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1388章 宁无缺

    “这个……”那店里的伙计一见到这筑基后期修者,脸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连忙躬身道:“抱歉,无缺公子,总共三枚灵核精魄,全都被这位前辈买走了。”

    无缺公子眼神看向方逸等人,在柏初夏的脸庞上停留了片刻,柏初夏哪能不明白这目光中的含义,连忙拉了方方躲在方逸的身后。

    “三枚灵核精魄都被你买去了?”无缺公子面向方逸,冷冰冰问道,直到此时才算是正眼看了方逸。

    方逸来到东瀛仙岛,习惯性的将神识的气息收敛到了筑基后期,和对方的修为相差无几。

    不过如此一来,在无缺公子眼中看来,方逸便是如同被他拿捏在手中的鸡子一般,筑基期修者,在东瀛仙岛上简直是数不胜数,唯独金丹期的修者,才能让他忌惮三分。

    “不错,是我买下的。”方逸皱眉道,身边跟着一位金丹初期修者,不用问也知道这位定是某个大宗门中的公子。

    “那太好了。”无缺公子冷冰冰的面容浮出一抹笑意,开口说道:“乖乖将灵核精魄奉上,这件事情就此罢休,若是不然,别怪本公子让你走不出东瀛仙岛。”

    “哦?”方逸同样还以冷笑,“你还敢无视无极城的禁令?”

    “前辈,这宁无缺乃是无极宫天火长老的孙子,仗着他爷爷在无极宫的地位在无极城横行霸道,除非几位前辈不离开无极城,一旦离开,必然会遭来追杀。”

    很难得的,那伙计向方逸传音告知了宁无缺的来历。

    这宁无缺,从小没什么修炼天赋,但性情却异常的偏执,到后来甚至到处购买能够提升境界的丹药,硬是将修为提升到了筑基后期。

    可自从宁无缺的修为到达筑基后期之后,整个人便性情大变,在无极城肆无忌惮,动不动便与人交恶,事后更是派人暗中追杀,,在无极城中是天怒人怨,无奈天火长老地位崇高,并没有人出来制裁这宁无缺。

    “难道无极宫就没人管吗?”方逸有些不解,无极城中有这样的存在,无论是对于无极城还是无极宫,甚至东瀛仙岛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按理说,无极宫的高层不该放任猜对。

    “没法管。”

    那伙计继续传音道:“天火长老已经是半步元婴的修为,而且擅长炼丹和阵法,在无极宫中的地位非凡,再加上每次出事,都会有人出来顶罪,而这宁无缺,顶多也就是被禁足几天而已。”

    “多谢提醒。”

    听到对方的背景,方逸不由在心中苦笑了起来,他自己倒也无所谓,只是还带着柏初夏和芳芳,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妻女落入险境,形势比人强,方逸也只能退让道:“无缺公子,灵核精魄我可以转让给你,不过在下刚刚花费了六百块上品灵石……”

    “怎么,你还打算收我的灵石?”无缺公子面露笑容,笑容中透着一股阴森:“没问题,我敢给,你敢收吗?”

    强龙不压地头蛇,六百块上品灵石方逸赔得起,已然是打算认栽,当下拿出灵核精魄咬牙道:“好吧,这灵核精魄便当是在下送给无缺公子了。”

    “灵石算什么。”宁无缺没有去看方逸手上的灵核精魄,突然指了指方逸的身后:“那是你的女人和女儿吧。”

    “嗯?”方逸见宁无缺话中带着轻浮,顿时有些恼怒,眼中闪过一丝阴沉,道:“这和你无缺公子没什么关系。”

    “难得难得。”宁无缺道:“这样吧,灵核精魄留下,另外,把你的女人留下,你和你女儿还有这小辈便可以离开了。”

    “放肆。”冒犯到自己的妻子,方逸顿时勃然大怒,对那金丹老者道:“我数到三,赶紧拉了你家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公子消失,否则便给他收尸。”

    “一……”

    “公子,算了。”

    身后那金丹老者,不知为何,从方逸的愤怒声中感应到了浓烈的危机,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异常奇怪,对方明明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可这强烈的危险感觉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刺激得他的皮肤一阵刺痛。

