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左使大人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左使大人

    道门在修者界的地位,要远超方逸的想象,而道门传人现身的消息,在方逸现身之后立刻传播开来,很快便席卷了整个修者界。

    “想不到上次在古月宗,与我们并肩作战的竟是道门传人。”古月宗内,一个筑基期修者兴奋的说道:“幸好那次我主动请缨出战,否则便是错过了这等机缘。”

    “怪不得,仅仅三人就杀了数十魔道修者,原来其中有道门传人。”

    “还有那一剑,竟然连金丹期修者都轰成了碎屑,能够在筑基中期的修为便有这样的实力,也就只有道门传人才有可能做到吧。”

    消息传开,最兴奋的莫过于那些参与了古月宗清剿行动的诸多筑基期弟子,这些人甚至庆幸参与了那次清剿,才有了与道门传人并肩作战的机会,这可是能让他们吹嘘一辈子的事情。

    不得不说,方逸出现的时机恰到好处,修者界正被一群魔道修者闹的天翻地覆,人心惶惶,但是道门传人的现身,立刻起到了稳定人心的作用。

    以至于,方逸的修为实力也被传的乱七八糟,有人说方逸在古月宗战场,一剑阵斩过百魔道修者,以筑基中期修为独自硬拼金丹中期的魔道修者,也有人说方逸本就是金丹修者,更有传言说,方逸已经到了金丹后期,元婴不出,无人能敌。

    身在天元宗正清脉的方逸,听了这些传言也是哭笑不得,古月宗事了,方逸四人便随徐元回到了天元宗,一回到宗门,徐元立刻派出弟子四处打探道门消息,并挽留方逸和彭斌四人。

    对此方逸倒是乐意,有宗门之力去打探消息,总比自己乱撞要好,于是便在天元宗安心住了下来,几人这段时间修为进展的都很快,需要一定的时间沉淀下来修炼。

    “方道友。”一个月之后,院门被打开,徐元走进方逸等人在正清脉居住的院子。

    “徐前辈。”方逸见徐元进来,连忙迎了上来。

    “方道友就不要再前辈前辈的叫了。”徐元连连摆手,说道:“虽说方道友如今还是筑基期修为,但是真正实力却是能够斩杀金丹初期,若是瞧得起的徐某,称呼一声徐师兄便可。”

    真论起辈分,徐元能让方逸称呼一声师兄,已然是占了很大便宜了。

    “即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方逸出身世俗界,和徐元又不是同宗同门,对这些辈分什么的并不是很看重,当下说道:“徐师兄这般高兴,可是有了我师门消息?”

    “哈哈,道门的消息可不好找。”徐元哈哈笑道:“不过你看这个。”

    徐元说着,伸手翻出一块玉牌道:“归元宗派人送来的玉牌,说是在归元宗已经为方师弟你准备好了洞天福地,方师弟可以凭此玉牌,随时前往归元宗修炼。”

    “啊?”方逸闻言不由愣住了,摇头说道:“我好像没说过要去归元宗吧。”

    在方逸的认知里,向来都是无功不受禄,自己和归元宗没有什么往来,对方怎么就连洞天福地都准备好了。

    “我估计他们是在向你示好。”徐元笑着说道:“要我说,恐怕不久之后,紫霄宫和飘渺阁也会送来这种玉牌,你还不知道你那道门传人的身份,在修者界究竟有着什么样的地位!”

    “道门只是我的师门,师门对于修者界有恩,但和我无关。”方逸摇了摇头,他在天元宗住的还算自在,并不打算更换住所,而且方逸也不知道那些人存着什么心思,倒是不如在天元宗呆下去了。

    果然正如徐元所说那样,徐元还没离开方逸的小院,紫霄宫和飘渺阁就派人送来了玉牌,同样也都在在宗门之中为方逸准备好了洞天福地,邀请方逸前去修炼。

    不止如此,自从方逸道门传人的身份传开后,天元宗来访的修者逐渐多了起来,许多人指名要拜会道门传人,但都被天元宗谢绝,甚至开始有不少修为不错的散修,欲要拜在天元宗正清脉门下。

    “这道门传人的身份还真是……”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对徐元说道:“倒是给徐师兄添麻烦了。”

    “说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徐元摆了摆手,道:“说起来还是我办事不力,这一转眼快一个月了,还是没有得到一点道门的消息,也不知道你们那宗门驻地到底在哪里?”

