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金丹自爆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金丹自爆

    “几位好酒量啊。”看到方逸等人又喝了一杯,吴天宝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

    “如此好酒,再多来一点也没问题。”方逸闻言也是笑了起来,脸上没有丝毫醉酒的样子。

    “嗯?那再来一杯。”

    吴天宝见方逸面露迷离之色的时候,原本有些蠢蠢欲动,却见方逸瞬间币便清醒过来,顿时拉着彭斌和小魔王要以茶代酒,让几人满饮此杯。

    对于以玉泉河水冲泡的极乐叶,吴天宝可是知道威力,真要满饮了此杯,就算是金丹中期也控制不住那种发自灵魂的愉悦,吴天宝就不信几人能抵挡得住。

    眼见三人各自饮下,面露迷醉和兴奋的神色,周兴顿时冷笑出声道:“什么道门传人,不过如此。”

    “也幸亏是有极乐叶这种东西。”吴天宝道:“迟则生变,动手吧。”

    吴天宝这句话是对一旁的副宗主周兴所说的,他闻言也没有多说什么,顿时拍出一掌,灵力攻向方逸和彭斌。

    “唉,这就亏了。”方逸本打算装作中毒的样子,看看能否探出两人究竟出于何种目的要杀自己等人,可两人似乎根本没有多说的意思,直接便下了杀手。

    叹气的同时,方逸周身已经笼罩了四层光罩,内有一百零八道锋刃守护,周兴本以为可以轻取方逸性命,一掌也未尽全力,掌形灵力拍击在方逸的护身光罩上,也只有最外一层破碎。

    “你们没有中毒?”吴天宝顿时大惊,他可是知道,便是和同级的魔道修者相比,彭斌的实力也要更高一筹,自知不是彭斌对手,才想出了极乐叶这个办法,否则关起门来直接杀了便是。

    但此时已经晚了,彭斌随手一拂,吴天宝的灵力瞬间溃散,彭斌弯弓搭箭,对准了吴天宝,冷声问道:“说,为什么要杀我们。”

    “哈哈……”眼见大势已去,吴天宝突然哈哈一笑,笑声中透着一丝惨淡,看了一眼周兴,两人眼神之中同时浮现出疯狂之色。

    “不好,快走。”

    彭斌猛然吼道,回身向殿外疾飞的同时,流星箭射向大殿两扇木门,轰隆声响,连带着一个简单阵法和木门均被流星箭轰出一个大洞,方逸也驾驭飞剑向外飞去,同时不忘将几粒造化丹吞入腹中。

    “轰隆!”一声巨响,整座山峰都似乎摇晃起来,玉泉宗大殿瞬间被轰的炸裂开来,这一声炸响之下,半个山峰都被削平。

    饶是彭斌,被这爆炸的余波波及到也是五脏震荡,一口血喷了出来,方逸的防御光罩被这余波击中,瞬间破碎,一百零八道锋刃也暗淡无光,爆炸的余波冲入方逸体内,顿时方逸的五脏六腑都开始破裂,也幸好提前吞服了造化丹,体内不少脏器在破裂的同时便被瞬间修复,不止如此,方逸的识海也受到了相当剧烈的冲击,险些昏厥过去。

    仰躺在地上,方逸只觉得识海之中嗡嗡作响,神志都有些不清,显然受到了不小的损伤。

    回头望去,原本那大殿已然是消失无踪,原本高达数百米的大山也消失了一半,两个金丹期修者自爆的威力可见一斑。

    “方逸,你没事吧。”小魔王应付起来倒是轻松,利用瞬间移动远远遁离,这时见爆炸余波已过,连忙来到方逸身边问道。

    “不太好。”方逸勉强说道,身体的伤势倒是没什么,造化丹在快速修复着,但识海的伤势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慢慢将养。

    “彭老大,你怎么样?”小魔王看向不远处的彭斌。

    “我还好,他奶奶的,什么情况,一言不合就爆金丹,这他娘的谁受得了。”彭斌忍不住骂道。

    一位金丹初期和一位金丹中期修者,竟然选择同时自爆金丹,这威力,宗门大殿被炸散不说,连半个山峰都被夷为平地。

    “这是跟咱们有什么深仇大恨,话都不说就直接爆了。”彭斌心里异常的郁闷,吴天宝和周兴,实力都算不上强,本来打起来十拿九稳的局面,结果对方一个自爆,差点就把自己和方逸给搭了进去。

    爆炸声一响,玉泉宗整座大殿连带着半个山峰都消失不见,周围山峰的筑基期弟子立刻驾驭法器飞来,顿时,三十几位筑基期修者将方逸三人围笼起来,其中一位筑基后期修为的弟子怒声喝问道:“怎么回事?就算你是道门传人,也不能无缘无故斩杀我们宗主吧。

    “告诉你们,我们已经有门下弟子去请月华宗长老,片刻即到,几位若是不给个交代,怕是别想离开玉泉宗了。”

    “还敢恶人先告状?”