    金丹老者不敢冒险,毕竟他的任务便是保护宁无缺,万一真被眼前这修者给杀了,就算事后将眼前这四人全都凌迟处死,他也难逃罪责,因此这老者感受到危险的第一反应便是息事宁人。

    方逸其实是故意以神识之威向这金丹老者施压,也是希望对方顾全大局将这宁无缺给拉走,若是真动起手来,自己固然能斩杀眼前这两人,可事后却难逃脱无极城的追捕。

    到时候不但是他,柏初夏、方方也难逃一劫,便连司元杰也要受到牵连,若非如此,方逸早就拔剑斩了这人。

    “有意思。”宁无缺却是冷笑,双手背后,对方逸道:“我看你也不用数了,有种你便杀了我。”

    同时宁无缺对身后那金丹老者道:“不要碰我,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有没有胆子。”

    “二……”方逸没有理他,继续数道,同时神识彻底释放,接近金丹中期修为的神识爆发,以神识的威压想要逼迫宁无缺后退。

    “公子,走吧。”那金丹老者终于明白了这危险感觉从何而来,原来对方一直压制着修为,现如今爆发开来,却是让他都看不透。

    “哈哈,好,真好。”宁无缺甩开金丹老者的手道:“说了,不要碰我。”随后面向方逸哈哈大笑,眼角中甚至笑出了泪水,道:“你可要想好,杀了我,你们四人全都要陪葬。”

    “三……”方逸数到三,眼中寒光一闪,顿时,宁无缺的识海陡然炸裂开来,眼神之中再无一丝色彩,临死前,宁无缺脸上竟似解脱了一般,身躯倒地的同时,传来宁无缺最后的叹息声:“终于死了。”

    方逸数到三,神识化剑,将宁无缺的识海彻底绞碎。

    “唉……”那金丹老者叹息一声,对方逸道:“你这又何必,跟我走一趟吧。”

    “我跟你走没问题,不过,祸不及妻女,还有我这位小兄弟,让他们离开如何?”方逸自问即使是在金丹后期的修者面前,他也有把握逃出去,关键是现在要将妻女送走。

    “不行。”金丹老者摇了摇头,说道:“事发你便已想到,此事绝无可能善了,至于会不会波及你的妻女和兄弟,自会有无极宫定夺。”

    “金丹期修者了不起吗?我看你也是找死!”方逸眼中戾气尽显,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逼迫过。

    “你能逃去哪?”金丹老者摇头道:“已经晚了,束手就擒吧。”

    就在方逸爆发出金丹期实力时,这金丹老者已经传了消息会无极宫,这时已经有不少修者赶来,两人说话时,方逸便已经感应到了周围被十余位金丹修者包围,其中多数修为都在金丹中期之上。

    “初夏,对不起。”方逸嘴角露出一丝苦涩,万万也没想到,竟会在无极城碰到这种事情。

    “是我们对不起方方。”柏初夏蹲下身,搂着方方,暗夜豹则是警惕着四周,它已经打定主意,不会让任何人将方方带走,除非自己战死。

    “爸爸,妈妈,方方不怕。”方方似乎也感受到了紧张的气氛,搂着柏初夏的脖子。

    “元杰,连累你了。”方逸对司元杰略带歉意说道:“马上要成婚了,却被我牵连进来。”

    “逸哥你别这么说,要不是因为我,你们也不会现在跑来无极城。”司元杰道:“一会儿咱们和他们拼了。”

    正这时,一个银白色长袍的修者走进这家店铺,看到地上躺着的尸体,微微皱眉,目光扫过方逸四人,问道:“你们杀的?”