    “我身为道门传人都找不到,倒是难为徐师兄你了。”方逸脸上苦笑之色更甚,早在拜托徐元寻找道门消息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是想到这个结果的了。

    “徐师兄,最近修者界有什么新闻吗?”小魔王从自己修炼的房间走了出来,彭斌和龙旺达则是还在闭关,两人都需要转练司徒魔尊的功法化解体内的戾气。

    “别的新闻没有,不过那些魔道修者们又占据了一座无人山脉,这次很奇怪,那座山脉在修者界别说钟灵毓秀了,怕是连普通山脉都不如。”徐元没有参加那次战斗,事实上一座无人山脉各宗门也不是很在意,为了这么一座山脉,不值得让宗门弟子用性命去战斗。

    “近一个月,没有爆发什么大的冲突吗?”方逸问道,自从古月宗一战之后,天元宗也没再接到过三大门派的征召。

    “冲突倒是有,不过规模都很小,附近的宗门自己都解决了。”徐元道:“不过从传来的情报看,虽然规模变小了,但是爆发的地点却变多了,好像修者界到处都在爆发与魔道修者的小规模冲突。”

    “而且奇怪的是,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布置出来的传送阵,那些传送阵就像突然出现的一般。”

    “这种到处爆发的小规模争斗,就连三大宗门也束手无策。”

    徐元摇头道:“现在许多宗门都是苦不堪言,面对这些魔道修者的不断骚扰,宗门中的中坚力量消弱的很快,有些小宗门甚至都没有多少筑基期的弟子了。”

    “对了,昊天宗怎么样?”方逸开口问道,要知道,昊天宗的宗主也只有筑基后期的修为,要是被这些魔道修者盯上,怕是顷刻间便会覆灭。

    “昊天宗现在问题不大。”徐元道:“这些魔道修者,现在关注的好像都是有金丹修者存在的宗门。”

    “对了。”徐元突然眼前一亮:“我怎么把昊天宗给忘了。”

    徐元道:“方师弟,之前我派了弟子向昊天宗宗主确认你的身份,有个事情忘记和你说了。”

    “什么事情?”方逸闻言愣了一下。

    “我那弟子,拿着你的画像去昊天宗时候,赵宗主很笃定的直接就确认了你的身份,但是当我那弟子问及依据何在的时候,赵宗主却是语焉不详,好像在刻意隐瞒什么。”

    “徐师兄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印象,上次和赵宗主交谈的时候,他言语之间,的确是有些问题。”

    “道门修炼全在机缘,道法自然,只入其门不受其法,不是你又是谁呢?”这段话正是昊天宗宗主对自己说过的。

    当时这话听来也觉有理,但方逸此次切身感受到了道门传人的影响力之后,便觉得赵宗主这话有些不实了,如此重要的身份,又怎么能凭借这种近乎虚幻的理由来确认,而且,以当时赵宗主言之凿凿的情形来看,他定是早就知道自己道门传人的身份。

    现在这些事情一一想来,方逸顿时察觉那赵宗主应该是向自己隐瞒了些事情。

    “我这就去一趟昊天宗。”方逸有些兴奋的说道,师父让自己继承道门传承,可是来了那么久,自己一点消息都没打听到,方逸也是有点着急了。

    “也好。”徐元道:“我这就去安排。”

    没多久,徐元便向宗门申请调用了一头金翅雕,带着方逸他们离去。

    眼见金翅雕飞离天元宗,徐元压低了声音,自言自语道:“恰逢修者界混乱之时,正林真人将方师弟送来修者界,更是让他继承道门传承,想来这其中定有深意。”

    ---

    修者界边缘,一座荒山,山体内部已经被掏空,里边打造着一座宫殿。

    在宫殿内部,到处都是阴暗腐朽的气息,一位身着铠甲,脸庞被笼罩在黑暗中的人影正端坐在大殿主座之上,手中把玩着一个酒杯,偶尔抿上一口,染的嘴唇一片艳红,那酒杯之中赫然是一些新鲜血液。

    “拜见左使大人。”一位魔道修者进入山体内的宫殿之中,单膝跪地,神色恭谨到了极点,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咱们现在的胚胎有多少了?”左使大人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开口问道。

    “回禀左使大人,现在还有近八千胚胎。”

    “才八千。”左使大人略有不满道:“再多抓捕一些凡人来,修者的生育率太低太低了。”

    “是。”那魔道修者应声,却是没有起身,迟疑了一下,说道:“禀左使大人,还有一事。”

    “什么事?”左使大人声音偏冷,眼神如利刃般,似是要穿透那魔道修者的神魂。

    被那双眼神盯着,那魔道修者浑身颤抖,心生恐惧,声音微颤的说道:“大人,属下从修者界听闻了一件事情,道门传人出现了。”

    “道门传人?”左使大人嗤笑一声,道:“那是什么东西?”

