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修者界起波澜(下)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修者界起波澜(下)

    距离比武大会还有一个月的时候,三大宗门公布了此次比武大会的奖励。

    金丹中期的第一名,可以获得五千块上品灵石,补天丹十粒,天灵丹一百颗,三大宗门随机一位太上长老一月时间的指导,进入青莲秘境修行十年。

    第二名,可以获得三千块上品灵石,补天丹三粒,天灵丹五十颗,三大宗门随机一位太上长老十天时间的指导,进入青莲秘境修行三年。

    第三名……

    这消息一出,顿时在修者界之中引发了巨大轰动,这次的修者比武大会,三大宗门可谓是下了血本。

    尤其是筑基期修者,只要最终进入前十的修者,最起码都可以得到乾元丹一枚,这乾元丹,有和破障丹相同的功效,可以增加筑基期修者渡过金丹大劫的几率。

    只要资质足够,修炼到筑基后期乃至半步金丹,这之间都没有什么劫难,对于修者来说,真正经受的第一个天道考验便是金丹大劫,不知道多少修者止步于此。

    这也使得诸多修者更加谨慎,包括昊天宗赵宗主,其实修为早就可以进入半步金丹境界,只不过对于金丹大劫没有丝毫把握,只能将修为压制在筑基后期,不敢突破,一旦突破到半步金丹,随时可能会迎来金丹雷劫。

    这一点,龙旺达便深有体会,在连云海域之中,他可以压制体内灵力,不去引发雷劫,但是在修者界却压制不住,最终只能先一步回到连云海域。

    若是有了一枚乾元丹,对于像赵宗主这样的筑基后期修者便有了巨大的帮助,能够提高三成渡劫成功的几率,足矣让他们敢于将修为突破到半步金丹了。

    对于炼气期修者同样如此,甚至更是优待,只要能够进入前一百的炼气期修者,便可以得到一枚筑基丹,有了筑基单,炼气后期的修者便可以百分之百进入到筑基期,不用再担心晋级失败或者走火入魔这样的事情发生。

    的确如三大宗门宗主所料,这些奖励一经公布出去,立刻便遮掩了玉泉宗一事,整个修者界都在讨论比武大会的事,再加上各大宗门的有意压制,这件事情几乎就被揭了过去。

    很快,比武大会正式开始,修者界总共数万修者参加,足足进行了一个月时间才落下帷幕,获得名次者自是兴高采烈,没有获得名次的见识到了差距,也暗自摩拳擦掌,下定决心努力修炼,争取在三年后的下一届大会中脱颖而出。

    没有了魔道修者的骚扰,玉泉宗一事也被揭了过去,三大宗门本以为接下来修者界会进入一段安稳期,却没有想到,比武大会过去还不到一个月,两个中型宗门却是互相斗了起来。

    原因还是玉泉宗一事,万柳宗宗主李道行与玉泉宗宗主吴天宝乃是至交好友,而紫云宗宗主杜星宇却一再指责玉泉宗宗主不该设下圈套坑杀道门传人,而导致道门传人心灰意冷,回到世俗界,甚至担心起日后对抗魔道修者的最终结局。

    李道行认为杜星宇污蔑了自己已死的至交好友,因此与杜星宇争吵辩驳,最终动起手来,两位宗主修为实力都在伯仲之间,这场争斗一打便是一天多的时间,见两位宗主动手,门下弟子为表明立场,也纷纷斗了起来。

    开始时,两宗对外宣称相互切磋,各大宗门也就没有插手制止,可一战之后,李道行战死,与万柳宗交好的一些中小宗门纷纷出手,原本两个中型宗门之间的争斗愈演愈烈,最后竟有三十余个中小型宗门加入到了这场战斗之中。

    当李道行战死,各大宗门开始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想要出面阻止却已经来不及,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李道行的至交好友想要给李道行报仇,根本无可厚非,各大宗门也不好插手这种私人恩怨。

