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藏 > 第一千零六十章 心伤

第一千零六十章 心伤

    修炼道家功法,是要从呼吸吐纳开始的,尤其是孩子,需要师长时时监督教导,不过方逸现在可没有时间传授子弟,只能留下一篇他整理过的功法交给了卫家。

    卫老爷子虽然有心想留方逸,但也知道自己留不住,不过方逸答应了老爷子,等到自己在金陵的事情办完,会在卫家小住几天,给几个孩子打下一些基础再行离开。

    此次来金陵,除了拜访长辈之外,方逸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拜祭师父,虽然方逸很怀疑师父是用了金蝉脱壳的假死之计,但当初可是方逸亲手将师父入土的,他总是要到坟前祭拜一番的。

    而且以前方逸修为不够,在不起出棺木的情况下,他是无法知道师父究竟在不在里面,但以方逸现在练气期的修为,神识却是可以探入地下一查究竟,看看这些年自己到底是不是被师父给忽悠了。

    方逸要回方山,可不是自己一个人,跟着回来的胖子三炮自然也是要去的,农村讲究过年要团聚,这次胖子去了京城过年,要是不拉着方逸回村,指不定会被老爹怎么收拾呢。

    看到人多,满军干脆找了一辆中巴车,将几家人一起拉上了,车上还带了些礼物,礼物很简单,就是两头宰杀过的整猪,一共四片,村子里人不多,没家都能分上一些,这春节是过去了,但接下来还有元宵节,还是能热闹一番的。

    和几年前走出方村的时候不同,现在的胖子和三炮,在村里人的眼中,那宛然已经是能在大城市立足的成功人士了,车子一进村子,整个村子里的人都轰动了,齐齐围在了胖子家的院子里。

    对于方逸,村子里的人自然也不陌生,只不过当年山上那个青涩的小道士,此时居然已经结婚生子了,带着那洋娃娃一般的女儿回到方村,也是让众人惊讶不已,农村人热情,都从家里拿来糖果往小孩子里的衣兜里面塞。

    这下子小方方可高兴了,一双眼睛笑的像月牙一般,小孩子都聪明,知道在人多的时候父母是不会阻止她们做一些事情的,忙不迭的将糖果偷偷的往嘴里塞着。

    方逸和三炮还有满军两家人回来,让魏大虎也顾不得教训儿子了,方山是个没有经过任何开发的村子,也没有那些利益之争,家家户户都像是亲人一般,关系十分的和睦。

    眼下有出息的儿子回来了,魏大虎连忙吩咐人到镇子上去借锅碗瓢勺,准备在村子里办大席,他是村长,在自家院子里的喇叭里一喊,村子里的各家各户顿时知道晚上村长家要请客了。

    过年村子期间里热闹,外出打工的也都回来了,孩子更是不少,小方方跟在一群大孩子后面玩的是不亦乐乎,一身干净的衣服也抹的全都是泥土。

    柏初夏原本怕农村不卫生想去把女儿抱回来,不过却是被方逸给拉住了,他小时候可是在山上,哪天不脏的像是个泥猴,不也没病没灾的过来了吗。

    说起来今儿的村子,要比过年除夕夜那天还要热闹,还没吃完饭胖子和三炮就带着一帮孩子又放起了烟花,不过这中间出了个小插曲,烟花把不远处水库值班的派出所干警给引来了,却是怕他们引燃山火。

    魏大虎才不管那么多事,他就是方村的土霸王,几句话应付过去之后,又把那警察拉到桌上喝了起来,都是十里八村的相亲,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娃儿,不,不能叫你娃儿了,你都当爹的人了,是不?”

    吃过饭后,喝的有点醉醺醺的魏大虎,拉着方逸聊起天来,魏大虎虽然文化不高,见识也不多,但他知道自家儿子能有出息,全都是靠面前这个当年的小道士。

    “叔,我啥时候在您面前,也都是个娃儿啊。”

    方逸给魏大虎倒了杯水,心里也颇多感慨,当年壮的像是只老虎一般的魏大虎,现在也露出了老态,原本挺直的腰杆这会儿也有弓了下去,可见岁月不是以人的意志能停留的。

    “好孩子,魏叔要谢谢你啊。”魏大虎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方逸,憋了半天也就说出来这么一句干巴巴的话。

    “魏叔,我和胖子是兄弟,和您也是一家人,您说这话可就外了。”方逸笑着摇了摇头,他知道乡下人不喜欢欠人情,在魏大虎心里,指不定觉得欠了自己多大的情份。

    “好,魏叔不说了,以后你有啥事,只要魏叔能办到的,你直接张嘴就行。”魏大虎点了点头,他知道儿子和方逸的感情,自己说多了确实多余。

    “哎,您别说,魏叔,还真有事找您帮忙。”原本今儿就是魏大虎不找方逸,方逸也打算找他的。

    “什么事?”魏大虎喝了碗茶,酒醒了几分,心下里有些奇怪,他从儿子嘴里面得知,方逸现在可是个大人物,他能有什么事情求到自己呢。

    “魏叔,我有几年没来拜祭师父了……”

    “你说这事儿啊。”

    方逸话还没说完,就被魏大虎给打断掉了,“没事,你们年轻人在外面忙事业重要,我每年都到老神仙坟前去烧制,少不了他的钱花,我可说了,那钱是你让我烧的。”

    “不是这事儿。”

    方逸闻言苦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魏叔,我说的是那道观,我几年没来了,道观怕是年久失修,我想请您找些人这两天去下山里,把那道观整修一下,您看行吗?”

