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上古秘辛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上古秘辛

    “当年主人功参造化,剑术通玄,以五行至宝炼制五行剑元,独创五行剑法,整个修真界堪与之匹敌者也是寥寥无几。”白虎回忆当年,面露向往神色。

    “修真界……”方逸思索着这三个字,若有所思,问道:“敢问,前辈的主人是?”

    “我主人,号称醉剑仙。”白虎笑道:“主人他出自凡俗世界,硬生生靠着一己之力破碎虚空,这山路上最前面的那些剑法,算是主人在凡俗间的经历吧。”

    “嗯,还有一块石壁记录了些文字。”方逸点头道:“醉剑仙前辈在凡俗间的经历堪称传奇。”

    “那是自然。”说起醉剑仙,白虎面露自豪之色,又看看方逸说道:“如今,你得了主人的宝物和绝学,在山路上也叩过了头,也算是主人的弟子了。”

    “啊?”方逸一愣,连忙摆手道:“前辈,能够成为醉剑仙前辈的弟子,本来是莫大的福缘,不过晚辈已经有了师承,再拜他人为师,不合礼数。”

    这和拜余宣、孙连达为师不同,那时候方逸也不清楚老道士是个什么情况,而且余宣和孙连达是教自己一些古董文玩的知识,和修行无关。

    而现在方逸已经知道了,修者界还有道门的传承,同是修行门派,再改拜他人为师,这就犯了忌讳。

    “哦?”

    白虎看了方逸一眼,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你既然叩了头,心里把主人当作师傅就行了,主人对门下弟子也没什么约束,只要不胡作非为、于天地间问心无愧即可,再说,主人也早已仙逝,你们也就算个师徒缘分吧。”

    方逸沉默了一会儿道:“虽然机缘巧合,但得了醉剑仙前辈的宝物和传承,尊一声老师也是应该。”

    “这就对了。”白虎笑眯眯说道:“做人不要那么死板嘛,主人就是讨厌那些所谓的门派规矩。既然你已是主人弟子,我也就和你说说主人的事情。”

    “凡俗世界的事,大体也就和那块石壁上记载的差不多了。”白虎说道:“主人他破碎虚空,进入修真界后,直接就拜入了剑宗门下。”

    “剑宗?老师是剑宗之人?”方逸闻言一惊。

    “没错,剑宗。”

    白虎摆摆手道:“先听我说完,主人拜入剑宗后,凭着妖孽般的天资迅速崛起,和当代弟子中的大师兄陆元并称剑宗双杰,大师兄陆元修为精深,为人谦厚老成,不妒人才,和主人惺惺相惜。

    陆元深知主人的天资远胜于他,剑术修为迟早会超过他,所以在继承剑宗掌门之位时颇有犹豫,想要主人接任剑宗掌门,但是主人天生桀骜不驯,又喜欢四处游历,不愿有束缚在身,根本无意掌门之位,陆元这才接任了第三十三代剑宗掌门。”

    “现如今,你们连云海域的剑宗,不过是当初修真界破碎后,流落到连云海域的剑宗弟子为了传承剑宗一脉建立起来的。”白虎说道:“所以主人虽然对继承他绝学的弟子没什么约束,但仍然希望有余力的情况下,能对剑宗照拂一二。”

    “照拂剑宗?”方逸感觉很是古怪,就在不久前,他们还想办法希望能得到剑宗庇护,而现在,这白虎前辈竟然让自己照拂剑宗一二。

    “剑宗现在好歹也是连云海域中的超级宗门。”方逸苦笑道:“我们寻求庇护还差不多,哪有可能照拂他们?”

    白虎却是摇摇头说道:“现如今的剑宗弟子,手上根本没有剑宗的核心传承,就连御剑术都不完整,等你日后修为上来,的确需要你去照拂。”

    “御剑术……”

    方逸突然想起,那些剑法石壁上,醉剑仙破碎虚空之后,就是御剑术的法门,于是问道:“刚才前辈说,老师破碎虚空后就拜入了剑宗,难道那御剑术,是剑宗之物?”

    “没错。”白虎点头说道:“御剑术可以说是剑宗根基,每一位弟子在进入炼气期后都要修炼御剑术,是剑宗所有剑术的基础。”

    “可惜,修真界破碎后,流落到连云海域的剑宗弟子许多都失去了联系,这完整的御剑术,几经周折才到了你的手上。”白虎看着方逸:“还记得你怎么得到的青木剑元和庚金剑元吗?”

