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侠小说 > 仙墟纪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潮涌

第二百一十三章 潮涌

    不同于天命城的夜晚,云海宗的夜色很美,仙径旁的石头在月光下隐隐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将四周都映衬的微微明亮,天空滞低的飞舞着不知名的蓝色小虫,若是没有修真界的争斗杀伐,只是一直生活在这里,也确实是件美事

    说来奇怪,自从他回到云海宗之后,他体内的传承忧就一直隐隐的有所波动,似乎总是将他召唤到一个方向。只是那个方向却很是模糊,无论赵安如何查看,都始终堪不破。

    “不知师傅给我留下的传辰底是什么。”

    赵安轻轻叹息一声,对于从续自己长大的师傅,着实是满头雾水。兴许是在天命城中养下的习惯,回到云海宗的第一晚,赵安还是在自己的洞府之中美美的睡了一觉,足足睡到第二日上三竿才睁开眼睛。

    刚醒没多久,赵安稍稍收拾打扫了一番,便迫不及待的将神识浸入玉简之中,从头细细翻阅起来。

    自他第一次看见韩达一手驭雷之术后,就一直对驭雷术暗暗心动不已,只是苦于一直提高修为,无暇去参悟其他的道法仙术。

    所以此番在疡道法之时,他毫不犹豫的就疡了驭雷法。

    赵安看的极为认真,不长的一段咒诀被他足足研究了大半天,直到将每一处细节都弄得透彻之后,才缓缓放下手中玉简,双目一闭,两手在双膝上各摆出一个古怪手印。

    随着赵安口中念念有词不停,两手飞快的掐动着某种法诀。

    只见在其掌心之中,钢出一丝丝金黄色电弧,并且越来越多,终于在半盏茶功夫后,凝聚成了一团数尺大小的雷球。

    “放”

    赵安见手中雷球成型,毫不犹豫的手中法诀一变。

    “砰”的一声,那团雷球猛地激射出,骤然在半空之中化成了一条长达数丈的金黄色电弧,直直的向着前方的一颗古木劈去。

    “轰!”

    刹那间,那株足足要十余名成年男子环抱才能合围的古木,犹如豆腐一般被雷光劈成两半。

    阵阵烧焦之气传来,赵安见此情形,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这驭雷术果然名不虚传,我不过初次尝试便有如此威力,不知这驭雷之法若是与风刃结合起来,又会有怎样的威能!”

    赵安双目散发出一丝精芒,一个有些胆大的想法在脑海之中逐渐成型。

    之前在天命城的三年,他所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灵器材料的融合和分离,对于融合之术完全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尽管从未做过法术之间的融合,可是直觉却告诉赵安,此事完全可以忻通!

    这种想法让赵安兴奋的几乎要跳跃起来。

    心中这般想着,下面就重新掐诀施法,开始练习这两种术法起来。

    与此同时,在云海宗的某处洞府之中,一名身披绿袍的散修盘坐于地上,头顶和身体两侧各漂概一团绿色火焰,双目之中隐隐发出白芒,随着口中重重一声重喷,那散修猛地张开嘴,竟又是喷出了一团绿色火焰。

    那最后喷出的火焰颇为灵动,刚一离开绿袍散修的体内,便马上闻他旋转起来,而那散修周身的三团绿火也刹那间明亮的灼目,幽幽的散发着光芒。

    “这云海宗果然灵气浓郁,修炼起来事半功倍,我竟在这炼成了青璃魔火。”

    那散修眼中露出惊喜之色,右手抬起托谆团青璃魔火,口滞声喃喃。

    “名门大宗果然不同凡响,一个月后云海宗内门弟子大比,以我的修为进入内门虽说不成问题,可是每个宗门资源都是有限,真正能得到传衬恐怕也只有寥寥几人,看来这次大比我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想到这,那散修收起喜悦之色,深深吸入一口气,接着闭目修炼起来。

    黑山之中,一名浑身焦黑,双腿上缠绕着破布条的男子,正盘膝在一株巨大古木之下。

    这男子双臂极长,只是极为随意的搭在地上,粗糙的手掌上布满了各样的茧子,指甲里脏脏的都是污泥。

    可男子对此却丝毫不在意,只是口中不断一直的低声念着咒语。

    渐渐地,男子的双手闪烁过一道红芒,五指向下一插,竟是直直的插进了泥土之中。

    一丝丝灵力如同抽丝剥茧一般被抽出,沿着男子的双臂灌注到他的体内。男子身体微微颤抖之中,周身灵光顿时大放,铁钳一般的双手越插越深。

    “这云海宗当真是一处宝地,这黑山下面竟然是一条灵脉,怪不得此地如此多的妖兽。”

    男子目中露出贪婪之色,竟似乎想要将这一条灵脉都吸入体内一般,双手深深插在其中,头顶逐渐升起一股氤氲之气。

    风云台生死擂上,韩达一袭黑衣,黑发肆姿,懒散的靠在一块巨石之上,随意的伸出一条腿,状若半卧。

    “咳呸!”