    这修者的银白色长袍的胸口处,绣着一个金色图案,方逸知道,这金色图案代表着无极宫长老的地位,也只有金丹后期修者,或者是金丹级别的炼丹师、炼器师、阵法大师才能够晋升到长老之位。

    而像天火长老那般,即有半步元婴境界的修为,又是炼丹师和阵法宗师,在无极宫中的地位可想而知,甚至不比无极宫宫主差多少。

    “我杀的,和他们无关。”方逸知道,面对金丹后期修者,他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贸然反抗,也只能落得身死的下场,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无极宫能够讲理,不牵连妻女以及司元杰。

    “全部带走,听候天火长老发落。”那金丹后期修者一声令下,立即有金丹中期修者闯了进来。

    暗夜豹刚要变大身形拼命,识海中却响起方逸的声音:“别反抗了,你那点修为什么作用都起不了,而且,你们不做反抗,还有一线生机。”

    听到方逸的话,暗夜豹便也沉默下来,任由来人封锁了灵力带走。

    无极宫,天火长老的居所内,宁无缺的尸体静静躺在地上,天火长老双手背后,闭着眼睛久久不愿睁开。

    “你这又何苦。”天火长老叹息一声道。

    宁无缺身死,留在天火长老居所内的心灯便已熄灭,而宁无缺死前的景象也都被他看在眼中。

    伸手掰开宁无缺紧握着的右拳,掌心中是一个储物袋。

    “这是特意留给我的吧。”天火长老轻轻摇头,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封信件。

    “爷爷,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孙儿大概已经死了吧。”

    里边是宁无缺熟悉的笔迹。

    “爷爷,孙儿这辈子,过的最快乐的岁月,大概便是五岁之前那几年了,虽然现在停留在记忆中的只是些片段了,但仍有爷爷慈祥的面容。

    可自从测出我的天赋不高时,爷爷您似乎就再没理过我了,后来我懂事了,明白了爷爷的意思,大概便是让我自生自灭吧,您给我留下了巨大的财富,还有刘伯的保护,可这都不是我想要的啊,我只想要待在爷爷身边就好了,我知道我资质差,于是努力修炼,努力修炼还不够,我便到处去购买能够提升境界的丹药,终于在四十七岁时晋级到了筑基后期,可是爷爷您还是不肯见我,我懂,由于我服用了太多的药物,终生怕是再难寸进,更不要说成就金丹。

    我在无极城借着您的名头横行,也是希望能引起您的注意,哪怕您把我叫到面前,骂我一顿或者打我一顿,哪怕是杀了我,我都心甘情愿啊。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我想我也该心死了,于是便安排人到城外暗杀那些和我有过冲突的修者,我想,干脆死于无极宫的刑罚算了。

    可是没有,每一次都有人为我顶罪,我不知道那是您安排的,还是那些想要讨好您的长老们安排的。

    我想到过自杀,可刘伯的神识时时刻刻关注着我,活着已经了无生趣,想死都变的困难,我多希望,多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有人无畏无极宫的势力,将我给杀了就好了。

    爷爷,孙儿现在已经死了吧,无论我死于何人之手,还望爷爷不要给我报仇了,我这些年已经做了够多的坏事了,希望爷爷满足我最后的要求。

    孙儿:宁无缺绝笔。

    “唉……”天火长老长叹一声,手中信件瞬间焚烧干净。

    “天火,别来无恙否?”这时候,天火长老识海中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既然来了,进来坐吧。”天火长老道,声音中凸显寂寥。

    “节哀吧。”来人一进院子,便见到了宁无缺的尸体,出声劝道:“反正无法晋级到金丹期,也活不过三百岁寿限,你难道现在还看不破这些吗?”

    “我只是希望他能平平安安过完这三百年,不再卷入是是非非之中,难道我做错了?”天火长老问来人,又像是问自己。

    “你错就错在,没有明明白白告诉他你的想法。”来人摇了摇头。

    “告诉他又怎么样?”天火长老说道:“凭无缺的性子,一定不会听我话的。”

    “没试过你又怎么知道。”来人道:“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太难过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天火长老道:“说吧,你来干什么?”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老伙计?”来人说道:“咱们也有三十年没见过了吧。”

    “三十三年。”天火长老道:“若是没事,恕我不能奉陪了,杀人偿命,那四个人,我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你孙子的信你也看到了,就不打算满足一下他的最后要求?”来人道。

    天火长老瞳孔一缩,脸上骤然变色:“你刚才偷看了无缺的信?”

    “说什么偷看那么难听。”来人道:“我只不过是神识扫了一下,不小心看到的而已。”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天火长老道:“老伙计,你该不会是拦着我报仇的吧。”

    “那好吧。”来人终于正色道:“我打算保下这几个人,杀你孙儿的那个年轻人,算是我一位忘年交。”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