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战场(中)

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战场(中)

    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山门处那些魔道修者们自然也发现了方逸三人,顿时分出了数十个筑基期修者同时出手,一团团黑色雾气向着方逸等人轰击而来。

    刚才交手时修者被瞬间腐蚀的一幕,还深深印刻在方逸等人的识海,方逸也不敢大意,神识一动,四色光罩将龙旺达和小魔王全部笼罩其中。

    那些黑色雾气碰到防御光罩,纷纷爆炸开来,虽然只是一些筑基初期和筑基中期修者的攻击,但是胜在数量庞大,这一阵爆炸所产生出来的威,力仍是将方逸三人给轰击出近百米远,但却没有破开方逸的防御光罩。

    “他们这灵力古怪的很。”龙旺达修炼魔功,即使隔着光罩,也能感觉到那些黑色灵力的诡异之处。

    彭斌与龙旺达之前所修的魔功,戾气极重,对修者的神识影响极大,而这些魔道修者的灵力则是不同,气息中充满了阴暗和腐朽,好像能腐蚀修者灵力一般。

    “管他那么多,杀了再说!”小魔王没有废话,当先御器飞行,直接跨越过密集交战的区域,向那些魔道修者腹地冲去,见到小魔王如此凶猛,方逸和龙旺达也只能跟在了其后。

    诸多魔道修者们看见方逸三人冲来,释放出一团团黑色雾气铺天盖地而来,小魔王张口一吐,天雷珠带着一团闪电冲向那些黑色雾气。

    犹如阳光穿透乌云,天雷珠所过之处,那些黑色雾气纷纷溃散,就在空中,小魔王以天雷珠轰出了一条通道,但凡接触到了天雷珠的魔道修者,无不发出了惨嚎之声。

    “老龙,招魂幡。”方逸和龙旺达跟在后面,穿过那条通道,方逸神识传音道,此时可不正是龙旺达的招魂幡吸收魂魄的好时机。

    “好。”

    龙旺达回应了一声,手掌一扬,一面黑色旌旗带着滚滚阴森黑雾,向那片魔道修者席卷过去,不过让龙旺达有些意外的是,那些魔道修者在招魂幡释放的阴森黑雾下,没有半点不适,招魂幡也无法将他们的魂魄吸出。

    “不行。”龙旺达收回了招魂幡,说道:“他们的神魂有些特殊,招魂幡根本不起作用,倒是小魔王的雷电领域可以压制。”

    “嗯,那就我来。”

    小魔王点了点头,说道:“我的雷电领域可以笼罩方圆几十米的范围,对这些魔道修者作用也极大,有老龙的镇魂音只需要辅助我的雷电领域就够了,方逸你负责斩杀他们。”

    小魔王催动以天雷珠,再次释放出雷电领域,瞬间方圆几十米全都被紫色雷蛇笼罩其中,龙旺达手持金刚降魔杵,口中喝到:“镇!”

    顿时,正面迎来的十几位魔道修者瞬间愣在原地,方逸的飞剑化做三寸流光,在这些魔道修者间穿梭一圈,这十几个魔道修者瞬间毙命。

    “杀!”这十几人一死,后面的魔道修者们手持各种法器,如潮水般涌来,和普通的修者相比,这些魔道修者似乎更加的悍不畏死,根本就不知道恐惧为何物。

    “那三位道友真是厉害。”

    方逸三人几乎从魔道修者的人流中间截断开来,古月宗山门外修者界的修者们立刻轻松许多,此时有人看向方逸三人在魔道修者大军中反复冲杀,所向披靡,心中生出震撼。

    “这三位道友,真的只有筑基期修为吗?”

    有一位筑基后期修者咽了口唾沫,他感觉就是自己在三人手下,怕是也挡不住一个回合。

    此时方逸三人的表现,甚至引起了虚空中悬浮的那位老者的注意,这老者身形消瘦,面色枯槁,眼睛之中却是神光四射,矗立在空中的这个老者,正是负责此次清剿的飘渺阁太上长老苏兆。

    “那三人是谁?”苏兆伸手指着方逸三人所在的方向。

    “还不清楚,好像是天元宗中人。”苏兆一声招呼,下面立刻有一个金丹期的修者过来回禀。

    “能越阶杀敌,修为算是不错。”苏兆点了点头,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只是低阶弟子的厮杀,还远远入不了他的法眼。

    “破浪!”天空之中,徐元一剑斩出,精纯灵力化作百米剑光,破开迎面袭来的黑色雾气,那黑色雾气一碰到剑光,立刻爆炸开来,道道黑色气流将徐元包裹起来。

    “普照天下!”徐元飞剑立于胸前,一片白光猛然间爆发开来,瞬间将四周黑色雾气冲散,对面魔道修者同样是金丹中期,手中一柄月牙弯刀一甩,那弯刀立即旋转起来,似光圈一般,斩向徐元。