    一口浓痰从口中吐出,韩达无趣的扔掉手中酒坛,右手轻轻一挥,顿时一个足足有婴儿头颅大的雷弧光球骤然悬钙心之上。

    “噼啪”之声自那雷弧光球上发出,十数道游走的雷芒在其中游走,时不时的发出火光。

    淡淡的蓝色雷光投映在韩达的双眼之中,却只映出了一个无聊至极的模样。

    “还要一个月才大比,老子呆的都要长毛了。”

    手腕一甩,雷光骤然消散,韩达无趣的深吸一口气,仰头高喊一句,

    “周泽可敢出来,与我韩达一战!”

    声音虽然不大,可却犹如晨钟暮鼓一般,轰然在半空之中形成了一道道巨大的音波,如同水纹一般扩散开来,传遍了整片风云擂之后。

    “这个疯子,早晚叫他闭上嘴!”

    云海宗内门弟子的一处洞府之中,一名内门弟子须发无风而动,双手捏成指诀,笔直的伸在身体前,一道道灵光自指尖弹出,打进面前虚空的一个法碑内。

    那是一个水瓶状的法宝,周身散发着蓝滢滢的光芒,上面雕刻着精美的花纹,不像是法器,倒像是一个珍藏品。

    只是此时,那珍藏品之中被塞满了大量的符箓和灵石,而随着灵光的每一道打出,都会有符箓或者是灵石被吞噬其中,数量肉眼可见的减少起来,却是个吞噬性的法宝!

    “吸收完这些,我的宝瓶里面就已经吸慢满了整整五百张雷系符箓,韩达,我倒要看看你的雷是否也能被我的宝瓶所吞!”

    可是此时风云擂上的韩达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惦记,仍然是无趣的深吸一口气,再次喊道,

    “周泽可敢出来,与我韩达一战!”

    这次声音之震撼,直直的传到了云海宗中峰的某处角落。

    一个瘦弱的身影在听到韩达的这声狂喊之后,身体倏然一抖,双目望着生死擂的方向,露出一丝惧怕之色。

    似乎生怕韩达找到自己,那瘦弱身影毫不犹豫的从腰间取出一根细长的毛笔,随后举起右臂在虚空之中快速的写了些什么。

    寥寥几笔之后,一道道乳白色的灵芒骤然钢在半空,钢出了一连串复杂而从未见过的字迹。

    “匿!”

    那瘦弱身影口中轻声一呼,随即一掌轻轻的拍在半空之帜字符之上。

    下一刻,突然“嗡”的一声轻响,以那字迹的上下宽窄三寸的地方,竟似凭空出现了一张符纸一般,肉眼可见一个足有半臂大小的符箓。

    那瘦弱身影口中似乎低吟着复杂的咒语,随后整个人竟然连带着符箓一同消失在原地,甚至连一丝气息都没有留存,仿佛刚刚这里原本就是空无一人。

    “周泽这孩子的仙术,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而此时高峰之上,纪长老俯视着那空无一人的地面,轻叹了一口气,对身旁的刘长老开口。

    “是啊,自从上次我们动用了大量的资源将他从死亡线上拉回来,这孩子的天赋仿佛觉醒的愈发的快了,我云海宗从来以幻术入道,无一人擅长阵法符箓之事,可周泽却似乎尤为擅长画符,刚刚这一天地画符,老夫当真见都没有见过。”

    刘长老轻轻概胡须,语气不知是敬佩还是感叹。

    “唉,只可惜周泽天分虽高,为人却还是太过单纯,胆子又小,未来着实堪忧。”纪长老叹道。“韩达不过是每日里叫唤他几句,就将他吓的躲匿起来,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会在试炼中与人厮杀,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说到这,纪长老倏然一顿,转过身一脸狐疑的看着刘长老,极为困惑的开口,

    “老东西,你说周泽从来也没见过韩达,怎么就怕他怕成这样!?总不成就是这么成天隔空问战,就将他吓着了?”

    刘长老一愣,显然也是被问住了。

    在他们眼中,周泽的实力和天赋只能用“深不可测”这四个字来形容,随着周泽的修为越来越深,所能施展的仙术和威能也就更加厉害,在同辈之中完全可以称得上没有手。

    可是,对于胆子锈点,他们却半分头绪都没有。

    而纪长老和刘长老却没有想到,周泽正是被韩达日日叫骂给吓到了。

    也不怪周泽害怕,韩达气焰实在太过嚣张霸道,光是站在那就足以让旁人不自觉的发抖,更不用说是一直在洞府之中修炼,鲜少见人的周泽了。

    “不过话说回来,宗主这次闭关已经一年多了,至今未有出关的意思,恐怕连这次宗门大比也不能参加了。”

    两个长老并没有在周泽身上思量太久,便一脸凝重的说起了正事。

    “宗主自从上次察觉天象异动,便一直闭关不出问卜此事,让我们广收散修入宗扩大力量,不知道中州究竟于要发生什么大事。”纪长老叹了一口气,眉宇中露出一丝忧愁之色。

    “纪师兄,还是莫要登了,这次我们广招散修,据弟子回禀着实招来了一些有实力的道友,不管中州发生什么,有如此多的道友,想必也能转危为安。”刘长老出口宽慰道。

    “希望如此吧。”纪长老轻声叹道。

    三五中文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