    最后,这场战争以战死金丹修者九位,筑基期修者近百人,炼气期修者数千的结局告终,在修者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此战过后,三大宗门颁布法令,严禁修者界各个宗门相互争斗,若真有仇怨,可以上禀三大宗门,在三大宗门主持下进行决斗。

    结果却事与愿违,宗门与宗门之间没有了争斗,可许多修者之间的争斗却是不肯罢休,由于那一次牵涉的宗门实在太多,再加上这些宗门也都有相互交好的宗门,如此蔓延之下,修者界几乎随时都有争杀发生。

    这种事情范围一广,便是连三大宗门都束手无策,最终,覃修请郑秋和连智两位宗主齐聚归元宗,商讨对策。

    待郑秋和连智两人坐下,覃修苦笑道:“两位师兄,你们可有查到什么?”

    “查不到。”郑秋摇了摇头,说道:“那些参与其中的修者,被我暗中抓了数十个,这些修者的答案或是为了宗门大义,或是了为了亲朋好友,再经我私下查验,他们所说的确属实。”

    “我倒是可以肯定,这件事情背后定是有人推波助澜。”连智眼中射出一道厉芒,说道:“两位师兄当知我修炼的一门功法之中,有一种搜魂之术。”

    连智说到这里稍微顿了一下:“不过这搜魂术未至大乘之前有违天和,师弟我一直以来也未曾修炼,但此次事态已经失控,我也顾不得许多,先将这搜魂术修炼入门。”

    “嘶……”郑秋和覃修听闻搜魂术均是倒吸口凉气,郑秋脸色明显有些不悦道:“连师兄,这件事情可征询了贵宗几位太上长老的意见?”

    “我也觉得连师兄你欠考虑了。”

    覃修也是有些不满,说道:“搜魂之术虽然于眼下有益,可事后呢?在修者界诸多修者眼中,三大宗门同气连枝,若是被人知道我们三大宗门有这种手段,那天下修者便都知道,无论任何秘密都无法瞒过三大宗门,到时候,怕是会惹得人心惶惶。”

    连智曾经从秘境出得到一门功法,借以修炼至如今半步元婴境界,这门功法当中,便有搜魂术,这搜魂术,只要修炼入门,便可以强行搜索他人记忆,但是被搜魂者,几乎必死无疑,除非将这门法术修炼至大乘境界,才能保住对方魂魄。

    在郑秋和覃修眼中看来,有伤天和还在其次,关键是,三大宗门在修者界的信誉问题。

    对于修者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诸多秘法宝物,这一点和连云海域没有什么区别,但是现如今,三大宗门有人通晓搜魂之术,也就意味着,修者界所有修者对于三大宗门而言,再没有了绝对的秘密。

    如此一来,便会如覃修所说,定会惹得诸多修者人心惶惶,一旦被人爆出三大宗门利用搜魂术获取了某些修者的秘密,那么三大宗门积攒多年的信誉便会毁于一旦。

    “两位师兄,现如今这局面,我们还有的选择吗?怕是再没有好的办法,整个修者界就要分崩离析了,别说对抗魔道修者了,怕是连下一次的兽潮都过不去。”

    连智摆了摆手,说道:“我知道此法术牵连太多,所以这件事情也只告诉了两位师兄,查明这事之后,我可以立下誓言,终生不再施展此法术。”

    听到连智如此说,郑秋和覃修的脸色才稍有缓和,两人对视一眼,覃修道:“如此甚好,倒是牵连了连师兄,一旦修炼此法,怕是元婴大劫就没那么好过了。”

    连智摇了摇头,说道:“本来元婴大劫便是九死一生,若能因此解决修者界此次事件,那我连智就算一死又有何妨?”