    “青木剑元和庚金剑元?”方逸略一思索回答道:“那座无人岛上,我们还碰到了一个筑基中期修者。”

    “是了。”白虎笑道:“你是不是到现在也没明白那陆海山为什么能够激发青木剑元的防御光罩?”

    见方逸点头,白虎说道:“陆海山,本就是某位流落到连云海域的剑宗弟子后裔,而且他的身上,有剑宗掌门陆元的血脉,主人和陆元,两人情同手足,所有主人炼制的东西,对陆元的血脉都会有一种认同。可惜你把他给杀了。”

    说到这儿,白虎看着方逸的眼神怪怪的。

    “额……”

    方逸讪讪一笑,终于弄明白了陆海山为什么能激发青木剑元的防御光罩,但是这种感觉有些尴尬,于是岔开话题问道:“前辈之前几次说道,修真世界破碎,究竟是怎么回事?”

    白虎一笑,说道:“你也不用太在意陆海山的事,剑宗对门下弟子管束十分严格,绝不许为非作歹,一旦查明有作奸犯科的弟子,无论什么身份都会严惩不怠,像陆海山那样的,要是在剑宗,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至于修真世界破碎。”

    白虎话题一转,回到了方逸的问题上说道:“我也不清楚当年是什么原因,掀起了波及整个修真界的一场大战,几乎所有修者全部被裹挟其中,那场大战打的天崩地裂日月无光,修真世界承受不住,崩碎开来,其中有些崩碎的碎片就成了独立的世界,比如这连云海域,还有雷暴区那边的修者界,都是上古时期修真界的的碎片。”

    “这无边无际的连元海域,竟然只是上古时代修真界的碎片?”方逸有些不敢相信,可又没有怀疑白虎的理由。

    “不用怀疑,的确是这样。”

    白虎看着方逸的表情就知道他有些不信,继续说道:“在修真界,元婴期修者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是在连云海域就是霸主级的存在,那是因为,连云海域脱离了修真界,自成一个小世界后灵气稀薄,整个世界日渐衰弱,根本承受不起高于元婴期修者的气息,而且这种衰弱还会持续下去,可能再过几万年,这连云海域就连元婴期修者都没了,金丹期就已经到顶了。”

    “原来如此。”方逸点头默然,稍后继续问道:“前辈既然知道我从无人岛获得了青木剑元和庚金剑元,想必也应该知道,我识海中被混入了什么东西的事情吧。”

    白虎点头道:“的确是知道,你也算福缘深厚了。”

    白虎说着,手一挥,突然木桌旁边出现了一片影像,方逸看去,正是自己当初在无人岛时破解乳白色光罩的情景。

    “你看。”

    白虎指着那个场景给方逸看,方逸就见影像中的自己正盘膝坐在乳白色光罩前,光罩之中那道银色匹练正按照御剑术的轨迹运行,再然后,方逸就看见那光罩消散的一瞬间,那道银色匹练顺着手掌就钻到了自己的体内。

    “是那道银色匹练?”方逸问道。

    白虎看着方逸,愣愣出神了一阵,说道:“方逸,那是我主人的一道剑意。”

    “那道剑意上,承载了主人的一点神识,所以才能阻止你晋级,所以才能帮助你拓宽经脉,一路指引你来到囚笼世界。”白虎看着方逸,眼神中有希冀,也有失落。

    “主人在意念深处,是不是也教了你其他的剑法?”白虎问道:“我见你攻击中的剑气中,有一点点斩落月的味道。”

    “的确是,当初和追杀我的人一场战斗,可能是老师的剑意实在看不过去了,在识海深处,传了我几招剑法,分别是斩落月、诛斜阳、一剑光寒、十九洲。”方逸苦笑摇头说道:“只是老师剑法之中的玄奥我根本看不懂,也就斩落月学了一点点皮毛。”

    “其实,那些你学不会也无所谓。”白虎说道:“在修真世界崩碎分离的这些小世界中,有白帝庚金剑就足够了,除非……你可以回到修真界中去。”