    “据修者界传闻,每当修者界面临生死存亡之际,道门传人便会现身,拯救修者界。”

    那魔道修者说道:“而且传闻之中,每一代道门传人一经现身,便是一身无敌的修为,上一代的道门传人现身还是在一百多年前,叫做正林真人,据传闻,那正林真人的修为已经到了元婴境界之上。”

    左使大人腾的站起,看着那魔道修者问道:“元婴境界之上?你确定?”

    “属下……不敢确定。”那魔道修者低声道:“这些都是修者界的传闻,最重要的是,新一代的道门传人已经现身。”

    “据传,这新一代的道门传人,正是那正林真人的弟子。”魔道修者说道:“而且这所谓的道门传人,已经与咱们交过手了,便是在古月宗那场战斗中,斩杀了金丹初期的那个筑基中期修者。”

    “是他?”左使大人坐回座位,点头道:“以筑基中期修为,斩杀金丹初期,的确是天纵之资。”

    “给我查。”左使大人道:“正林真人,还有这新一代的道门传人,都要查,下次来不要再给我传闻,我要准确的消息。”

    “属下遵命。”那魔道修者躬身退出了大殿。

    “这个世界,真的能够突破到元婴期之上吗?”左使大人手中摇晃着酒杯神游天外,就连那些新鲜血液洒出了酒杯都未察觉。

    ---

    高空之中,云雾缭绕,一只金翅雕穿梭于云雾之间,向着昊天宗方向极速飞行,金翅雕本身有一层妖气形成的防护罩,速度虽快,几人倒是感觉不到什么劲风。

    “想不到修者界竟如此宽广,怕是并不比连云海域小多少。”彭斌站在金翅雕上,看着脚下的山川大地,脸上满是感慨,原本他以为连云海域就很大了,没成想修者界同样如此广博。

    金翅雕的速度,每个时辰能飞行近万里,但他们从天元宗出发,已经快一天的时间,距离昊天宗仍然还有近一半的路程,可见修者界地域之广。

    这还是四人头一次赶这么远的路,也幸好有天元宗的金翅雕相送,否则靠他们自己飞行,起码也要花费个十多天的时间。

    “方逸,你打算怎么逼问那什么赵宗主?那老小子估计不大老实。”小魔王开口问道。

    “怎么就非得逼问?赵宗主不肯言明,想必是有原因的。”方逸说道,心中却是也在盘算,不知道那位赵宗主在顾忌什么。

    “就是那里了。”半天之后,方逸指着一座山脉,他们已经来到了昊天宗。

    “走,我们下去。”方逸跳下金翅雕,脚下飞剑承托起身躯,向昊天宗的山门处飞去。

    “嗯?”昊天宗的山门外,却是一片萧条寂静。

    “出了什么事?”方逸心头涌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该不会是遭到魔道修者血洗了吧。”彭斌皱眉道:“这种小宗门,有几十个魔道修者就能踏平了。”

    “神识被隔绝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进去看看。”方逸此时也顾不得礼仪,直接驾驭飞剑就要飞入昊天宗宗门之中,却被一层防护阵法阻拦住。

    “要不我进去看看?”小魔王道。

    “稍等,赵师兄可在?”方逸凝聚灵力,声音穿透阵法传递进去:“方逸前来拜访。”

    “原来是方师弟。”宗门内,赵宗主的声音传递出来:“方师弟稍后,我这便开启宗门大阵。”

    阵法开启,方逸的老熟人宋天宇迎了出来,再次面对方逸,宋天宇毕恭毕敬行礼道:“事急从权,还望方师叔见谅,宗主正在厅堂内等候。”

    “行了老宋,咱们之间还用这么客气吗?”方逸很是随意的拍了拍宋宇天的肩膀,指着身后彭斌三人道:“我大哥彭斌,另外两人也是我的朋友。”

    本想介绍龙旺达泰国国师的身份,后转念一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让龙旺达保持着有部分华夏血脉的修者算了。

    “哈哈,方师弟,好久不见,你在古月宗一战,可是传遍了整个修者界啊。”跟随宋宇天进到厅堂,赵宗主立刻迎了上来。

    “赵师兄,最近昊天宗有什么战事不成?怎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方逸指着山门外一片萧条的景象问道。

    “唉,还不是那些让那些魔道修者闹的。”赵宗主哀叹一声,满脸无奈的说道。

    (本章完)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