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技师 > 第七十六章 月下浅酌

第七十六章 月下浅酌(1/1)

    夜,月朗,星稀。

    李牧还在演武场酿酒,今夜他加了个班。白天发生的事情到现在他还没缓过神来,需要一些时间慢慢消化。他让家丁弄来了一盘猪头肉,在石桌旁坐下,打开一坛酒,对着月色,听着蒸馏出的酒液滴答声,对月独酌了起来。

    前世有事情想不明白的时候,他就喜欢喝两口。因为他是个孤儿,心里有苦的时候,无处诉说,只能憋在心里自己消化。喝酒是解决不了问题,但可以麻醉神经,醉了之后,心中烦恼便会少很多。

    忽然,演武场门口传来脚步声,李牧放下酒杯看过去,竟是白巧巧,她的胳膊上挎着个篮子,不用猜也知道,这丫头是送饭来了。李牧迎过去,把篮子接到手里,道:“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我等会儿就回去了。”

    “我担心你会饿,就拿了些糕点来。”白巧巧笑颜如花,在火把的映衬下,更加动人。这时她看到了桌上的牛肉和打开的酒坛,皱眉道:“你在喝酒?”

    李牧苦笑道:“旁人都是娶妻或者嫁女,我呢,马上就要嫁老娘……心里也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实在是混乱的很。”他叹了口气,道:“不提这个了,娘呢,睡了么?”

    白巧巧一边把糕点从篮子里拿出来,一边道:“娘得知陛下赐婚,而你又表态支持,心里欢喜的紧。跟我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刚刚歇下。”

    “唉,倒真像个待嫁的新娘子了。”

    白巧巧听到李牧叹气,道:“你不是说只要娘高兴就好么,怎么还唉声叹气的。”

    李牧抿了口酒,道:“说是那么说,做我也得那么做……但毕竟我就这一个亲人,娘嫁给唐俭之后,定不能像现在这样常常见面,作为儿子,我也不能侍奉左右,虽然娘心中欢喜,但是我心里,还是多少有些难受的。”李牧没说出口的是,他前世也没有娘,这一世,阴差阳错多了个娘,享受了几天母爱,眼见着又要失去了。他心里的酸楚,多半是这个缘由。

    前世的李牧是一个悲观的人。或许是因为孤儿的出身,导致了他心底的自卑感。他是那种看待一件事情,一定会往最坏的情况想,并且毫无理由地假设这种情况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以此为前提做事的人。但他同时又是一个不肯服输的人,哪怕没有一点机会,也会努力到最后的那种人,所以前世二十八年,打记事儿开始,他活得就很累。

    穿越之后,他本想无牵无挂的开始,但因为身体里残留的记忆,他接起了原来李牧的责任。现在这个情况,他也拿不准是老天爷爱护,让他减少点负担,还是原来的李牧在天有灵,想让他娘找个好人家,享半世清福。李牧想不清楚,但他的感觉就是,他好像又要孑然一人了。

    忽然手心传来温暖的感觉,李牧抬头去看,见是白巧巧把手放在了他的掌心里。

    白巧巧温柔笑道:“郎君,娘以后不能常常在你身边,但是我不会离开你呀,我会一直陪着你,你在哪儿,我就跟到哪儿,你永远不会孤单一人的。”

    “巧巧……”李牧不由自主地攥紧了白巧巧的手,感动得无以复加,正在他要把白巧巧揽入怀中,好好怜爱一番之时,忽然演武场门口处传来了一声咳嗽。

    白巧巧像是受了惊的兔子似的,赶紧站起了身。李牧愤怒地看过去,见李绩从阴影中走出来,愤怒变成了无奈,起身施礼,道:“义父,您怎么这个时候还没休息。”

    “啊、这个,明日你不是要去工部赴任了么,忽然想起些事情,想跟你说说,没打扰到你们吧?”

    有也不能说有啊,李牧挤出一丝笑容,道:“当然没有,义父请坐。”

    “义父,我回去伺候婆婆,你们聊吧。”刚刚李绩咳嗽了一声,分明是看到了,白巧巧哪受得了,赶紧寻了个借口,逃也似的跑了。

    李牧又拿了个酒杯,给李绩倒了酒,道:“义父,不知您有什么要嘱咐的?”

    李绩看了看李牧,道:“孩子,你躲在这里喝酒,可是因为陛下赐婚之事?”

    李牧点点头,道:“义父,确实是因为此事。但我并非不支持,也说不清楚,就是心情有些复杂。”

    李绩笑道:“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义父得提点你几句,这件事对你来说,实在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哦?”李牧问道:“义父为何这样说?好在哪里?”

    李绩喝了杯酒,道:“这也是我找你来,要对你说的事情。你从边城来,不懂朝中的凶险。我一直向陛下谏言,让他不要再封赏于你,你可知是为何?”

    “难道不是因为我年纪尚小,资历不足……”

    “不不不,那只是一个原因,真正的原因是,如果陛下真的按照县侯的标准封赏你,你就会引起别人的嫉妒,就会树敌,引来攻歼,你出身低微,没有根基,怎么抵抗?虽然你是我的义子,但即便是我,在朝中也并非没有敌人,真要是引起了众怒,我也难保你。”

    “啊?”李牧诧异道:“义父,至于如此么?”

    李绩叹了口气,道:“何止于此啊,现在朝中形势,波诡云谲。派系林立,错综复杂。即便是陛下,也是头疼得紧啊。我来找你,是担心你走错了路,才特意来提醒你的。”

    “义父请讲,孩儿洗耳恭听。”

    “眼下朝中的派系,从大的方面说,有新贵与门阀之间的对立,也有寒门与士族之间的对立。先说这新贵和门阀,天下有五姓七望,都是传承千年的家族,势力非常大,在地方上盘根错节,影响力甚至要大过朝廷。陛下引为心腹之患,但又不得不靠他们维系对地方的统治,朝中很多重要职位,都是由这些家族的人担任的。不光是咱们大唐,历代君主皆有此患。而新贵,既是所谓的从龙功臣,这些人以前有的是寒门,有的是贵族,但都不如五宗七姓,他们因功劳而崛起,自然威胁到了五姓七望的利益,所以他们之间是对立的。”

    “再说这寒门与士族。千百年来,士族把持着权力,两晋之时,甚至有君主与士族共天下的说法。为了维系地位,士族垄断知识,尽其所能不让寒门有学习的机会,强迫君主从他们中间选拔官员。陛下开科举,就是为了选拔寒门与士族对抗。但考中之人,十有七八都是士族中人,这也是无奈之事,寒门与士族之间,底蕴相差太大,一时半会还改变不了现状。”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