

    李老哈哈一笑:“年轻人,我也愿意看到你们鸳鸯成对。”

    陈枫拱拱手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去请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再来。”

    他告辞离开,李老看着他的背影,脸上笑意逐渐消失,露出一抹冷笑,不屑的冷哼一声,说道:“无知小辈,还不是被老夫玩弄于鼓掌之间?”

    李老回到大殿中,面向众人,微笑说道:“解决了,没有三个月的时间,绝对不可能完事儿,而三个月之后……哈哈!”

    烈博文哈哈大笑:“李老,真有你的!”

    杨氏脸上也是露出一抹笑意,然后烈博文挥挥手说道:“诸位,都散了吧,今日之事,谁都不准泄露出去!”

    烈家众人轰然应是,纷纷离开。

    一名老者,走回一处奢华院落之中,关上门。

    他本来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的脸色,突然一下子都垮了下来,靠在门上,身体软软的滑了下去,坐在地上。

    一瞬间,他似乎老了几十岁一样,满脸颓色,眼中露出一抹悲伤。

    忽然,他双手捂着脸,竟是轻声发出一阵哭泣。

    一边哭泣,口中一边喃喃自语道:“乖孙女,我对不起你啊!爷爷没办事,要眼睁睁地看着你去死,却没有一点办法!”

    他身子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很是可怜。

    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站起身来,蹒跚走到正厅之中。

    正厅之上一张香案,案上供着一个牌位,上面写着几个字。

    这牌位,正是他的儿子,也就是陈枫的师叔韩琮的。

    他一屁股坐在青石板上,靠着桌子,喃喃道:“儿子,你爹我从小就平庸,在同辈兄弟里面是最差的一个,也没给你争取到什么资源,一直浑浑噩噩活到老。”

    “现在老了,还是平庸,你唯一的骨血,我唯一的孙女,就要被他们硬生生推到火坑里了,你爹我却连给他说句公道话的胆量都没有!”

    “我该死啊!我该死啊!”

    说着,他狠狠的扇着自己的耳光,老泪纵横。

    身后忽然响起轻盈的脚步声,老者没有回头也知道来的是谁,一双有力的大手将他轻轻扶了起来。

    一个年轻中带着浑厚的声音响起:“三叔祖,您别太自责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家主和夫人做主的,谁都无法改变!”

    这名被她称为三叔祖的老者,神情呆滞木讷的看着儿子的牌位,许久许久,忽然回头。

    在他身后,站着一名青年,此时若是陈枫在这的话,定是能够认出来,这青年正是将韩玉儿从乾元宗带走的烈高照。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