    “修真界不是已经崩碎了吗?”方逸问道。

    “的确是崩碎了,但这些崩碎的世界仍然有高低之分,其中原修真世界的核心部分现在仍然存在,我们就称它为修真界,而其余的碎片世界为修者界。”白虎说道:“白虎庚金剑,就算是在修真界中,也算是最顶尖的剑法了,仗之行走诸多碎片世界,已经绰绰有余。”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到南明离火剑元和中央戊土剑元,学全五行剑法,这样我们几个老伙计也能聚一聚了。”白虎笑道。

    “我记得前辈刚才说的,庚金剑元是进入这个小世界的钥匙,是不是其他的剑元,也都有对应的小世界?”方逸问道。

    “是也不是。”白虎说道:“其实,真正的小世界就只有这一座,至于雾谷,那是主人随手炼制,我刚才说过,这里的妖兽不能出去,因为这座世界是残缺的。”

    白虎顿了顿说道:“原本这是一座完整的小世界,主人以五行至宝化作世界根基,使其中天地灵气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更是抓来五方五行神兽坐镇,青龙坐镇东方青木森林,朱雀坐镇南方离火焰山,我坐镇西方庚金剑山,玄武坐镇北方初水湖泊,麒麟坐镇中央戊土园。”

    “我这老师当年也真是霸道。”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道:“竟然可以强行拘拿五行神兽。”

    所谓的五行神兽,方逸不知道是个什么等级,但是单单这白虎的修为就要高过元婴期,想来其他几个也不会弱了,这种级别的神兽都可以拘拿,霸道的背后彰显的是强横的实力。

    白虎笑笑:“当年我们虽说是被主人以无上法力强行拘来,但是后来发现,主人待我们如兄弟一般,早年的一些隔阂也都释怀,心甘情愿为主人驻守小世界。”

    “后来修真界崩碎,主人也因此陨落。”

    说道醉剑仙陨落,白虎也是怅然失落,沉声道:“主人不愿自己辛苦创造的五行剑法失传,可要一个人继承五行剑法对于这些碎片世界中的修者来说还是太难了,于是将小世界分解开来,将青木森林、离火焰山、初水湖泊和戊土园全都分离变成了五个部分,我们几个老伙计也就都分开了。”

    白虎唏嘘感慨,又看看方逸道:“结果没想到你自己就得到了三把剑元,等到什么时候,你要是能凑齐五行剑元,进入另外四处密地,学全五行剑法,就可以沟通五行剑元,将另外四处密地重新纳入小世界,真到那时候,小世界完整,你也可以将袁金刚带出去了。”

    “原来如此。”

    方逸苦笑,这个任务还真是艰巨,自己这老师都认为对于碎片世界中的修者来说,一个人继承五行剑法太难了,自己又何德何能学全五行剑法。不过思量了一下,方逸还是问道:“那前辈可不可以告知晚辈,另外的四处秘境在什么位置?”

    “我也不知道。”白虎笑道:“要靠你自己去寻找了,或者等你找齐五行剑元,它们会产生共鸣,会给你指引一些方向。”

    “好吧,到时候如果有机缘,晚辈自然也愿意将小世界拼凑完整。”方逸郑重说道。

    “嗯?那小家伙倒是完事了。”白虎一笑,手掌凌空一挥,小魔王的身影出现在空中,只不过现在的小魔王是处于睡眠状态的。

    “小家伙运气不错,吃了我一株长了千年的九色茯苓,估计再醒来就要晋级妖丹后期了。”

    白虎伸手一揽,将小魔王揽在手中,轻轻放到地上。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块玉佩,递给方逸说道:“这枚玉佩之中记载着一些剑宗剑法,有机会连通御剑术一同送到剑宗,也算是对主人的遗愿有个交代。”

    方逸接过玉佩,珍而重之的收好,对白虎说道:“晚辈绝不会窥视玉佩之中剑法,将来定会前往西来岛走一趟。”看着熟睡的小魔王,方逸问道:“前辈可知,小魔王究竟是哪种妖兽?”

    “不清楚,这小家伙应该是某种异种。”

    白虎看着地上的小魔王摇摇头,又对方逸说道:“好了,我知道的差不多也都告诉你了,这里庚金之气充沛,你修炼了白帝庚金剑,在此修炼,很快就能恢复灵力和神识,也正好熟悉一下以庚金剑元驾驭白帝庚金剑法。”

    浏览阅读地址:https: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