    小魔王顿时恼怒,眼神之中电光闪过,伸手一指,顿时,接连两道小树粗细的雷电凌空劈下,正好劈在那筑基后期修者身上,连续被两道闪电劈中,那筑基后期修者顿时化作一堆焦炭,小魔王冷声道:“玉泉宗设计对付我们兄弟几个,我还没找你们麻烦呢。”

    见那黑衣少年二话不说痛下杀手,围拢的诸多筑基修者顿时纷纷退开一圈,刚才说话这位,已经是玉泉宗筑基期修者中实力最强的一个,竟被对方如此轻易便斩杀,心中均是涌起惧意。

    可是事关宗门荣辱,这些修者又不可能就此逃离,便只能离的稍远一些,人人均是如此想法,包围的圈子一下扩大了几十米。

    “哼。”小魔王冷哼一声,架起方逸,问彭斌道:“彭老大,能走吗?”

    “别说走,杀人都没问题。”

    彭斌赤红着双眼,心中有一股将玉泉宗灭门的冲动,只不过彭斌心中清楚,这股杀意来源于原先那魔功的意念,不过自己若是在此大开杀戒,相当于是给那魔功的意念创造机会,重新占据自己的识海。

    强烈压制下那股杀意,彭斌的眼睛又变回了黑白两色,道:“小魔王,走,咱们先回昊天宗。”

    “好,我看有谁敢拦。”小魔王一边嘴角翘起,露出一丝邪异笑容,道:“来多少,我便杀多少。”

    小魔王和彭斌一左一右架着方逸,凌空飘飞而起,向传送阵方向飞去,见前边围拢的人群没有散开,小魔王伸手一指,冷声道:“让开。”

    “不行。”正对着方逸三人的一位筑基期修者左右看看道:“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走了,他们三个已经伤了……”

    “轰!”那修者还没说完,一道雷电劈下,仅有筑基中期修为的他瞬间便被劈成了焦炭。

    又死一个,方逸三人正对面顿时让开一个缺口,面临生死,宗门荣辱也变的没那么重要了,更何况,连两位宗主都死了,怕是他们这些弟子马上也要解散了。

    看着眼前让出的缺口,小魔王却没急着离去,环视了一周,问道:“还有送死的没有?”

    周围一片寂静,只听见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一群废物。”小魔王不屑道,和彭斌架着方逸飞向传送阵,才刚刚抵达传送阵,便见传送阵中空间一阵波动,三个人影同时出现,其中除了玉泉宗一名弟子外,还有两位金丹中期修者。

    彭斌眉头微皱,有些不舍的吞服下一颗补天单,现在情况未明,自然要先做好万全准备。

    “恭迎月华宗两位长老大人,还请两位长老大人为玉泉宗主持公道。”

    “请两位长老大人为玉泉宗主持公道。”

    玉泉宗一群又一群弟子单膝跪下,声音传遍山谷,引起阵阵回响。

    月华宗两位长老也均是金丹中期的修为,这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搭配在一起确实相得益彰。

    “朱师兄……”那位偏瘦的修者道:“好像是金丹自爆。”

    “感觉到了。”那位朱师兄眉毛一挑,随后看向飘飞过来的彭斌和小魔王,最后眼神落在了方逸身上。

    “朱寿见过彭师兄。”那位朱师兄见到彭斌,拱手道:“当日古月宗一战,朱寿有幸领略彭师兄风采,万分佩服。”

    同时,朱寿拉了一下身边那位偏瘦的修者,给了个眼色,对彭斌道:“这位是我宗门师弟,叫做江镇山。”

    “江镇山见过彭师兄。”江镇山亦向彭斌拱手道。

    “怎么,你们两个打算拦我们去路?”彭斌面色阴冷,问道。

    “不敢。”朱寿道:“不过三大宗门总领修者界,也另各大宗门各自管辖一方,今日此事,总要给玉泉宗门下弟子一个交代。”

    “交代?呵呵……”彭斌一指方逸,道:“我兄弟,便是你们口中的道门传人,如今神识受损,我们找谁要交代?”