    方逸当年离开的时候,那道观就已经破败的差不多了,屋子四面通风不说,正殿的木头也都开始腐朽了,那会儿方逸就曾经在心中许下过愿望,日后自己要重修道观。

    不过方逸心里也明白,方山道观在自己离开之后,再也不会有人长期居住了,所以也没必要把它整修的金碧堂皇,只要将主体结构加固一下,砖墙垒砌粉刷一下就行了。

    “嗨,你说的是这事儿啊,这个好办。”

    原本心里有些忐忑的魏大虎一听是这事,当下一拍大腿,说道:“我早就说把那道观整治一下了,胖子那小子说要你同意才行,这样吧,你不用管了,我一会就去召集人,让他们连夜准备材料,明儿跟你一起进山。”

    如果方逸求到魏大虎别的事儿,他还真没不一定有能力办得到,但整修一下山里的那个道观,对于魏大虎来说却是举手之劳。

    且不说村子里盖房子,都是本村人搭手建造出来的,就是那些出去到城市里打工的年轻人,因为没有技术,大多也都是干些建筑类的活计,这会儿又正值过年回家,根本就不缺劳力。

    至于修建道观所用的材料,魏大虎这会儿也想好了,刚好村子里有户人家准备年后盖房子,东西都准备齐了,明儿直接就把他家的东西拉上山用着,等过完年魏大虎再给他补回来就行了。

    “那好啊,魏叔,这钱……”

    方逸话说到一半,看到魏大虎拉下脸了,连忙说道:“魏叔,以我和胖子的情分,原本不该提钱的,不过那道观是我师门所在,我不可能让别人出钱修建,这是对师门不敬,希望您能理解。”

    “老神仙当年给我们看病,也没收过钱,这也是我们应当做的啊。”魏大虎不满的摇了摇头。

    “魏叔,那不一样。”

    方逸笑着从自己随身带着的包里拿出了几叠钞票,说道:“魏叔,这是五万块钱,多了呢您退给我,少了呢您补上,当时香火钱了,您看着怎么样?”

    方逸来的时候就问过胖子了,知道现在建筑材料并不是很贵,贵的是人工,所以这五万块钱是绰绰有余了。

    “你小子,还和小时候一样倔。”魏大虎苦笑了一声,随手给方逸扔回去了三万,说道:“材料钱这些就够了,哪个敢收工钱,我打断他的腿,就这么说了。”

    魏大虎在村子里的威信是很高的,再加上现在村子里的年轻人出去打工,第一站往往都是金陵,胖子也都没少帮忙,是以魏大虎到了院子里一吆喝,顿时就有十来个年轻人应声了。

    当天方逸是在三炮的老宅子住下的,虽然农村寒冷一些,但他们一家三口还真不在乎这个,就是不到三岁的小方方,冬天都是穿着单衣到处跑的,倒是把满军一家给冻的不轻。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十来个年轻人就聚齐到了魏大虎家,他们带东西走的慢,在魏大虎亲自带领下,一行人先上了方山,方逸则是等到孩子们都起床了,这才和胖子三炮他们慢慢往山上走去。

    “你这身体,再过两年就废了。”

    还没走多远,胖子就喊着喘不上来气,找了个石头坐下了,接连等了他几次之后,方逸不耐烦了,让他和三炮带着媳妇在后面慢慢走,方逸则是抱着女儿领着柏初夏快步往山上赶去。

    虽然同是山林,但冬天的方山和泰国的山林可是完全不一样的,一路上方逸给女儿讲着自己在山中生活的往事,很快就超过了先走了一个多小时的魏大虎队伍,率先来到了道观处。

    爬过那数十级台阶,站在道观的大门前,方逸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气,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的熟悉。

    方逸的脑海中彷佛出现了自己儿时在道观进进出出的场景,道观两边当年那矮小的松柏,现在也已经长大了,但方逸那慈祥和蔼传授他本事的师父,却是不在了。

    看着那破败观门内三清泥像上的灰尘,想到和师父相依为命的那些日子,方逸的眼睛忍不住湿润了,他忽然想起西游记中孙悟空重回方寸山所看到的场景,那悲伤的心情怕是和自己现在一模一样。

    “粑粑,你怎么流眼泪了?你累了吗?方方不用抱,自己走就行。”

    耳边突然传来女儿充满稚气的声音,将方逸从记忆中唤醒了过来,“爸爸不累,爸爸带你去看爷爷。”

    抱着女儿,方逸几个纵身,就来到了道观上首的位置,当年隆起的山包,现在只剩下一个凸起的小坟头了,前几年方逸插在坟前的柳树枝竟然顽强的活了下来,孤零零的立在了那里。

    “爷爷在哪里?在那里面吗?”小方方懂事的指了指坟头,“爷爷在下面会不会害怕呢?”

    “来,给爷爷磕几个头!”

    方逸放下女儿,接过妻子递过来的包,将里面的熟食还有好酒都拿了出来,嘴里念叨道:“师父,弟子来看您了,我不知道您当年为何离开,但我相信,咱们终有相见的一天,倒是弟子再侍奉您老人家。”

    以方逸现在的心境修为,虽然有那么一点近乡情怯,但做事却是不会拖泥带水,在来到坟前的时候,方逸的神识就向地下扫描了过去,顿时发现,那埋的并不深的棺木中却是空空如也,别说师父人了,就是连个布片也没有。

    方逸也说不清自己现在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应该是欣喜中带有一丝心伤吧,他欣喜的是师父果然是假死,那么日后还会相见,但却是心伤师父为何离开自己,让方逸曾经一度感受了世间唯一一个亲人离去时的悲伤。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