    徐元手掐剑诀,本命飞剑在空中斜斩,一道剑光如同实质般斩向那光圈,就在剑光即将斩到光圈的瞬间,那光圈猛然一分为二,分作两个方向同时袭杀。

    “竟以神识操纵两柄飞刀法器,可能还不止两柄。”徐元面色凝重,本命飞剑再次融入体内,以飞剑为根基,猛然催发出道道剑光,护住周身。

    果然如徐元所料,那两柄月牙弯刀在空中再次分裂开,化作三十二个光圈旋转斩来,却是被徐元催发出的剑光一一挡住。

    虽说挡住了对方的攻击,但是徐元也觉得体内一阵气血翻涌,脸色憋的通红。

    “这些魔道修者,实力果然强横。”徐元猛一咬牙,口中轻喝:“红尘路!”

    就见徐元手持本命飞剑,缓缓划过虚空,没有剑光,也没有剑气,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对面那魔道修者却是面色凝重,凝视着身前的虚空。

    “一步终!”徐元口中再喝,就见一道剑光猛然出现在那魔道修者跟前,想要躲闪都来不及,只能以自身灵力抵挡。

    “轰。”剑光斩中那魔道修者身体,那魔道修者口中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

    徐元没有就此罢休,本命飞剑极速射出:“不复还。”

    那飞剑比被剑光轰中倒飞的魔道修者快了十几倍,如一道流光穿过魔道修者的咽喉,飞剑边缘带起的锋锐剑气,连同那魔道修者的头颅都斩的飞离开来。

    “咳……咳”斩杀了那魔道修者,徐元自己也不好受,轻咳两声,飞回到了古月宗山门处,退到了苏兆身后。

    红尘三式,乃是徐元机缘巧合获得的上古剑法传承,虽然威力巨大,但极为消耗灵力和神识,虽然斩杀了一位金丹中期的魔道修者,但徐元也无再战之力。

    眼见对方阵营又有金丹期修者飞了出来,徐元连忙退到了苏兆的身后,告罪道:“徐元有负苏师叔重托,经此一战,力有不逮,还请苏师叔恕罪。”

    “无妨。”苏州一摆手:“能够斩杀一位同级修者,你已是有功。”

    “多谢苏师叔体谅。”徐元恭敬道,随后退到后方。

    在苏兆身后,有一片空地,算是这战场的后方,有苏兆矗立在半空之中,没有任何魔道修者敢于靠近这里,因为靠近这里的魔道修者,不管修为高低,均是莫名就炸裂了身子,无一幸免。

    另一边,彭斌面对那个魔道修者的攻击,一把长刀斩下,顿时将团团黑雾劈散开来,那些灵力爆炸的余威对彭斌更是没什么影响。

    对面的魔道修者同样是金丹中期的修为,掌中一柄拇指大小的月牙弯刀出现,然后手掌轻轻一摇,那月牙弯刀便旋转起来,如同一个银色光圈,手掌一挥,三十二个银色光圈瞬间飞出,杀向彭斌。

    彭斌冷笑一声,不闪不避不挡,反倒向那魔道修者冲去,就在那些光圈即将临体时,彭斌周身瞬间被灵罗伞盖包围起来,伞边陲下的道道流苏被一各个光圈击中,光华逐渐暗淡。

    飞行在空中的彭斌身躯一抖,五道黑色气流冲向那魔道修者,那魔道修者也不知道这黑色气流为何物,欲要以灵力抵挡,却发现这五道气流竟然从他的身体之中透体而过,没有任何感觉。

    “嗯?”只看到那魔道修者的反应,彭斌就已经知道自己这五鬼噬魂对对方无效,根本不需要时间反应,彭斌举刀便砍。

    “铛铛铛”连续三道金属相撞的声音,彭斌的长刀劈砍之势被三柄月牙弯刀低档下来。

    “死!”彭斌突然想起神识攻击的法门,以神识化作一柄短刃,直刺那魔道修者识海。

    “啊……”一声惨叫,那魔道修者双手抱头,身躯在空中剧烈摇晃,显得痛楚无比。

    “死。”彭斌手起刀落,斩掉了那魔道修者的头颅。

    “这神识攻击还真是好使。”

    彭斌自言自语的笑道,可是突然间,彭斌就觉得后背汗毛炸起,想也不想,灵罗伞盖向后撑开,顿时十余道光芒轰击在灵罗伞盖之上,彭斌借着对冲的力量飞出了数百米之后,这才转过身体,看到了那两个刚刚在他背后偷袭的金丹初期魔道修者。

    “找死。”彭斌眼中寒光一闪,身形前冲,在空中带出一串残影。

    那两个金丹初期的魔道修者见偷袭未果,马上就向自己的阵营方向逃窜而去,但是他们的速度比彭斌实在是差的太远,瞬息之间便被彭斌追上,手中长刀从那魔道修者背后刺入,从前面腹部刺出,紧跟着,彭斌趁周围人不察,伸手盖住那修者的头颅,欲要将其修为吸收。