    “连师兄高义。”见连智说的大义凛然,郑秋和覃修拱手道。

    “被你们说的带偏了话题。”

    连智将话题拉扯了回来,说道:“刚才说到搜魂,我和郑师兄一样,暗中抓捕了一些修者,对于其中最可疑的几位使用了搜魂之术,却是发现其中一人暗中受了指使,故意把事情搞大,但是暗中指使的人是谁,那位修者也不知道。”

    “看来我们之前推测的不错。”覃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愁容,说道:“只不过暗中究竟是谁搞鬼,我们却是不知道。”

    “那就不用猜测,将一切事情追根溯源。”

    郑秋想了一下,说道:“这一系列事情的起因便是玉泉宗一事,现在咱们掌握的蛛丝马迹,基本可以确定,吴天宝有意坑杀方逸,那咱们就将此当作真相。”

    连智和覃修均是点头,听着郑秋继续说道:“若是方逸一死,最终获利的是谁?”

    “那可说不好了,这件事情的牵扯太广了。”连智苦笑道:“道门传人不出,三大宗门便是修者界领袖,按这个道理说,若方逸死,三大宗门也算是受益一方。”

    历届道门传人,一出现便是无敌修为,而且屡屡拯救修者界于倾倒之间,也因此被公认为是修者界领袖,道门传人号令之下,莫有不从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正如连智所说,道门传人若死,于三大宗门的确大有裨益。

    “连师兄,自家人就没必要这样说了。”覃修说道:“三大宗门,哪一个没有受过道门传人的恩惠?旁人不知道,莫非我们自己还不知道?又怎么敢生出加害之心,我们关起门来分析,不用说这些没用的。”

    “那好。”连智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道:“郑师兄请继续。”

    “好。”郑秋道:“道门传人一死,那么最终收益最大的无非就是十万大山中的妖兽和魔道修者。”

    “先说十万大山中的妖兽,已经屡次败在道门传人手下,现如今方逸这位道门传人修为不高,那些妖兽想要置其于死地不难理解。”郑秋道:“只不过,十万大山中的妖兽并不具备控制修者界修者的手段。”

    若是妖兽能够操纵部分人类修者,只需要在某次兽潮时让这些修者在内部引发混乱,那么人类修者的四道防线怕是瞬间即溃,不可能把这种手段留到现在。

    “再有便是那些魔道修者了。”郑秋接着分析道:“从那些魔道修者身上,我们多少也能看出些苗头,魔道修者中的领袖,怕是颇为擅长控制他人,能够暗中操纵一批修者,也不难理解。”

    “而且,方逸没死,又有人借助这件事情暗中挑拨,最终导致许多矛盾激化,演变成如今这种局面,也刚好符合了魔道修者的利益。”

    魔道修者一出现,便是力争消耗掉修者界筑基期以及金丹期的修者,玉泉宗事件发展到如今,引发修者界处处争斗,正好也是在不停消耗修者界的高阶修者,从这一点上看,和魔道修者的初衷倒是相吻合。

    “吴天宝和周兴乃是自爆金丹而死。”

    覃修这时也补充道:“而且还是同时自爆,从朱寿江镇山口中所知,他们两人连彭斌一招都挡不下来,若是双方真有争斗,怕是如那彭斌所说,那两人根本就没有自爆的机会。”

    “还没有发生争斗,两个人便同时做出自爆金丹的决定,怎么看也不像是我们修者界修者的特征。”覃修说到这儿,看向连智和郑秋问道:“两位师兄可从贵宗前辈口中知悉过那座据点之中的事情?”

    “略知一二。”郑秋道:“当时贵宗刘师叔动手以空间法则擒拿下两位金丹后期的魔道修者,刚要问话,那两名魔道修者便自爆了金丹。”

    “这么说来,此事最大的嫌疑,便是魔道修者了。”连智点头道:“若是这样,事情反倒好办了。”

    “哦?”郑秋看向连智,问道:“连师兄莫非是有了什么办法?”

    “一些建议,有不妥之处还望两位师兄指点。”连智笑道:“我们可以抓捕一些闹事的修者,让他们承认乃是受了魔道修者古惑,故意挑拨修者界的修者相互争杀消耗。”

    “这件事情如此解释合情合理,而且我们可以因此搬下法令,凡是再有以此事件闹事者,一律视作魔道奸细,杀无赦。”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