    “所以,是非对错总要有个结论,给受害者一个公断。”朱寿道:“还请彭师兄讲述一下经过。”

    “好。”彭斌和小魔王架着方逸落到地面之上,道:“玉泉宗宗主吴天宝请我们来做客……”

    彭斌将在昊天宗遇到吴天宝开始,将事情讲述了一遍。

    江镇山道:“彭师兄自说自话,可有什么证据?”

    “证据?哈哈……”彭斌朗声大笑,伸手指着山上山下诸多玉泉宗弟子道:“他们还活着,难道不算证据吗?”

    “我若有心要杀吴天宝和周兴,他们就算想自爆也做不到。”彭斌道:“这……算不算证据?”

    “你……”听到彭斌的话,江镇山顿时有些恼怒,“彭师兄,你这话略微狂妄了些吧。”

    “狂妄?”彭斌目光一冷,身后陡然飞出五道黑色气流,眨眼便到了朱寿和江镇山身前。

    两人并没有见识过五鬼噬魂,纷纷以灵力抵挡,却见那五道黑色气流直接穿过的他们的灵力,并且穿过身躯,那一瞬间,两人只觉得神魂竟有些颤栗,再次清醒过来时,便见一把黑色长刀架在了两人的脖子上。

    冷汗瞬间流下,想不到这彭斌如此凶悍,若真有心要杀他们俩,怕还真就反应不过来,也正应了彭斌那句话,若他有心斩杀吴天宝和周兴,凭那两人的修为实力,的确不可能有自爆的机会。

    所以两人自爆,应该是在彭斌没有任何防备下做出来的事情。

    江镇山小心退后了数十米,开口说道:“看来,彭师兄所言不虚。”

    “朱师兄,我也不相信道门传人会无故斩杀一个小小玉泉宗宗主。”

    朱寿闻言点了点头,说到底,修者界也是强者为尊,彭斌已经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的确如他所说,他若要杀,不但吴天宝和周兴无法自爆,怕是这些玉泉宗弟子也要死伤大半。

    单就这一点,其实便足够证明孰是孰非了,再联想到彭斌所说,吴天宝在昊天宗等了半月之久,就为邀请他们到玉泉宗做客,便越加觉得这吴天宝有什么问题,只不过吴天宝和周兴两人都已身死,想要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就几乎不可能了。

    “彭师兄,我看方道友伤的不轻,不如到我月华宗修养些时日,我月华宗虽比不过三大宗门,但也有些福地,想必对方道友的伤势也有些帮助。”朱寿心中定下结论,见方逸伤的的确不轻,开口邀请。

    “不必了,奶奶的,邀请我们前去的怕是都没存什么好心思。”彭斌一口拒绝,玉泉宗前车之鉴,让彭斌心生戒备,再难相信这些人,尤其月华宗这种大宗门,若真是进入对方宗门之中,到时怕是想逃都逃不掉。

    “你……”朱寿闻言大怒,但却是不敢和彭斌翻脸。

    “我什么我?咱们山水有相逢!”彭斌和小魔王搀扶着方逸,踏上传送阵,调整好昊天宗方向,阵法启动,三人消失不见。

    昊天宗之中,小魔王和彭斌架着方逸从传送阵一出现,小魔王立刻一抬手,灵力爆发,便将昊天宗所布置的传送阵法给摧毁。

    听闻动静,赵宗主连忙跑来查看,却见彭斌和小魔王搀扶着方逸,两人脸色均是冰冷。

    “方师弟怎么了?”见方逸受伤不轻,赵宗主也顾不上传送阵被毁之事,连忙问道。

    “被人算计了。”方逸有气无力的开口道:“吴天宝心有不轨,想要致我们于死地,还好福大命大,捡回一条命。”

    “这怎么可能?”赵宗主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三人。

    赵宗主倒不是觉得方逸会欺骗于他,但是修者界这些年来共同对抗兽潮,今日又共同对抗魔道修者,虽说各宗门之间矛盾的确也有不少,但还不至于如此费尽心机的去对付几个修者。

    更何况方逸的身份乃是道门传人,放到哪都会得到足够的礼遇,又怎么会有人不惜自爆金丹要杀方逸,无论怎么看,赵宗主都觉其中有诸多不合理之处。

    (本章完)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