    但是那魔道修者的灵力一入体,彭斌就被吓了一跳,因为那灵力立刻开始腐蚀起彭斌体内原有的灵力,彭斌连忙停止吸收,只是体内那一点阴暗腐朽的灵力却是在逐渐蔓延,似乎要把彭斌体内的灵力,要全部同化成与其相同的灵力一般。

    “方逸!”彭斌长刀一划,将那金丹初期修者的身体从中间一劈两半,在空中高喊一声,向方逸的方向飞去。

    “嗯?他有点不对劲啊!”苏兆原本见彭斌接连斩了一个金丹中期和一个金丹初期的魔道修者,正微微点头赞许,就见彭斌大吼一声向着筑基期修者的交战之地冲去。

    “这是担心他的几个朋友吧。”徐元默默看着,还以为彭斌是去帮方逸他们解围,从他的方向看去,方逸三人那边的魔道修者也的确越聚越多。

    看到彭斌出手的那一幕,徐元心中多少有那么一点失落,出发之前彭斌曾夸下海口,声称同级修者未曾有敌手,徐元嘴上不说,心中对此却是嗤之以鼻,不说其他,单就是自己的红尘三式,徐元也不认为彭斌能够抵挡。

    但是眼看着彭斌连斩两个金丹境界的魔道修者,而且还有战力,徐元这才明白,彭斌之前所说的话并没有夸大其词。

    “轰。”一道巨型黑色刀罡斩过,不知道多少魔道修者被彭斌这一道刀罡给斩断身体,那刀罡威势不减,斩落在地面之上,碎石烟尘四起,一道鸿沟凭空出现,在方逸三人和那些越聚越多的魔道修者中间短暂出现了一片空地。

    “大哥,这里不用你帮忙,我们应付的过来。”方逸不清楚彭斌的状况,待得彭斌落地,连忙开口说道,彭斌这一过来,肯定会吸引金丹期的魔道修者,到时他们几个反而会有危险。

    “不是帮你们忙,是我需要你帮忙。”彭斌连忙道:“我吸收了那魔道修者的一丁点灵力,可是这点灵力正在腐蚀同化我体内原本的灵力,赶紧用你的天星净火帮我处理一下。”

    “好。”时间紧迫,方逸也不犹豫,拉起彭斌的胳膊,一缕天星净火顺着经脉进入到彭斌的体内,方逸神识探查到彭斌体内那正在逐渐扩散的腐朽灵力,控制那一缕天星净火笼罩过去。

    不愧是一切邪祟的克星,那些阴暗中带着腐朽气息的灵力一遇到天星净火,立刻嗤嗤燃烧起来,片刻便化作一缕黑烟被彭斌排除出体外。

    “他奶奶的,这是什么灵力。”彭斌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这次可着实吓的不轻,看看那些魔道修者疯狂的样子,就知道被同化之后肯定没什么好下场。

    “好了大哥,这边交给我们就行了。”

    方逸将天星净火收回,心中略有惊讶,发现这灵力对天星净火的消耗也是颇大,只燃烧了那一定点灵力,那缕天星净火便小了近三分之一。

    “轰!”

    方逸等人交谈的时候,空中传来一声巨响,一个金丹期修者喷出一口鲜血,一团黑色雾气在他右臂处猛然爆炸开来,原本就伤的不轻的修者顿时被那爆炸炸伤了手臂。

    那些黑色雾气附着在伤口处,瞬间变将那金丹初期的修者的肉身腐蚀,一块块血肉掉落,片刻之后,那金丹修者的腹内金丹竟然也没腐蚀一空,只剩了一具尸骨的身体从空中掉落下来。

    厮杀变得愈发残酷了起来,魔道修者虽然被斩杀了不少,但各大宗门的修者也是出现了大量的死伤,在空中那个元婴老怪没有出手的情况下,两边算是势均力敌。

    “嗯?以多打少吗?”

    重新回到战场的彭斌,挥刀斩向一个金丹初期的魔道修者,却被一柄月牙弯刀挡下,同时,彭斌感觉到身后有数十道气息快速袭来,灵罗伞盖悬浮头顶,伞边流苏垂下,再一次挡住了三十余道光圈的轰击,但是此时灵罗伞盖垂下的流苏已经暗淡无光。

    “他奶奶的,暂时废了。”这件防御法宝,最近被彭斌连续使用,其中灵力尽失,短时间内怕是别想再动用了。

    古月宗山门前,犹如世俗界中一个小型战场,到处都是惨烈的厮杀,筑基初期修者们,往往与对方一个照面的拼杀便陨落,甚至被那邪门的灵力腐蚀,最后落个尸骨无存。

    虽然修者界存在无数年,各大宗门底蕴深厚,但是被四位魔道金丹修者守护的传送阵中,还在源源不断的有修者出现,在元婴老怪没有出手的情况下,胜负的天平开始逐渐向魔道修者倾斜。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着笔手机版阅址:m.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